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捷克和安道尔
    在黄金沙滩戏水,去布拉格广场喂鸽子。

    第四站:捷克,布拉格广场(老城广场)。

    大家首先在扬·胡斯雕像下合了影,又三四成群地散开了。

    女人们要么拿出手机各种自拍,要么嚷着坐马车,找一找当公主的感觉。

    男人们则背着手漫步,感叹历史的厚重感,赞美这座城市的优美风光和文化沉淀,还得唉声叹气一番,为祖国的历史建筑物的命运悲愤难当,然而见女人们走远后,每个人都翻出了手机……

    “给我照帅一点儿!”

    “给我来个仰角,对,就这个角度!”

    ……

    这座城市是欧洲最美丽的城市之一,也是全球第一个整座城市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各个历史时期各种风格的建筑物布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充分展示着这座城市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

    李凡望着古建筑自鸣钟,脚底下踩着青石砖,心中感慨万千,人家这历史建筑物为什么保存得这么好,而自己家的则拆拆拆,哎,空流泪啊!

    李凡神思游离之际,突然听到张磊和他人交谈的声音。

    听对方英语口音应该是韩国人,这人抽着烟头,披着大衣,有股子绅士风度,正和张磊谈论着昆德拉,然后就被张磊渊博的知识所折服了。

    捷克最牛的地方,是走出了一批批世界级的大作家,卡夫卡、哈谢克、昆德拉、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等等。

    那位韩国人可能只了解昆德拉,而且还可能连人家的书都没读过,然后就凭着所知不多的资料随口装了一下逼格。可张磊何许人也,一眼就把他看破了。

    张磊恣意纵横,从昆德拉开始谈,谈到了捷克文学的两次大繁荣,又谈到了二战对捷克文学的重大打击……最后一顿海侃,直接把那位韩国人侃得只有微张嘴巴竖起耳朵听的份儿。

    李凡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张磊装逼,也不搭话。

    那位韩国人悻悻地走了之后,张磊笑眯眯地对李凡道:“怎么样?说得他哑口无言了吧!算不算为国争光?”

    “厉害!”李凡话头突然一转,道:“磊哥,我提一点啊,你刚刚说了卡夫卡和哈谢克之间喝酒的趣事儿,我有不同看法,因为据我所知,尽管卡夫卡和哈谢克是同一代人,还在同一年出生,捷克明信片上也的确印着两个人举着酒杯一起喝酒的形象,但这两人一生中好像并没有碰过面。”

    张磊一脸问号,“真的?”

    李凡点了点头。

    “哦,喝酒的事儿我是瞎吹的,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卡夫卡和哈谢克之间没有交集。”

    ……

    离开布拉格广场的最后一幕,大家在原地支起相机,站成一排,有人提议道:“顾亚婷,你来起个头!”

    这话音刚落,所有人一齐看向罪魁祸首。史前连忙认罪:“我开玩笑的!”

    摄像打开,10多个人高歌一曲,在布拉格广场留下了美好回忆。

    “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

    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

    那群白鸽背对着夕阳,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

    恋恋不舍地离开漂亮的布拉格,一行人几乎马不停蹄地奔赴最后一个地点,购物天堂——安道尔。

    安道尔这个小国人口不到200万,国防由法国和西班牙负责。它的旅游业非常发达,也是非常有名的避税天堂。

    因为免税,许多商品的售价相当有竞争力,大多数商品的价格至少要比其他欧洲国家低1至3成,在商店中经常能看到驾车来购物的法国或是西班牙、葡萄牙、甚至是摩洛哥人。

    一行人走在安道尔大街上,瞬间就被熙熙攘攘的人流惊住了,大部分人手里都提溜着袋子,满脸都是购物之后的兴奋感。

    冯东介绍道:“这里税率超低,公认的避税天堂。打个比方,一条香烟,安道尔是19.95欧元,西班牙是32欧元,到了法国可能是47欧元,价格就是如此悬殊,大家还等什么,快去购物吧!”

    这话音刚落,一行人全部三三四四地分开了,有的要钻服装店,有的要买手表,还有要给女朋友买香水的。

    一群人全部散开,急得冯东大声道:“大家千万别走散了,别走太开!”

    唯一让冯东感到幸运的是,这帮游客英语水平非常高,为他免去了很多麻烦。

    李凡本来是和张磊彭仁他们在一起混的,结果硬生生被小玲老师和贾芸她们生擒活捉,光荣地成为了“服装鉴赏师”。

    这帮女人一件件衣服试穿,一次次钻进试衣间,李凡就不停地重复着相似的话——“嗯,好看!”“太好看啦!”“很漂亮!”,说得他口干舌燥的。

    这时顾亚婷穿着一身浅粉色的大衣走到李凡面前,“这件怎么样?”

    李凡已经审美疲劳了,“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说得最中听的一句话!”顾亚婷挺满意,然后又转了转身,对着试衣镜前后左右看了看,继续问道,“那和之前的那件紫色的对比呢,选哪件?”

    李凡机械地回答:“好看,你穿哪件都好看!”

    顾亚婷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突然回头道:“小玲老师,你学生在敷衍我!!”

    ……

    李凡最终解脱了,因为一帮女人钻进了内衣店。

    突然落帮了,李凡便随处走随处逛,给老爸买了一件皮夹克,老妈一个背包,然后又钻进了一家婴幼儿商店,给果冻挑起了衣服和玩具。

    他一件件地拿到手里,仔仔细细地挑来挑去,可是最终一件也没挑选好。

    潇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指了指那件浅粉色带斑点的小衣服,道:“买这个,这件好看!你知道如果一个人脑袋太好使的话,有时候也未必全是好事儿,对不对?比如说会带来很多困扰。”

    李凡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潇潇接着说:“所有的事情都忘不掉,鸡毛蒜皮的,无关紧要的,还有痛苦万分的,对不对?”

    李凡痛苦倒不痛苦,首先他没有什么痛苦的事情,他最好的一点就是自我情绪管理,再说他和那些超忆症患者并不一样,虽然都有过目不忘的能力。

    潇潇提醒道:“成名之后要不骄不躁,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这种情况,世界上已知的有20左右例,这只是已知的,还有民间未被发觉的呢?我们学院的老教授在偏远山村发现了一个孩子,对数学的敏感远超常人,有可能你都比不了。”

    “哦?是么?”

    “嗯,不过有一点,那孩子其他方面有严重的缺憾,老天爷给了他一方面的能力,却又剥夺了另外一个方面,看来上苍是公平的。而在你这儿明显就不公平了,你是受到特殊眷顾的那个人,感恩吧。”

    两个人边聊边付款,会齐其他人,大家一路欢声笑语,满载而归。

    回到酒店后大家早早休息,准备第二天回到尼威。

    而此时的尼威,100只来自遥远东方的猴子正在翘首以盼,看看究竟是谁一定要给它们穿红裤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