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赛前排练
    饭店老板对服务员道:“知道这是谁么?三项数字记忆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老板接着对李凡道:“李凡,你好,咱们可是分到一组了啊!”

    这位中年人40岁左右,身材健硕,眉目短小,但性格很开朗豪爽,他叫林宝峰,也报名了《华国诗词大会》,并且得到通知,准备参加后天晚上的第二组录制。

    因为人家正忙着生意,李凡和林宝峰简单寒暄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李凡,你知道么,我们栏目可把你等苦了。都等着你给节目收视率止血呢。”

    李凡摇头道:“你们可别这么说,我就一个选手而已,还能决定栏目收视率不成?”

    小雅不说话了,她心里也像所有人一样犯着嘀咕,李凡真能发挥作用么?幸好的是,栏目请来了柳诗诗,这两个人加在一起,美女配帅哥,绝对是一个卖点啊!

    李凡回到酒店后,躺在床上,沾枕头便着,一觉到天明。

    次日早晨,洗脸刷牙,穿好衣服,准备下楼吃饭,他拔下房卡随手带门,就见对面房间有个二十七八的男人和他打招呼:“嘿,李凡,我叫杨斗。”

    “啊,你好。”

    “李凡,求轻虐啊!我听说和你一组,我要死的心都有了。”

    这层楼走廊两侧共20间客房都让栏目组包下了,给选手和助力嘉宾准备的。

    助力嘉宾没有大咖,因为一档文化类型的节目也请不起大咖,没预算。助力嘉宾主要是过气的明星、二三线主持人或者网综里的嘉宾等等,所以也没格外给安排豪华间什么的。柳诗诗倒是个例外,在楼上给单独开了套房。

    这一天的时间里,陆陆续续来了一批人。

    选手:朱蕊,女,33岁,中华科技大学讲师。

    选手:张桐,男,31岁,非著名相声演员。

    助力嘉宾:逍遥郎(笔名),男,网络人气作家,有“断更郎”及“大内总管”之美称,据说收到了很多热心读者赠送的刀片。

    助力嘉宾:孙凤娇,歌手,年龄不详,祖籍不详……呃,年龄不详就是百科上是29,网络传言35,祖籍不详则是……算了,不说她了。

    助力嘉宾:汪汪(本名汪舒),女,27岁,国内三线主持人,喜欢养狗,于是艺名“汪汪”。

    助力嘉宾:丁一,男,35岁,四线演员,25岁在《世家》中出演一个花花公子被大众熟知,10年后,还是靠这个花花公子形象被人们牢记。

    明天录制,今天来了一半的人。

    大家吃完饭后便凑在一起,谈天说地的,的确是有人带了厚厚的唐诗宋词大辞典什么的,本打算临阵磨枪,可结果一群人凑在一起,除了侃大山聊闲天外也没什么额外的项目。

    又是谈古论今,又是戏说历史,说着说着说累了,同时大家也基本发现,有李凡在场,莫谈文学莫装逼。

    有人拿出了扑克,换个项目,打牌。

    临近晚上的时候,一个大妈领着一个乖巧可爱的“洋娃娃”来到了这个楼层。

    “哇,混血啊!”朱蕊首先发现的,拉了拉李凡道,“快看,混血儿!”

    这个洋娃娃长得可太漂亮了,嫩白的皮肤,金黄色的微卷的头发,高鼻梁深眼窝,幽蓝色的深眸仿佛一潭清澈的湖水一样,一笑起来两个酒窝随之荡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打牌的都停下了,看书的也抬起了双眼,这个娃娃好可爱啊。

    李凡问道:“小姑娘,哪混的啊?”

    洋娃娃白了李凡一眼:“道上混的!”

    众人闻言大笑。

    “呦呦,还道上混的,”李凡又对大妈道:“大妈,参加比赛还带孩子啊,真不容易。”

    大妈很骄傲地说:“我孙女参赛,不是我参赛。”

    众人大跌眼镜,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

    李凡逗她道:“朝发白帝彩云间,宝贝儿,下一句是什么?”

    洋娃娃嫌弃地看了李凡一眼,道,“我之前还对你挺崇拜的,原来你……哎,太失望了,”说到这她叹了口气,加重语气道,“那叫‘朝辞白帝彩云间’!!哥哥,是‘辞’不是‘发’。”

    李凡装傻充愣,“我记错了?”

    洋娃娃继续叹气道:“拜托大哥,诗的题目叫《朝发白帝城》,但它的第一句是:朝‘辞’白帝彩云间!”

    李凡一副恍然的样子,“哦,那为什么题目是‘朝发’,第一句诗却是‘朝辞’呢?”

    “因为……因为,你去问李白啊,我哪知道?哼!”洋娃娃撅起了嘴巴。

    洋娃娃是诗词大会中年龄最小的选手,今年才九岁而已,名字叫杨宝宝,虽是混血,但土生土长的华国人。

    ……

    当天晚上,大家早早休息,明天就是首期录制的时间了,说归说笑归笑,但是谁不想取得好成绩?

    晚上睡得正酣之际,李凡忽然听见手机响了,胡乱地按键,看也没看屏幕就贴在了面颊之上,有气无力的声音,“喂,哪位……啊?诗诗姐?门口呢?”

    瞬间清醒,李凡穿好衣裤,拉开房门,正好看到门口有两女一男。

    柳诗诗戴着墨镜口罩太阳帽,她穿了一身家常衣服:牛仔裤、粉色t恤、运动鞋。自己还背着一个蓝色书包。

    另外两个人都很普通平庸,身材略发福的是她的经济人蒋姐,她是跟着来签合约的,另一个男人则是他的助理。

    李凡四下看了看,调侃道:“没带保镖啊?”

    柳诗诗隔着墨镜瞪了李凡一眼,对助理道:“小鹿,给他展示一下。”

    小鹿说完,把行李箱往旁边一推,直接来了一个贴墙倒立,然而没成功……

    “呀呀呀,你们别胡闹了,嘘,都小点儿声,进屋。”

    柳诗诗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和助理以及经纪人之间就像朋友一样,这大大出乎李凡的意外,甚至还亲手给大家削苹果。

    这种朋友式的相处也未必是正确的“上下级”之道,容易把一些不识趣的人惯出没大没小的臭毛病,不过小鹿这小子人非常本分老实,知恩图报,对柳诗诗那是忠心不二,这也是李凡后来接触下来才了解的。

    柳诗诗卸下全副武装后,终于露出了漂亮的脸蛋儿,她道:“我们来就是想提前和你演练一下,保证明天比赛能帮助到你,有个环节是形体表演猜词的,咱们先练习一下这个。”

    柳诗诗说完,对蒋姐道:“你翻辞典,随便找诗句,我表演,李凡猜测。”

    “好!”

    第一个:

    柳诗诗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后两只手抬起,向上不停地做“卷动”状。

    她做的倒是“卷动”状了,可其他人看到的或者理解的更像是“攀岩”。

    李凡瞬间“明白了”,她先是指了指自己,意思是诗词中可能有“柳”或“诗”字,然后又做出“攀岩”状,也可以理解为“抓”,那么,这句诗李凡瞬间从记忆库中调取出来。

    李凡脱口而出:“苏轼的《菩萨蛮·玉笙不受朱唇暖》中,!”

    蒋姐半躺在床上的身体瞬间坐起,惊呼道:“还别说,真像这句啊!有‘柳’有‘攀’,没毛病!”

    真像?竟然不是?

    柳诗诗摇头道:“我说什么来着,必须得提前练习一下吧,继续看我表演啊!”

    柳诗诗突然坐在地上,指了指眉毛。

    “低眉信手续续弹?”

    柳诗诗有些急了,突然“哼哼”两声,学了下猪叫!

    美女啊,明星啊,学猪叫?合适么?多不雅啊?

    一瞬间,房间里爆笑。

    “别笑,你们别笑啦,李凡你猜啊!”

    李凡强自止住笑声道:“要不诗诗姐你再叫两声。”

    “李凡!”

    李凡不逗她了,道:“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

    “都别笑了啊,打死我我也不会在比赛的时候丢这个人的,这不就咱们自己人嘛,你们怎么还在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