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往来“有”白丁
    四张桌子所有人都暗挑大拇指,一个高中生啊,有这样的国学根基,真是让人佩服之至。

    更惊讶的则是这帮文人,因为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听这孩子谈论几句后,大家就大概知道他的文学素养了,随着谈话的越来越深入,大家暗暗称奇。这孩子牛爆了,浅浅谈论半小时,文采自然,博古论今,竟然水平学识不差桌上诸位半分半毫,实属难得。

    另一张桌子上,有人“怂恿”几个学生,“同样是高中生,你们也上那张桌子上,和他们谈论谈论。”

    一个女生嬉笑道:“听不太懂。”

    男生从手机游戏中抽出目光看了那边一眼,撇撇嘴,小声道:“无聊!”

    家长:“完蛋!”

    ……

    之前还真有几个孩子凑过来悉心听教的,然而听了只言片语后,还是决定放弃,捧起手机玩起了团战。

    这张桌子上还有自家的两个亲属,听到这帮人兴致冲冲地只聊国学不喝酒,太无聊!算了,你们聊着,我们先走一步,这桌子不是我们该坐的位置啊!

    然后,这两个亲属挤到其他桌子上去了:

    “听不懂啊!”

    “太高深,还是算了!”

    ……

    桌上。

    一直静静观察很少言语的吴刚问道:“那李凡,你最喜欢王维的哪首诗?”

    李凡道:“王维的诗我大都喜欢,但觉得最有禅意的当属《辛夷坞》。”

    罗宇道:“哦?竟然是这么冷门的诗?”

    “对,但我个人以为此诗可谓摩诘五绝禅诗之冠,直入无人之境,木末芙蓉花,开落两由之,不干人事……展万物之本相,进而觉证到诸法空相,皆由心起,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而不执着,不粘滞,心念不生,如芙蓉花之自开自落,天道自然,直逼禅境!”

    吴刚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听其他人的谈话,不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李凡这边儿。

    ……

    这场生日宴,直接办成了国学研讨会,大家各抒己见,才思奔涌。而对于大家来说最大的惊喜,莫过于这个小小高中生身上所蕴藏的深厚的国学沉淀。

    生日宴散后,李凡拉着潇潇的行李箱走在街道上。

    “潇姐,为什么你让我反驳那个武康啊?难道——”

    “你是想说我们两个有事儿,或者他苦苦追求我而不得,或者家里指定婚姻,然后我需要找你帮我出气,让他出糗什么的,他因此怀恨在心,最后你们两个在上演一出撕逼大战,然后你小兔崽子赢得美人归?”

    李凡哈哈大笑,挠了挠头,“网络上都是这么写的!”

    潇潇噗嗤笑了:“那是剧情需要,咱们过的是人生!人生哪那么多狗血?”

    潇潇开始向李凡解释,原来,武康博士论文当年抄袭的是吴刚。

    吴刚,肖老的得意学生,京大副校长,又兼职招生办主任,主抓每年度的特招生工作。

    而李凡的特招资格非常不好批,成语大会毕竟是综艺节目,在特招条件里,微乎其微,三项尼威世界纪录倒是极具分量,数学科学学院以及经济学院都对李凡感兴趣,但是,李凡只想往文学路子上钻,这就让人头疼了。

    以李凡目前的资质,想要得到京院的特招资格很有难度。

    文学院特招的都是些什么人?一般都是有作品在身的青少年作家,或者起码发表过一些重量级的散文诗歌什么的,但李凡目前并没有个人作品,没有实质性的说服力!

    虽然根据华国教育部的最新规定,高三开学才能进行特招工作,但是,其实私底下各个学校都已经暗自开始了。

    对于李凡是否能获得特招生的名额,吴刚作为主任就一句话:数学科学院以及经济学院都可以予以考虑,因为李凡在数学方面证实过了自己,有世界纪录金字招牌加身。但是,文学院不能通过,一个综艺节目的冠军作为特招生的参考,这个太没说服力。

    李凡听过潇潇的解释后,有些别扭:“难怪你让我反驳武康呢,但是不是有点儿工于心计了,我不是说潇姐你啊,你别误会。”

    “肖老这人好吧?要不是有武康父子拦着,肖老一定会再升一级的,你做得也不过分,他说得不对还不行别人反驳了?很正常嘛!咱们这也是通过表现自己来争取机会。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儿,社会可比你们看到的网络现实一百倍,你不展现自己能力,不让别人看到你的与众不同,不展示你独特的魅力,还想别人都争着抢着你的,你以为你谁啊,这是白日做梦!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概率几乎为零!再说大家都非常喜欢你啊!”

    “那我估计吉森大学的特招名额彻底泡汤了!”

    “你想去京大还是吉森大学?”

    “当然京大,我必须要上京大!不过肖老是你老师啊,你和老师抢生源啊?”李凡道。

    “少在这美滋滋的!咱在吃点儿吧,我饭桌上都没吃几口,春城有什么特色小吃么!”

    “走吧,我领你去。”

    打了一辆车,来到了以前住的小区楼下,两个人找到了一家烧烤店,规模不大,但很有特色。

    “哟,小凡过来啦!”

    “孙叔,今天生意好啊,都没座了啊?”

    ……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他刚要点餐,孙叔道:“我这有一些刚烤好的,本打算送到人家里的,但人家有急事儿出门走了,打电话说不要了,随意处理,要不给你们吧,不收钱。”

    “那怎么好?钱该给必须给!”

    “这钱人家客人都付完了,你们拿着!”

    ……

    李凡最终将100块钱往桌子上一丢,然后拉着潇潇就跑远了。

    走到小区门口雕像下面的座椅处,李凡展开几个食品袋,示意道:“潇姐,开始用餐吧,今晚天气这么好,还暖和。”

    李凡抽出两串羊肉串,没坐椅子,抬起左腿蹬在了一块石头上,靠在桌沿儿便开撸,毫无形象可言。

    潇潇恍惚了,这还是那个刚刚在酒桌上谈笑风生,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儒雅男生么?这人物反差也太大了。

    李凡撸完两串后,将钎子往垃圾箱里一丢,又从食品袋里拿出个菜卷,他看了看潇潇,“潇姐,你吃啊!”

    看着李凡如此接地气的吃相,潇潇笑了笑,起身,有样学样,靠在桌子的另一沿儿,拿出肉串,消灭一串后,准确无误地将钎子丢进垃圾桶里。

    “我和你说啊,京大的招生资格是很严格繁杂的,虽然吴刚在招生工作中的话语权是最大的,但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你还需要加十倍的努力,毕竟你现在成绩太差,400来分绝对不行,太给你减分了!要么有其他荣誉加身,要么提高分数。”

    “我现在550分档次的了。”

    潇潇很吃惊,“哟,行啊,半年之内混到550分了,继续努力,过600分后,你的特招资格就差不多了,哦对了,目前京大正在筹备社科菁英班,估计在一年后能正式成立,我希望你能向这个社科菁英班冲刺一下。”

    李凡问道:“这个什么鬼?”

    “这个是大鬼!你先进特招名额再说吧!”

    ……

    两个人就站在路灯下,你一串我一串,吃得不亦乐乎,渐渐的,潇潇的文艺形象也被李凡拉跑偏了!

    这个李凡住了十几年的小区里,人来人往,李凡热切地和熟人们打招呼。

    “周大爷好,看您这气色,是不是刚和谁家老太太跳了交际舞?”

    ……

    “明哥,这么晚回来,把妹去么?”

    ……

    “嘿,你穿这么少,不怕风吹屁屁凉啊!”

    ……

    潇潇摇了摇头,这画风不对啊!

    果然应了他的那句话: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

    而此时,往来的小区居民们则悄悄议论着:

    “看到那个女人了么?著名诗人潇潇!”

    “看电视就知道了,美女学者嘛!”

    “看到人家小凡现在的人生状态了吧,和人家交往的都是什么人物?”

    “这小子已经是走上人生巅峰了啊!”

    “有句话说得好,你身边有什么样的朋友,真就决定了你什么样的高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