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全才李凡
    李家。

    当李凡将潇潇引进家中的时候,李爸李妈有些拘谨,完全不知道和文化界的女青年聊什么。

    聊柴米油盐?聊生儿育女?好像都不太合适。

    唯一可聊的就是果冻了。

    “这孩子真可爱啊。”潇潇抱在怀里道。

    李爸逗着闺女,“果冻,叫阿姨。”

    李妈瞪了他一眼,道:“叫什么阿姨,叫姐姐!”

    李爸闪人,嘚,说错话了。

    “李凡,我可以参观一下你的书房么?”

    “随便啊,自己家。”

    潇潇说罢走进了李凡的书房。

    李妈拉过李凡悄声道:“一会儿你老师来吧?”

    “对,一会儿小玲老师过来。”

    李凡本来给顾亚婷、张萌萌都去了电话,但一个随着师大附中代表团出省了,一个去了乡下姥姥家,所以今晚都来不了。

    李妈继续道:“哦,你去下楼买一床新的被褥,我也不知道现在20多岁的姑娘们都喜欢什么风格的。”

    李凡下楼买被褥,潇潇就在李凡的书房里转了转,她很好奇李凡那庞大的阅读量到底哪来的。

    这间书房有些空旷,一张书桌,两立书架,其中一立书架上空荡荡的,另一立书架上放了一半的各类书籍。

    书桌上放着一个本子,一支钢笔。

    潇潇好奇地展开本子,第一页是一首诗——《锦瑟》。

    这诗没什么好说的,世人皆知,李商隐的代表作。不过这字体好漂亮。

    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劲,天骨遒美,逸趣霭然,仿若屈铁断金,笔力极深。

    这是瘦金体。

    潇潇没想到李凡在书法这方面还很有专研,她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儿,刚要翻页,但还是忍不住留恋在了这一页上。

    过了片刻,再翻,还是《锦瑟》这首诗,不过字体再换。

    这篇笔走龙蛇,气势滂沱,狂放不羁,是一篇狂草,这狂草有黄庭坚之身影,又有林散之的风貌,但更有一种“自我”的韵味,笔力不及上一页的瘦金体,但也属上乘。

    ……

    原来这个本子是李凡平常练字用的,一首《锦瑟》写了四五种字体,其他手抄古诗词也大概如此。

    潇潇点了点头,轻轻合上本子,又走到书架,随手翻了翻,几乎全都是崭新的书籍,一看就是刚买了大量的书籍还没来得及看。

    书桌上摆着一台电脑,除此之外也没找到读书笔记什么的。

    这个书房干净利落,你想找到李凡文学上的蛛丝马迹根本找不到。

    潇潇失望了,和她想象中的并不一样,起码的读书笔记应该有啊,或者一些旧书上应该有一些标注什么的。

    她捧起了一本刚刚上市的诗集,是和自己齐名的一个女诗人的作品,她随手翻了翻,不是特别喜欢。这时,李凡推门回家了。

    她走进客厅一看,李凡手里提着一床被子,她非常不好意思地道:“你别告诉我你这是特意为我们准备的,我们会过意不去的!”

    李凡打了个响指,“ngo!不用过意不去,本来就想着买一床被子了,今天不买过几天也得买,搬新家了嘛,旧被子都丢掉了。哟,看诗呢啊,她写得远没有你好。”

    潇潇心里好笑,这孩子瞎恭维!她道:“人家销量可比我好多了!”

    “市场好就代表质量好啊?叔本华自费出版的伟大的哲学巨著《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当时出版一年半的时间内,只售出100多本,死后才名誉满身,要不是继承了庞大的遗产,这个富二代估计也没时间写出这部伟大的作品。”

    李凡说到这儿,又听到了楼上狼哭鬼嚎的男女二重唱,这就尴尬了,毕竟有客人在,他气道:“又他妈瞎叫,潇姐别介意啊,这个时间短,最多3分钟。”

    老李砰地一脚,瞪眼道:“别瞎胡说!把包装拆开,看看被子质量行不行。”

    “这是我亲姐,没事儿。”李凡说完开始拆包装,继续刚刚的话题,“我的意思是,你的作品比沐子的好多了,我觉得诗人分为三流,她这是第三等的。”

    “哪三等?”

    “三流诗人堆辞藻,二流诗人求意境,一流诗人追本心。她就是辞藻华丽一些,显得很有文化的样子,其实内容空泛,但这个的确受市场欢迎!”

    “那我是哪一流的?”潇潇给李凡挖了一个坑。

    “这个……”李凡将被子放到一边,成功越过这个深坑,“你是无限流的,因为你的诗我按照时间顺序读下来,越写越精彩,总给人无限的期待,就像文学评论家郑元说的那样:‘读潇潇的诗,你永远在期待她的下一首,读其他女诗人的诗,你觉得这也就是她们的全部了。’”

    潇潇笑了笑,心里盘算了一下,按照李凡的定义,自己应该算1.5流?

    她展开那本诗集,翻了翻,看到了一首诗作,写得还不错,她道:“沐子写的这首仿古五言绝句还可以。”

    李凡打断道:“这首诗中,唯一出挑的是那句春浅草木深,如果单拎出来的话,这个非常有韵味,也是这首诗的唯一亮点。”

    “对,我也是这种看法,”潇潇说完后愣了一下,然后将书放回书架,又打开了一本崭新的书籍,是华国著名作家冯天的《落日》,她试探道:“《落日》中,你最喜欢的人物是谁?”

    李凡走进书房,递给潇潇一杯茶水,道:“那个杨寡妇。”

    “为什么是这个全书只露了一次脸的人物?”

    “因为她那句话啊,‘凭什么男人三妻四妾合理合法,俺搞个老头儿你们乱嚼舌根子,老娘卖身赚钱,不依不靠,不坑不骗,比你们这些满口礼仪道德的贵妇人,背地里——’呃,下边的脏话我就不说了。”

    潇潇放回《落日》,又看到了另外一本书,道:“《烽烟起》中你最喜欢哪场战役?”

    ……

    “张晓菲这个人物你怎么看?”

    ……

    “《天录》中我最喜欢的桥段就是老三和孔二爷围棋博弈那段,你呢?”

    ……

    10分钟后,潇潇看了看那整齐的书架,干净的书籍,总算明白了,人和人之间还是别相互比较的好。

    潇潇又翻起了那本练字本,道:“你这字非常不错,你喜欢《锦瑟》这首诗?”

    “嗯,一直在研究,读不懂。”

    “哟,还有你读不懂的时候呢?也是,这首诗从古至今也没有个定论!”

    李凡感叹道:“有些文字,要等到岁月堆叠到一定的程度才能看懂,有些事情,也要等到生命有了一定的厚度才可以厘清。但这首诗,则是每过一段时间都有新的感悟,没有个定论。古往今来对这首诗的解读太多了。”

    潇潇道:“古往今来解读这首诗的作品不下数百,解读的派别多达十余种,晚唐以来留有姓名的解家就达百位以上,包括刘克庄、苏东坡、黄庭坚、元好问、纪晓岚等等,各有解法,《锦瑟》算是千古一谜了。”

    李凡开始吐槽:“但是国文教材上一定要给它定出一个标准的立意,考试也一定要按照标准答案走,你说是不是脑残,我就纳闷儿了,搞教育的都是精神病啊?要统一人们思想?你要不按照标准答案来,你就得不了分!就算你是苏东坡在世也不行!”

    这话音刚落,客厅传来声音,“谁说搞教育的都是精神病啊?”

    李凡几步走出书房,挠头道:“我说的是搞教育的都是精英,您听错了,精英好!”

    随着小玲老师的到来,关于《锦瑟》的讨论彻底掀开了锅。

    小玲老师是“令狐青衣说”的坚定支持者,而潇潇是苏轼一派的,李凡则是多面派。

    李凡:“你要说《锦瑟》诗就是一首咏弹瑟的诗歌作品,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锦瑟这种乐器,有“适、怨、清、和”四种乐音。但是呢,李商隐和令狐楚的特殊关系……”

    潇潇:“等一下,你到底是哪派的?”

    李凡:“我哪派也不是,任何一派都有自己的说辞和道理,但都有解释不通甚至自相矛盾之处,我觉得啊,这首诗就好比《格尔尼丹》这幅画。”

    小玲老师大感意外,“你还懂画?”

    “不会画,但爱瞎分析,你们稍等!”

    李凡说完,打开书桌抽屉,里面满满的都是一卷卷的画作,李凡翻了翻,抽出一个,见两位女士盯着抽屉细看,李凡笑道:“网购的,卷在一起,是不是像搞收藏那么一回儿事儿?”

    两位女士齐翻白眼。

    展开这副赝品,李凡道:“此画结合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风格,打破了里和外、现实与虚渺的对立关系,建立起了一种不确定性和模糊性,这和《锦瑟》的理念是相通的……画作是没有声音的,诗作也同样如此,当落笔成文的那一刻,诗歌便成为了凝滞的语言……这副画作的艺术创作理念和锦瑟这首诗是高度契合的。”

    ……

    这一晚上,三个人聊文学聊到了2点多钟才休息,李凡在书房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夜。

    而潇潇则在梦中思考着那副高娜的《格尔尼丹》和李商隐的《锦瑟》。

    第二天晚上放学,萌萌也来到了李凡的新家,四人凑齐后,大家就不在谈论诗歌文学了。

    客厅桌子上哗啦啦直响。

    “吃!”

    “吃什么吃,我碰!”

    “碰什么碰?我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