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真没泡妞
    当天孙龙回到家,打开电脑将《华国成语大会》连追了几期,在不停的笑声中,他震惊得头皮发麻,这回才算明白,为什么同事们听说他考验李凡诗词积累的时候都是各种调笑的表情。

    这小子也太牛啦,几乎是一路碾压,破积木游戏的那个环节就已经让人惊呼连连了,之后还弄出个别人所不能的偏旁部首法,然后给教授纠正读音,给学者们“上课”,典故信手拈来,文化背景如数家珍,这哪是一个高中生的文学素养啊!

    一想到自己中午时在人家学校嘚吧嘚吧嘚地考人家诗词,他瞬间面红耳赤,难怪当时翁玉玲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难怪教研室的其他老师笑得那么有深意。

    还有那个李凡,当时觉得他彬彬有礼,态度谦和,但现在自己一回想,怎么觉得这小子当时脸上有种逗小孩儿玩儿的感觉?

    啊,丢人啊!

    他看了一下时间,晚上10点,对于中学生来说,这个时间段根本就不是睡觉时间。

    向小玲老师要了电话号码,他打了过去,态度很温和亲切:“小凡啊……”

    电话那边呼哧带喘的声音,不出预料,还是之前的那套说辞,孙龙想起了翁玉玲的那句话,这孩子太有主见了。

    ……

    而此时的李凡,正坐在楼梯台阶上,挂断电话歇了一会儿,擦了擦额角上的汗水,然后起身,扛起大桶矿泉水,继续向5楼迈进。

    这栋楼只有五层高,没电梯,要人命了。

    砰砰砰,敲门,“您好,送水!”

    有“贵妇”开门,手里捧着吉娃娃,打量了李凡一眼,“我老公没在家,小弟弟,帮我把水换上吧。”

    李凡一边换水一边心里犯嘀咕,你这前一句说得太艺术了。

    超市11点关门,回到家后,李凡将辽东电视台《华国诗词大会》的事情和家里说了一下,果不其然,家长持反对态度。

    李爸倚在沙发上,皱眉道:“现在咱们的情况不明朗啊,都说要对你特招,吉森大学的那个肖院长说过,还有那个女诗人潇潇,也说过京大有意向,但是都没落实在纸面上啊,要是特招敲定了,那你爱干嘛干嘛去,泡妞还是打游戏懒得管你。”

    “他们这种名校特招非常正规严格的,需要一道道程序,而且一般是高三开学的时候才统一进行。”李凡解释了一下。

    李妈道:“总之呢,特招的事儿只要没签字画押,都不作数,咱们现在要以学习为主,咱们不像以前那样掉队尾打狼了,咱们现在全班第四,争取这个学期期末弄个全班第一,杀进全校前10!”

    李凡一边听着李爸李妈的唠叨,一边点开微信,给潇潇发了一条信息:潇姐,什么时候来春城?我和小玲老师去接您。

    这条信息发出去之后,石沉大海。

    很多写诗的都有浪漫主义情怀,说不准人家关了手机在哪个古镇找灵感呢。

    几天后,4月8号,一年一度的国际草木节到了,这个节日和植树节有些像,但是范围更广泛一些。

    很多中学抽调出学校里个别精英学子,随着相关领导去北湖公园植树栽花。

    李凡也是其中之一,和他同行的还有牛犇犇和其他两个学生,一行人四五百人,全是各校校服,浩浩荡荡的,其实全是陪衬。

    有领导穿着干净的皮鞋(没戴鞋套),拿着戴了红花的铁锹,摆好架势,准备挖土。

    咔!咔!咔!

    多家媒体围在左右,相机不停响起。

    李凡就在一旁偷笑,听着两个同伴的悄声吐槽。

    之后是学生们植树栽花时间,当然不可能所有人一齐上手了,人太多了容易乱套,大多数人呈现围观状态。

    李凡在人群里逛了逛,突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嘿,李凡!好久不见啊,长得越来越招无知小女生喜欢了!”

    李凡回头,原来是顾亚婷。顾亚婷正在栽花,她此时站起身来,手里还沾着湿腻的泥土,鬓角透出汗珠。

    半年的时间没有碰面,顾亚婷仿佛成熟了一些,眉梢眼角处的锋芒不似以前那么浓烈地外显了,青涩也退却了一些,举手投足更加干练,仿佛还多了一些领导的架子。

    她也许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能把校服穿出t台秀感觉的姑娘。

    “呦,半年不见,出落成大姑娘啦?”李凡笑道。

    顾亚婷白了他一眼,“对了,听说你要参加辽东电视台的诗词大会?”

    “没定呢,我听孙龙说,他们也邀请你了?”

    “呵呵!你以为我像你这么闲啊,本姑娘忙着呢!”顾亚婷开始吹牛,“又是国际高中生夏令营,又要做亚洲经济论坛开幕会的志愿者什么的,太忙!!”

    “我听磊哥说,你们两个是一个班主任带出来的?”

    顾亚婷点了点头,“对啊对啊!”

    “果然是师出同门啊!你和你的大师哥想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切!”顾亚婷扭身低头,开始将手里的花苗放进土坑之中。

    李凡望着这个窈窕的背影“咬牙切齿”,这个斜扎的马尾让他的强迫症犯了。

    他始终理解不了这种斜扎马尾的时尚到底在哪里(当然李凡也不懂什么时尚),它应该在正中间的位置啊,你歪到后脑一边儿去了,这也没有几何对称之美啊!

    要是其他姑娘他就不管了,偏偏这么漂亮的女生,干嘛辫子跑偏?

    手指活动了一下,实在忍不住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半弯下腰,拉住了顾亚婷的头圈。

    顾亚婷刚要急速回头,李凡制止道:“别动啊,我让你改邪归正!”

    周边的人全部将目光集中在这对帅哥靓女身上,定定地看着这一幕。

    李凡指法还不错,摘下头绳,规整好乌黑的秀发,确定正中间无疑后,将头圈套上,得意地打了一个响指:“完美!我终于把维纳斯的断臂接上了!”

    此时,顾亚婷耳畔的秀发已经被高高挽起,裸露出来的肌肤早已泛红。

    李凡这时才猛然惊醒,大庭广众之下给女孩子扎辫子,是不是很尴尬个事儿?

    自己这是怎么了,今天犯了什么邪?

    顾亚婷突然起身,回过头后,面颊鲜红欲滴,嗔道:“你好讨厌啊,你到底懂不懂时尚?今年就流行这个好不?”

    顾亚婷说到这儿,抬手往李凡鼻子上一抹,留下小块泥土,哼了一声转身走远了。

    “嘿,凡哥,上啊!”

    李凡擦了一下鼻子,“上个屁,我真没别的意思,我是单纯的。”

    “没意思你撩扯人家?别扭捏了,这么多人,一会儿你找不到人家了。”

    “滚滚滚!”

    这时,走出不远处的顾亚婷突然回头问道:“葫芦娃,你报名博雅杯了么?”

    “报了啊!”

    顾亚婷哦了一声,转身消失在了一群校服之中。

    同校男生:“撩扯一半儿不撩扯了,我也是服了!”

    牛犇犇气得牛肝儿乱颤,“我呸,就你这样的,活该你单身一万年!”

    李凡拍了一下脑袋,鬼知道他是犯了什么邪!

    一个女生眼睛雪亮,道:“凡哥,这招666啊,是不是你们男生的高级把妹手段,欲擒故纵?”

    牛犇犇猛然惊醒,张大牛眼牛嘴道:“啊!高!实在是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