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 顺利晋级
    舞台之上,聚光灯下。

    俊美男生微露浅笑,款款而谈:

    “潇潇姐的理解从训诂学上讲是有道理的,杨柳依依,雨雪霏霏,整饬而又意境优美。但在语义学上讲,这个应该是描写征夫回乡的场景。”

    见潇潇认真在思考,李凡继续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句话将久战归乡的征夫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回想当初出征时,杨柳依依随风吹;如今回来路途中,大雪纷纷满天飞。所以说,在古代音韵学上,这个‘雨’应该是动词,读作四声。”

    蔡咏仿佛找到了“靠山”,笑道:“我和李凡在这个问题上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今人读作雨(yu)雪霏霏,完全是误读。”

    这时张磊也忍不住说了一句:“各位老师,其实我也觉得应该读作‘yu’。”

    李凡没想到张磊也来填补一句,这话比自己刚刚说的还多余。

    其实李凡刚发表自己意见时就有点儿后悔了,毕竟潇潇一个女士,两个男的在这种场合和人家辩论就有点儿没有风度了,有蔡咏一个人点出正确读音和解释就可以了,自己填补几句本身就多余了,这下又来一个张磊,这……三个男的联合起来“欺负”女人?

    李凡明显感觉到了潇潇的尴尬,他连忙倒戈道:“等一等,我现在决定站在潇潇姐这边儿!”

    大家惊了一下,不明白李凡怎么突然转向了潇潇,大家估计他又找到了什么新的角度来理解这个“雨”,所有人准备“洗耳恭听”!

    李凡开句玩笑道:“因为,我妈妈告诉我,女人说的都是对的!”

    现场响起了一片笑声,潇潇也莞尔一笑,台上的贾芸见状连忙转移话题:“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估计你们也互相说服不了对方,你们私下里再研究研究,咱们比赛继续!”

    台上比赛继续进行,台下,潇潇认真思考了一下李凡和蔡咏的说法,才忽然间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她美眸划过舞台上那个俊朗男生挺拔的身姿,唇角微微荡出笑意。

    舞台之上,这局比分3:3。

    成语:

    乐高高灵机闪动:“太监!”

    史前几乎是喊出来的:“江郎才尽!!”

    贾芸瞬间懵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太监和江郎才尽有什么关系?江淹是个文学家,同样也官至高位,但他真不是太监!”

    几个嘉宾老师也很不解,不过现场有一些人已经噗嗤笑了,还有一些掌声响了起来。

    乐高高道:“您看网络么?”

    “不看。”

    “网络中作品都是一两年甚至好几年连载的,每天更新,要是作者某天没更新的话,这种情况叫断更,如果写了一半,后续内容不写了,这叫太监!”

    “哦!”贾芸似懂非懂道。

    乐高高道:“他经常太监,总说自己写不下去了,这不就是江郎才尽么?还有一些读者朋友要给他寄刀片的。”

    “寄刀片?好吧,我和你们的世界有代沟啊,几位老师知道么?”

    这几位老师哪知道啊?三位中就潇潇年纪最小,还是芳龄,但她也不看网络。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还是有很深的隔阂的。

    目前比分4:3,惊叹号组合还差1分就可以满足现场所有人的期盼了,两个人全身上下笼罩着必胜的光芒,甚至乐高高还有点儿小傲娇地向李凡说了一句:“加油哦!”

    下个成语:

    李凡看了一眼比分,又看了看惊叹号组合,心道那就加油!他给出双音节:“完璧!”

    彭仁皱了皱眉,首先想到了完璧归赵,然后脱口而出:“物归原主?”

    4:4,再平。

    比赛进行到最后的一题之差。

    惊叹号组合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高度集中,李凡/彭仁组合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成语:

    史前想了一下,给出双音节:“半子!”

    女婿为半子,这个提示给的好。

    乐高高认真思考了一下:“东床快婿?”

    不对,比赛继续。

    彭仁微微笑道:“弄玉。”

    李凡不假思索:“乘龙快婿!”

    比分5:4,李凡/彭仁组合以1分的微弱优势获得了这局的胜利,并以大比分3:2直接晋级半决赛比赛。两个人松了一口气,互相击了一下掌。

    现场观众一片叹息,本来以为会出现的“奇迹”差之毫厘溜走了。

    贾芸双手摊开:“什么情况啊?你们这么希望李凡/彭仁组合狼狈地输一次啊?”

    现场满满的都是肯定的回复。

    这次比赛真的很悬,惊叹号组合发挥之出色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这已经超越了他们自己的想象了。

    也许对于李凡/彭仁组合来说,这场比赛没什么,就是差点儿小阴沟里翻船而已。不过乐高高/史前则不这么认为,对于他们来说,这无疑给了他们巨大的鼓舞作用。

    和李凡/彭仁组合熬斗到最后一个题,这什么概念啊!你甭管是不是有幸运成分在吧,但如果最后一个题老天眷顾他们的话,是不是就将李凡/彭仁挑于马下了?

    对于惊叹号组合来讲,这场比赛太酣畅淋漓太有鼓舞作用了,他们已经燃起了冲击奖杯的强烈信心。

    这就是和高手过招的好处,输是合情合理的,但要是比分接近,对于实力略差一方一定是有鼓舞作用的。

    “真悬啊!”彭仁擦了擦额角的细汗。

    李凡也没想到会和惊叹号组合战得难解难分,好在赢了,两个人回到休息区,神情轻松地观看其他组别的比赛。

    这就是先比赛的优势,是死是活干净利落,此时在场的所有人就他们两个最悠闲,完全沦为看客。

    舞台之上,比赛继续,萌萌/黄诞对阵蒋菲菲/孟彤。

    ……

    成语:

    萌萌:“坐在大树边等长耳朵!”

    黄诞:“守株待兔?”

    成语:

    萌萌:“杨贵妃!”

    黄诞:“倾国倾城?”

    成语:

    萌萌:“屁股上都是刺!”

    黄诞:“如坐针毡?”

    成语:

    萌萌:“做美容美甲费钱的那个!”

    黄诞:“三头六臂?”

    ……

    现场一片笑声接着另一片。

    李凡捂脸,这丫头太搞了吧,还做美容美甲费钱的那个!能不费钱么,三张脸六只手!

    大家就纳闷儿了,为什么不直接说哪吒呢?不过管他们呢,人家能懂就好。

    舞台上,贾芸纠正道:“张萌萌,倾国倾城指的谁?”

    “杨贵妃啊!”

    贾芸再问黄诞,“你呢,指的也是杨贵妃?”

    黄诞抬头瞥了贾芸一眼,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是李延年的妹妹好不好?汉武帝的老婆李夫人。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好嘛,让你们安到杨贵妃身上了!”

    大家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没想到两个人都记错了,然后错错相遇就把这题轻松拿下了,歪打正着,这……

    母女花组合继续挑战。

    成语:

    蒋菲菲:“说你一直后悔生我!”

    孟彤错愕了一下:“啊?没后悔啊!”

    全场大笑。

    “说你一直想要个儿子!”

    “传宗接代?”

    成语:

    蒋菲菲:“我爹永远是我爹!”

    孟彤:“什么?听不懂!”

    蒋菲菲“呃……你没给我换过爸爸!”

    ……

    噗!

    哈哈!

    在这两组对抗中,录制现场所有人笑得肚子都疼了。

    尤其是笑点低的那个,已经将头埋在双股之间,秀发如瀑布一般垂下,裸露在外的玉肩剧烈抖动着。

    李凡正笑得来劲儿呢,王亮给他一张纸条,悄声道:“那边媒体席《女人范儿》传过来的。”

    李凡抬头望了一眼,只见那边儿有个女人偷偷向他挥了挥手,很热情。

    什么事儿?李凡画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