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222号,我会打败你的
    走廊里。

    “这就是你说的平庸?”

    “我说过么?”

    贾芸质问杨威,杨威不认账了。

    两个人需要回到中控室,毕竟淘汰赛才刚刚开始,还有近千人在等着呢。

    ……

    室内20位选手也从一号门往出走,刚打开门,只见一群人围在那里。

    “嘿,哥们儿,里面刚刚怎么了,怎么掌声这么激烈?”

    “破历史记录了,呼,真是见了鬼了。”

    “多少破的?”

    “17秒!”

    ……

    还有人说17秒自己也差不多,一个胖妞叉腰道:“历史记录是27秒,你们进去体验之后就知道到底17秒意味着什么了!”

    还有问谁破的记录,然后刚参赛完的选手们指了指开门后第一个离开的背影。

    那个背影略消瘦,很高挑,像松柏一样笔直,又像一春风一样轻盈。

    “那个帅哥不是经常语文不及格么?”看来在大厅的时候这位朋友听到李凡他们谈话了。

    “不及格?打死我都不信!”

    “我也不信,你们知道齐东野语什么意思么?就算你知道,那深文巧诋呢,那室如悬磬呢?就算你有才华背过成语词典,那么就当我没说过,进去体验一下17秒能干嘛吧!”

    ……

    李凡出来之后到大礼堂找牛犇犇、张萌萌他们。

    “过了么?”张萌萌关切地问。

    “过了,不难,你们要放轻松,问题不大。”

    “你真过了?”牛犇犇睁大一对铜铃大眼道。

    “嗯,其实不难,这种淘汰赛一是考你的成语组合能力,二是考你的心态,你要是没自信慌里慌张的,你最多发挥出平时的五六成水平!”

    “凡哥过了我就放心了!”同校的学生也说,而心里在想:也没什么难度嘛!

    李凡又嘱托了几句后,刚要走,就听到门口有人大声道:“新的记录产生了,17秒!”

    礼堂里都是尚未参加的选手,并不知道17秒是个什么概念,大家只是羡慕了一下而已。

    “谁呀,你知道么?”牛犇犇问道。

    “呃……我要说是我你信么?”李凡挠了挠头。

    “滚,梦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滚到让我看不到你的地方。”

    “好,ok!”李凡说滚就滚。

    “凡哥,你用了多长时间啊?”牛犇犇突然问道。

    李凡此时已经走到大礼堂门口了,他笑道:“17′829″!”

    呼,又吹牛逼!

    牛犇犇对李凡无奈了,低下头翻开了成语词典,凡哥都过了说明这轮淘汰赛很简单,但也马虎不得啊,临阵磨枪吧。

    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青年人,他兴奋地对室内尚未比赛的同伴道:

    “嘿,我刚刚参加完比赛,特意回来告诉你们,有人打破历史记录了。”

    大家很淡定,毕竟刚刚有消息了。

    青年人接着道:“记录的成绩是17′829″!”

    牛犇犇、张萌萌以及同校的几个学生一起抬头,这个数字好像很熟啊。

    青年继续:“是个222号的小帅哥,嚯,那真是惊为天人啊,我们一组的,当时在现场的时候我差点儿就吓吐血了……”

    青年在讲述李凡的神迹,室内众人惊呼喧嚣,只有19中学的这几个学生愣在那里。

    而且,角落里还有一个大夏天戴口罩和帽子的年轻女性,她明显错愕了一下,愣住了。她的头发又黑又亮,茂密而又顺滑,很惹眼。

    只有他们几个在沉默,仿佛还在微微颤抖。

    “我说过他是有才华的,可你们不信啊!”张萌萌眉毛挑动,为死党开心。

    ……

    出了广电中心,李凡在附近瞎逛,这里是新的时空,李凡自然对万事万物很好奇,新品牌的车辆,没听过的化妆品,没玩过的游戏……

    在晃悠了一圈后,李凡肚子饿了,然后走进了广电对面的小餐馆里。

    此时餐馆里满满的都是人,大多都是刚刚参加完成语大会出来吃口饭的,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17′829″这个惊为天人的成绩,然后又经过了“艺术加工”,此时已经完全将222号差不多神话了。

    有人说222号在准备二次考核之前只说了一句话——“我的成绩会在18秒之内,如果超过18秒,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们的机器坏了。”

    小餐馆里惊呼一片。

    “这么神奇?”

    “嚯,还真就这么霸气啊!”

    ……

    李凡笑而不语,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么欠削的话?

    “小帅哥,你还笑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别不信,我当时就在现场!”有个年近40的大叔看着李凡说。

    “那您认识222号?”李凡笑道。

    “必须认识啊,那是我哥们儿,我这哥们儿除了丑点儿外,各个方面都很突出!”中年大叔一副惋惜。

    “丑人多才嘛!”有人搭腔道。

    “我怎么听说那是个绝顶帅哥啊?”

    “没有的事儿!”

    ……

    李凡笑笑,这时恰好空出一张桌子,他便坐了过去,叫了一份快餐后就狼吞虎咽地大快朵颐起来。

    片刻,有一股清幽的香气扑入鼻孔,不是饭香,是一种淡淡的高级香水的味道。

    李凡微微抬头,只见一个红裙子美女端着餐盘坐到了自己对面,一时之间,整个餐馆里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有的偷偷摸摸地不停地瞧几眼,再瞧几眼,有的厚着脸皮一直不错神。

    顾亚婷浑不在意,连李凡的正脸都没看一眼,独自一人一小口一小口地咀嚼着还算美味的菜肴。

    她长得非常白净,此时又映着一点窗外的阳光,竟然有了一种缥缈的美感。

    李凡这人对美女倒不太感冒,他的思想很成熟了,不至于见个漂亮女生就又流鼻血又抓狂什么的,此时他也就抱着欣赏的态度看了几眼,见对方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于是也就自顾自地吃饭了。

    顾亚婷吃得很少,也很慢,看来是个很精致的女孩,但李凡则风卷残云,不一会儿餐盘光光。

    “美女,谢谢你今天帮我忙!”李凡开口道谢。

    顾亚婷放下碗筷,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唇后,淡淡地说“不客气。”

    她站起身,姿态优雅,气质从容,移着款步走到了餐馆门口,引得无数人垂涎。她突然间回头道:“222号,我会打败你的!”

    餐馆内所有目光扭转,全部汇聚到了李凡身上,惊然失色。

    李凡抬头,和顾亚婷四目相接,然后他微笑着说:“加油哦!”

    顾亚婷走了,然后李凡要了一瓶矿泉水结账离开了,紧接着,小饭馆炸了。

    “他就是222号啊,敢情一直在店里听咱们替他吹牛逼呢啊!”

    “他倒是享受了,这小兔崽子!”

    ……

    “你不是说你们很熟么?还长得丑!”

    中年大叔闻言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逗你们的你们也信!”

    ……

    李凡来到家门口,犹豫良久,在心中酝酿了无数遍的爸妈后,他才推门进屋,毕竟管“陌生人”叫爸妈还是很难为情的。

    家里两室一厅70平左右,装修很简单,是个很平凡的家庭。

    现如今电视都流行起来五十寸开外的曲面产品了,而家里还是10年前买的老式大屁股彩电,沙发也是旧式的,这还是老姨搬家的时候送给家里的。

    李爸在小小的客厅里穿钎子,在为晚上出门炸串备货,李妈则抱着女儿果冻喂奶。

    家里虽然并不富裕,但很温馨。

    李凡抱过妹妹亲了一口,喜爱得不得了,这孩子长得太漂亮了,他几乎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可爱的娃娃。

    话说这两口子长相都很平庸啊,怎么就生出来这么标志的兄妹两人呢?

    其实刚生李凡的时候,老李同志一度以为老婆背着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还偷偷抱着孩子做了亲子鉴定,为这事儿李妈当初差点儿没将李爸挠成土豆丝。等到果冻出生的时候,老李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负负得正。

    李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然后对老爸道:“老爸,我们学校门外炸串的老张头好像这两天不干了,你去卖货呗,准比你在市场赚钱!”

    李爸叹了口气:“去你们学校?我才不去呢,给你丢人去啊?人家孩子的家长都是这个大官那个领导的,我这一个炸串的埋了吧汰的多丢人啊。”

    李凡连连摇头:“老李同志,你这话说得就不对,咱没偷没抢靠本事赚钱怎么啦?怎么丢人啦?咱赚得钱比那些领导干部什么的都干净一百倍,别看他们人五人六的!”

    李爸抬头,李妈侧目:这孩子怎么有这种想法?什么时候这么懂事儿了?这孩子怎么一进门就感觉怪怪的呢?

    李凡连忙逃走,内心疾呼:别看我别看我,我真不是赝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