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京大办公室的震惊
    京大《博雅杯》初审办公室。

    《浅谈《金》中的女性悲剧及其产生根源》一文被争相传阅,且不说此文引证古今中外,文笔犀利妙语连珠,单单这份成熟的思维便叫人暗暗称奇。

    有些人分析古典文学名著擅以今人思维判定是非曲直,这是错误的,而一旦完全以当时世风民情为切入点,又是不具有现代观的,况且有几人能透彻地了解古代社会人们的生活习性和民众思维?

    而这篇论文不仅仅“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更兼之采百家学说之长,出一家之言,有褒有贬,一针见血,将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宋惠莲等等所有女性形象分析得干净利落,深入浅出,观点之犀利让人伏案叫绝。

    “哇,写的精彩啊!这篇论文观点非常独特犀利。”

    “而且还很老练啊,这不应该是一个高中生的思维啊。”

    “关键是明末民风民俗市井民众的所思所想以及劣根性阐述得太细致太到位了,老张,你说是不是?”

    张副教授是研究历史的,他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且不说此文的文采和论点,就单单这种对明末各阶层人物的灵魂探究上,拿捏得非常精准,甚至我读过之后也偶有茅塞顿开之感。”

    ……

    大家品论着这篇论文,严重怀疑这不是本人写的,但是呢,这个人偏偏是那个吉森省叫做李凡的中学生。

    对了李凡的事迹,办公室里的人有一部分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的,况且又是潇潇向学校力荐的,所以大家都是将信将疑的状态。

    要按照李凡的事迹以及潇潇的全力推荐,那么李凡必然是高中生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但是,这篇论文严重超越了17岁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思维,它更像是一个专研金学多年又对历史人文研究非常透彻的学者的潜心研究成果。

    一个17岁的没有经历过人生悲欢离合尝遍辛酸困苦的中学生,怎么能写出这么透彻精辟直剖人心的论文?请问,你有这岁月沉淀么?你有这人生经历么?你了解世间百态么?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一个高中生这么深入地研究《金》,而不是《红楼梦》,这个让人匪夷所思啊,这个年龄段关注的根本就不应该是真实的血淋淋的人生,反而应该喜欢那种浪漫清新充满幻想的或者杀伐果决类型的作品!

    初审副组长廖远道:“咱们也别瞎分析了,李凡这人的初审一定会批准的,毕竟有潇潇他们力挺,这篇论文我给王教授看看,王教授是专门搞金学研究的,比咱们专业。”

    廖远说完,拿着这篇论文离开了办公室,走进了王美丽的办公室。

    廖远撒了个谎:“王教授,您看看这个,我们历史学院的教授张琼写的,您帮着过过眼,看看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哦?他也研究《金》了?”王美丽戴上近视镜,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前1000余字,目光突然放亮,重新翻回第一页,细细地品读起来。

    廖远也不着急,自己满了一杯水,坐在一旁“陪读”,不停地观察着王美丽丰富的面部表情。

    或皱眉苦思,或面露惊喜,或长叹一声,不时地嘴里发出各种批语——“哦,有意思!”“想法很深入很独特!”“难得啊,一个大男人竟然能站在女性角度分析问题。”“这句话漂亮,犀利又冷酷!”……

    廖远就在一旁眯着眼睛静观其“变”。

    一个小时候后,王美丽一拍桌子,放下文稿惊呼道:“好,鞭辟入里,文采恣意,见解狠辣!这个可以直接发表在《国学杂刊》上了,非常精彩!那个,虽然有些观点我不能苟同,但不是他学术的问题,而是纯属见解不同,没什么好改动的,好文章啊!”

    王美丽想了想,接着道:“后生可畏啊,张琼在金学上的造诣在年轻学者中独树一帜了。”

    “嘿嘿,其实这篇文章不是他写的,我骗您呢。”

    “啊?”

    “是咱们的一个报名学员,名字叫李凡!”

    “啊?!!”

    ……

    张磊本来是找自己导师来着,此时恰好经过这间办公室,听到了老熟人的名字后,他瞬间停住了脚步,李凡,呵,又是你小子。

    然后张磊就听到了办公室内一个50出头的女人的各种质疑声——“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这种深度的文章没有一定的人生历练和一双看破世事的眼睛,根本写不出来!”“高中生写的?不可能!”

    张磊根本不知道李凡又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不过他心道有什么不可能的?那丫发起疯来,我等俗人只有准备接好下巴的份儿!

    ……

    李凡应该是最先知道初审结果的那批人,本来7月5号才公布入围名单,李凡在6月20多号便早早知道了。

    潇潇的信息:你初审成绩95分,所有入围学员中排12名。

    李凡:啊?不能吧?

    李凡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人都恍惚了,竞争压力这么大?

    潇潇:对,一个是这届报名学员实力非常恐怖,能人扎堆。还有,你成绩被刻意压低了,本来前三没争议的,但有些人怀疑你这论文有鬼。

    李凡没想到京大这种国内顶级学府,竟然在评分的时候也会受“感情”打扰,不过也是,只要是人,就注定被情绪困扰。

    潇潇:别在意成绩,这个分数是内部的,用来筛选学员的,并不对外公开,不会通知学员们,也不计入下一轮。

    李凡:顾亚婷呢?

    潇潇:96,第10。

    李凡很好奇,发条信息:第一是谁?

    潇潇:第一有2个人,都是满分。其中有一个把京大一顿批,各种引经据典,文风狂放不羁,批评得有理有据,一个叫林晓凤的女生。

    李凡:要是知道骂学校能得满分,我也骂好了。

    潇潇把那篇文章的截图发了过来,李凡看过之后大呼过瘾,文风冷辣,气势袭人,观点极其新颖,的确是满分的水平。

    ……

    7月3号,高二期末考试。

    最后一科,数学。

    李凡答到最后一个题时,停笔了,估了估分,目前总分应该能达到610到640之间,除了国文试卷和英语作文太主观无法准确衡量外,其他科目上差下差不会估错太多分的。

    还是秉承着自己的一贯作风,成绩“稳扎稳打”,“步步提升”,然后,他便故意将最后一道大题的解题方向弄偏了,又想了想,将前面的选择题和填空题又改掉了两个,嗯,这几个是“马虎”造成的!

    好啦,这回就合理了!

    李凡其实完全多虑了,你世界纪录都破了,谁还会被你的成绩吓住?

    “老师,交卷!”

    李凡出了教室,一路想着放假后的安排,刚路过卫生间就被牛犇犇抓了进去。

    “诶呀,凡哥太给力了,快快,帮我把答案写下来。”

    李凡接过纸笔,开始急速书写。

    “凡哥,悠着点儿,能让我及格就成,千万别考得太好,那就露馅儿了!”

    李凡闻言,突然停下手里的笔,问道:“斗地主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牛犇犇义正言辞:“凭本事欠下的钱,为什么要还?!!”

    “你……你大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