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做客
    潇潇的讲座定于4月15号那天,国际草木节之后,13号这天放晚学,李凡意外地收到了潇潇的微信回复,很简短的四个字:收到,等我。

    李凡收起手机,连续打了几个哈欠,倚在公交座椅上养神,这几天看书太累了。

    他的生活很单一,读书读书还是读书,他的看书速度极快,一本书几个小时就完全记在脑子里了,不过,对书籍的反思和研究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这是他和其他“记忆机器”最不同的地方,有些人记忆力超好,看过了也就看过了,图个乐,而李凡则是反复咀嚼其中的味道。

    最近这些个夜晚,李凡时时靠着飘窗,望着窗外的明月凝神(幸好没在京城),他开始对这个世界里的很多经典作品依次地进行深入的分析研究,收获颇丰。

    铃声再响!

    潇潇来了一条信息:春城大饭店,抓紧!

    转了一趟公交,李凡斜穿过马路,正好看到潇潇对他欢快地挥手。

    潇潇还是那么有书香味,在李凡这些日子接触到的所有女性朋友中,真正能称得上美女的就三个人,贾芸、潇潇、顾亚婷,而潇潇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书香气息真的太独特了,别具魅力,和其他两人风格截然不同。

    有些女人的文青气质是装出来的,造作的,总显摆自己最近在看什么什么书等等,喜欢哪个文学家云云,你看到这种人就觉得烦。

    但潇潇不同,亲和而又“隔离”,她的一颦一笑都很文艺,也很亲切,但这种亲切感又不牢固,若即若离的。仿佛一阵风,人家随时会飘出你的生活。

    她的皮肤与半年前相比水润不在,多了点儿小麦色,估计是在外飘久了,没注意护理。

    她穿着一身及膝的红色大衣,半高跟儿的黑色皮靴,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双手插在衣兜里,见李凡过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哟,半年而已,变模样啦!”

    “潇姐好,变了么,不至于吧?”

    “变了,由男生渐渐向男人过度了!”

    李凡又打量了一下潇潇,道:“潇姐,你好像瘦了!”

    “对啊,一直在旅游,走吧,都等你呢!”

    “啊?什么情况?”

    “跟我走就是了,别问那么多!”

    ……

    跟在潇潇身后,来到了包间外,推开门后,李凡一瞬间傻眼了。

    这是一个大包间,里面摆着四张桌子,满满登登全是人,大人小孩儿都有,有西装革履的,也有衣着随性的,大家都在推杯换盏,喜气洋洋。

    靠近窗户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不过此时早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肖老头上戴着寿星帽,见李凡进来,站起身招呼道:“来来来,小凡,过来,到我身边坐!”

    啊?肖老生日?李凡尴尬了,潇潇也没和自己说啊,不然就带礼物过来了。

    面对着这突发事件,李凡明显措手不及,他连忙道:“祝肖老66岁生日快乐,您稍等我片刻。”

    李凡说完要出包房。

    “站住!是不是要出去买礼物?刚刚我就特意嘱咐过潇潇,说让这个孩子过来,但绝对不能告诉今天是我生日,你又没有经济收入,我这个老头子还能让你破费?”

    “可是……”

    “没什么可是,都自家人,过来坐!”

    肖老对李凡的喜爱那是没得说,从成语大会开始便对李凡爱之如孙,而最近这半年时间,也请李凡上门做客了几回,这种长者对后辈的喜爱真的太浓厚了,肖老爱才,甚至有一次要将自己收藏的绝品歙砚送给他。

    当时把李凡惊吓住了,他怎么可能收下?自己得多大脸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有些大文化家大学者对后辈的喜爱真的是超出常人的想象,也许是因为在文化稀薄的时代里,大家变得太浮躁,像李凡这种想要传承文化的人太稀贵了,爱之如饴吧!

    李凡只好听从吩咐,挨着肖老落座,身旁则是潇潇。

    肖老道:“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个小伙子叫李凡——”

    “肖老不用介绍了,大家都认识!”

    “就是啊,爷爷,我们全校都知道,成语大会冠军,尼威世界纪录保持者。”

    ……

    李凡听着大家的夸赞,更显手足无措。

    肖老给李凡介绍了一下:“这个是吉森大学历史系教授彭德虎,这个是省文联的副主席罗宇,这个是京大主任吴刚……”

    这张桌子上都是有头有脸儿的人物,李凡身在其中,顿觉资历鄙浅,如坐针毡。

    因为是新加入饭局的人,半年前又有特殊的经历,所以,众人开始对李凡进行各种“调查访问”,之后话锋才慢慢地转移。

    “对了潇潇,你之前说到你游了川府,之后下一站去了哪里?”

    潇潇道:“之后去了辋川!”

    罗宇一拍大腿,“我懂你,是不是去看那棵银杏树啦?”

    潇潇笑道:“对,那棵王维曾经亲手种下的银杏树!”

    “王维隐居蓝田辋川14年载,斯人已去,只有这一颗当年亲手种下的银杏树,历经1200多年而依旧枝繁叶茂!家啊!”罗宇叹息道。

    “潇潇是最爱王维的,学生时代,几乎每天都要手书一篇王维的诗作。”肖老道。

    这时,文化学者武康道:“其实我觉得吧,要说山水诗,那还得谢灵运,谢灵运那是华国山水诗的祖师爷,意象之美之丰富,令人望洋兴叹……”

    李凡听着这位仁兄“嘚吧嘚”不住嘴的高谈阔论,心里头发笑,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悉心听教的样子。

    叮咚!

    潇潇发来的信息,点开,就三个字:反驳他!

    啊?我一个小屁孩,没有礼貌地反驳人家,我这是脑袋欠抽啊!况且这里所有人自己都不认识!

    李凡看了看潇潇,不明所以。

    潇潇眉毛紧皱,又发了一条信息:没人会说你无礼,这人讨厌,反驳他!只会对你有好处!

    潇潇一贯沉稳冷静,这话不像她的风格,但李凡知道潇潇不会害他。

    他又悄悄扫了一圈,发现各位人物要么低头吃饭,要么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之情,肖老也显得懒得搭理他。

    武康这人名声在文化界是很臭的,当年博士论文剽窃他人文艺理论成果,而这个人就是在座的吴刚。他因父亲是吉森大学的校长,自己胸中没有半滴墨水,净一路读到了博士。他在文化界向来又以口出狂言而著称,很多人都烦透他了,不想沾他的边儿,怕和他挂连不清的。

    李凡当然不知道,他想要开口,却又实在为难,自己的身份根本不合适。

    他更想不通潇潇为什么“怂恿”他反驳武康,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隐情,或者现在潇潇不方便说。

    潇潇见李凡犹豫不决,突然打断武康道:“李凡对这件事倒是有不同观点,李凡你说说吧,就像之前和我讨论时说的那样。”

    这张桌子上所有人将目光投到李凡的身上,很好奇李凡这么大的孩子,究竟有什么样的谈吐,究竟和电视里那个人物形象统不统一!

    不过此时,李凡心道:姐姐,咱们几时讨论过谢灵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