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章 给你们上一课
    舞台之上,聚光灯下。

    一个翩然而又俊朗的大男生侃侃而谈。

    “以前,我遵循前人的注释,也同样认为杜甫在712年至735年的诗歌都没有保存下来。不过,现在我改变了这个观点,认为这首《江南逢李龟年》系年于735年,甚至更早。之前我说过了,此诗作的风韵,我相信应该作于杜甫东南游历时期……”

    李凡说得兴起,直到发现演播厅里1000余双眼睛盯着他并呈现完全不知其所云的状态时,他略显尴尬地说:“抱歉哈,大家见笑了,一家之言而已。”

    肖老立马抛出自己的观点:“其实我认为《夜宴左氏庄》应为第一首:林风纤月落,衣露静琴张。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忘。”

    肖老吟诵完后解释道:“杜甫在南方游历了几年,他可能已经学会了足够多的吴方言,能够理解吴咏,我倾向于认为,如果将此诗系年于南方游历结束的735年暮春,它将变得极富意味。如果按你的分析,这两首诗可能谁早就未必了。”

    李凡直言道:“肖老,我觉得您说得有道理。但也不能肯定,在别的地方,也未尝不能“闻吴咏”。临近考试才来“检书”,像当下某些临时抱佛脚的考生似的,似乎不大像杜甫的做派。在外地旅游,带许多卷轴书籍,很是累赘。这样看来,《夜宴左氏庄》恐怕并非作于南方游历结束的735年暮春,而更可能在稍晚些的时候。”

    肖老一时之间不说话了,陷入思考之中。

    而李凡,依旧滔滔不绝:“诗圣杜甫的诗现存一千四百多首,绝大部分是他四十岁以后的作品;而事实上杜甫从事诗歌创作甚早,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到十四五岁,已经出游翰墨场了,在当地诗坛上崭露头角。稍后更有了“李邕求识面,王翰愿为邻”这样这样的盛名……”

    几位嘉宾老师都不说话,也不打断,就那么静静地听着,然后偶尔皱眉,偶尔目露惊喜,偶尔摇头并不赞同。

    观众们都傻了,根本不知道谁对谁错。

    “到底哪首诗是杜甫最早的作品啊?”

    “你问我我问谁?我就一文盲!”

    ……

    “你说谁说的有道理?”

    “李凡!”

    “为什么?”

    “你记住了,谁话痨谁有理!”

    ……

    “听懂了么?”

    “没!”

    “那你沉什么思?”

    “后悔没多读书啊!”

    ……

    其实无论是研究古人还是历史,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李凡有自己的思考和分析,他读得书太多了,毕竟前世是北大图书馆耗子啊。他有他的依据和道理,这份分析给了几位老师新的思路。

    李凡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好像不大对头,有点儿过分了啊,这毕竟是成语大会录制现场。

    他连忙打住道:“各位老师,这就是我的拙劣的想法,大家见笑哈!”

    肖老放下专注的眼神,笑呵呵道:“一点儿都不拙劣,你的思路很新颖,有理有据,当然,这也不是说你分析的就一定正确。毕竟,历史或者史书都可能是假的,咱们也都是各有各家之言,不过你说的,我给你点赞,给了我新的启迪。”

    李凡连忙说道:“肖老,您这是折煞我了。”

    “那好,咱们私下再探讨。”

    “不敢当不敢当!”

    两个人在这互相恭维。

    京大古代文学博士张磊一时之间有种感觉,就是这小子仿佛有当教授的本领。当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他立马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瞎想什么呢,这不过是一个很有自己见地的天才少年而已。

    不过小玲老师可有点儿真的恍惚了,这……可以教自己了,自己完全达不到这种境界啊!

    掌声响起,三位嘉宾老师带头鼓掌。

    这掌声热烈、持久、夹杂着叫好声,还有羡慕嫉妒恨的无可奈何!

    能和著名大学文学院院长交流学术问题,这实在太拉风了,你先别管人家说的对不对,起码人家能说出来啊,能自圆自话啊,而且,听那肖老的意思和几位嘉宾老师的表情,应该很在理的。

    想想自己,广大观众很汗颜啊,他们和院长见面能怎么交流?——“您吃了么?”“您老身子骨挺硬朗啊?”“您老今年高寿啊?”……也就诸如此类了吧?

    掌声停歇,贾芸连忙拉回节奏:“哦对了,咱们这里不是《百家讲坛》,咱这是《华国成语大会》啊,现在比赛继续。”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整个比赛的走向完全改变了,小玲老师和顾亚婷好像还没从刚刚李凡的那一套“学说”中走出来,结果……

    “成语原文原句是?a,似梦似真,似花非花;b,彼其之子,美如玉;c,落英缤纷,佳玉美人。请抢答!”

    砰!绿灯亮!

    李凡朗声道:“c,彼其之子,美如玉。”

    “好,恭喜李凡/彭仁组合,以3:1再次守擂成功,以一己之力连下六城!”贾芸说完感慨万分,“实力啊,这就是毋庸置疑的实力啊!”她又转向小玲老师/顾亚婷,“我看你们两个有点儿反应迟缓了,你们不知道这个原句么?”

    小玲老师坦言道:“我倒是知道,但没反应过来,这句成语出自《诗经》。”

    顾亚婷道:“我也没反应过来,脑袋有些乱。”

    贾芸道:“你们是不是被他刚刚关于杜甫第一首诗的分析给镇住了?”

    小玲老师点了点头:“他这叫杀人诛心啊!欺师灭祖!”

    “我说过什么,朋友当不成了吧,恭喜李凡/彭仁组合。”

    李凡和彭仁刚一回到战队,队员们兴奋得差点儿把他们两个扑倒,连在最后排的黄诞都不时地抬头向前张望。

    “太牛了!”

    “一站到底啊,老弟!”

    “咱们队里有你们两个,那还不百分百全队晋级啊!”

    ……

    见王亮又要照他脑门儿来一枚唇印,李凡连忙闪人,这都什么野兽风啊!

    (ps:深情感谢黑灯幽鬼、宇后、大男人啊、等待的星星各位大大的打赏,拜谢各位!黑灯幽鬼大大的堂主加更这几天给您搞定,您别嫌晚哈,没存稿,又不敢快写,怕本来就平平的质量再次下降。

    另外,各位读者大大们,咱们的书扑惨了,本来在第一个推荐的时候,乘风破浪势如破竹,不过上了强推则立马完蛋了,苦呀,蒙圈状态,压力山大,还请各位大大多多帮忙,寻求各种支援。如果新的读者朋友看到这里觉得没什么意思想要点叉,恳请您先别急,后续剧情更精彩!拜谢各位啦,新人新书,还请各位大大多多照顾一下。拜谢各位大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