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 这厮神了
    摄像机镜头内,印出一张精美绝伦的面庞。

    清秀、俊朗、五官立体端正,深眸熠熠生辉,纯澈而又迷人,仿佛随时都会放电。

    李凡满意地笑了,这具面貌咱说华国最帅有点儿太不谦虚了(虽然的确差不多这个段位的),但起码丢到演艺圈会燃,丢到歌唱界会炸。

    如今混进了文化圈子里,那自然是又燃又炸!

    主持人提醒道:“李凡,不用一直盯着镜头,别这么紧张。”

    紧张么?兴奋好不啦?

    外景采访完毕,上午10点整,录制今天的主题《千人淘汰赛》中的第一个环节——积木游戏。

    在广电大厦的礼堂里,导演给1000余名参赛选手讲述参赛规则:这关考察的是选手的成语组合能力。每人面前桌子上会倒扣24个刻着汉字的方块积木,选手需要将这些打乱顺序的积木拼成6个正确的成语。

    每组20人,用时最短的前10名选手晋级下一关,淘汰率达到50。

    李凡在地球时空中看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节目,所以并不陌生。他此时正翻看着牛犇犇带来的成语词典,这本词典的内容和地球时空里的不差分毫,成语是共通的。

    这个时空很有意思,它民国以前的历史人文等等整个社会背景和地球时空几乎一模一样,诗词歌赋李白杜甫都存在,除了有地名或者其他一些细微差别外,几乎两个时空是等同的。但到了近现代,两个时空就差别很大了。

    李凡正在心里对比两个时空异同之时,有工作人员进来喊号:“035、187、222……出来排队等待。”

    “横竖都是个2哟,凡哥,早死早超生!”牛犇犇道。

    张萌萌则举起了拳头,鼓励着:“加油!”

    李凡起身,笑骂了牛犇犇一句后来到门外排队。

    足足等了半个点儿,他们这一组才从大礼堂来到了楼下的录制室。

    室内一共20面桌子,桌子前面有计时器,桌子上则放着几排背面朝上的成语积木,选手完成任务后摁动桌子右上角的按钮时,时间暂停,绿灯亮,然后附近的裁判员负责核实,有成语拼错者需要继续拼凑,时间累计。

    嗯,和自己印象中的节目几乎雷同,没有陌生感。

    跟着工作人员,李凡来到了12号桌,他旁边就是在人群中非常惹眼吸睛无数的师大附中小美女顾亚婷。

    这丫头一看就是那种天性很自信的女孩子,她站在那里很淡定,很平和。

    而其他选手呢,要么目光不定,要么紧张兮兮,要么不停擦汗,更有甚者明显呼吸加快,手捂胸口试图平静下来,连工作人员都亲自劝他放松。

    李凡看了看周围千奇百怪的表情,心里头好笑,他呼出一口气,准备接下来的挑战。

    ……

    中控室内。

    总导演杨威看着屏幕里的各位选手,不无遗憾地说:“贾大美女,看到那个穿白衬衫牛仔裤的大男生了么,够帅气了吧?可惜就是肚子里没什么内容,成语水平太一般了,如果有才华一点的话,咱们也能用来宣传节目啊,现在的小姑娘见到这样的帅哥还不得疯了啊。”

    贾芸笑道:“从屏幕上看的确是很有型,不过又没拉近镜头——”

    “这个没问题嘛,”杨威拿起对讲机吩咐起来,“派两个摄像过去,定人拍摄,12、13号桌。给咱大美女看看小帅哥。”

    贾芸当了这么久主持人当然知道杨威在开玩笑,之所以给12、13号桌定人拍摄是因为这两个选手长得好看,非常有卖点,节目虽然定位为文化选秀类,但电视台也得吃饭啊,必须营造看点提升收视率,而选手的个人实力和魅力则是节目的核心卖点。

    其中有一面荧屏切给了李凡,他那张略显青涩但帅气逼人的面庞让贾芸也叹息一声:“真可惜了,不过他真的那么不堪?”

    杨威道:“两个字形容——平庸!接下来你就知道了,”杨威说到这提起对讲,“第18场录制,可以开始了!”

    录制室里现场主裁举手示意,所有选手立马进入状态。

    面对这一台“专属”摄像机,李凡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总觉得那位胡子浓密的大叔看自己的感觉怪怪的,就和那种相女婿的目光一模一样。

    随着主裁的一声“开始”,红灯亮起,开始计时,李凡来不及多想,抬起手就要排列组合。

    可是无巧不成书,还有一句俗语叫做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因为左右排桌子之间间隔并不宽裕,而且李凡右手侧就是师大附中的刘亚,两个人都有“专属”摄像机跟着,结果,两位摄像老师太专注镜头一不小心互相绊倒了。

    只听“哗”的一声,李凡桌上的积木一大半被摄像老师那粗壮的胳膊给挂掉了,四下飞落。

    糟了!

    李凡连忙低身开始拾捡积木,突然发现一只莹白的手也在地上帮他拾捡,他连忙挥手谢绝道:“美女,你去比赛,我ok!”

    摄像师心里很歉意,刚要帮忙,耳机里接收到声音,“你们都住手,让他自己来。”

    几个裁判员以及工作人员也都接到指令没有动,顾亚婷在裁判员的指令下也抬起腰回到桌面开始了比赛。

    总导演之所以让大家各守其位,其实一是怕整场比赛乱掉,没法进镜头,二是不能因为个体影响整体,李凡这个是因为摄像师摔倒之际刮碰影响的,可以对他进行单独考核一次嘛。

    此时中控室的美女主持贾芸道:“杨老师,接下来是不是会对222号进行单独考核,既能展现节目的灵活性和人性化,而且,还能给帅哥多一些镜头?”

    杨威笑眯眯地说:“你都可以当导演了。”

    他真是这么想的,这年代什么最重要?颜值啊!

    于是大家就看到了一个瘦高个四下里寻找积木的囧相。这里是比赛现场,没有人这时候和你讲大家友爱互助,此时都各忙各的,有几个积木就在两个参赛者的脚下他们都没提醒李凡。

    时间过去十六七秒钟后,他才将所有积木找全,然后下一秒所有人都懵掉了,只要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懵掉了。

    李凡将积木往旁边一推,深吸一口气,快速扫了一眼,所有字体顷刻间在大脑里排列组合完毕!

    然后只见他伸出细长的双手同时工作,每只手拿两个积木,像麻将一样快速摆好,第一个成语成功:,从拿起到摆放完毕用时2秒出头。

    双手继续协同工作,再次码好,第二个成语成功:,用时时间2秒不到。

    见到李凡第一次成功的时候大家还没太在意,等到第二次的时候:

    摄像师张大了嘴巴;

    不远处的裁判员皱起了眉头;

    杨导和贾芸身体前倾,脸色骇然,眼球一动不动!

    这速度……

    第三个成语成功:!2秒出头。

    第四个成语成功:!2秒!

    第五个成语::3秒!

    第六个成语::2秒钟!

    ……

    “啪!”

    李凡敲响按钮后,高高举起右手,绿灯亮!

    全场第一个亮灯!!

    他高大的身躯仿佛古松翠柏,昂扬而又稳定!嘴里微微呼出一口气,然后面带笑容不急不躁。

    裁判员心想你也不能因为时间不赶趟了就瞎排啊,她皱眉走了过来,只那么轻轻看了一眼,心里头就重重地受了一拳:妈呀,这是见鬼了啊!他根本就不思考么?整个过程就是把右边积木放到左边而已,然后就全对了?这不科学啊!

    而此时中控室那边已经炸开锅了,李凡的全程表现在荧屏里异常清晰地展现出来,他们是看得最直观的,也最惊心动魄。

    那个222号根本就没有过任何思考的表情,那两双大手就像被电脑控制的两个铁钳子一样,精准地定位每一个积木的位置,这其中的衔接时间之短令人瞠目结舌!

    中控室内一片惊呼:

    “我滴娘啊,让了别人十六七秒钟还第一个完成!太牛啦!”

    “这应该破纪录了吧?应该破历年记录了吧?”

    “请容我缓一下。”

    “我不相信!这一定是假象!”

    此时,贾芸脑袋有些晕,“我想我应该去现场看一下。”

    杨导依旧直愣愣地盯着屏幕,机械地回道:“你好像说的没错!”

    ……

    录制现场。

    李凡的手依旧在空气中直立着,像旗杆一样笔挺。没有裁判员的发话他还不能算成功。

    可裁判员呢,可美女裁判员在干嘛?

    一会儿看看桌面上的六个成语,一会儿看看高大帅气自信从容的李凡,她懵了!

    朱唇不住地颤抖,眼眸里有激动的波光,胸口起伏不定,终于在能稳定住情绪后,她颤抖着声音道:“成……成功!30′352″!”

    一声炸雷,整个录制室所有选手骚声一片。

    “安静!都忙自己的。”主裁看着这个成绩他其实也不平静了。

    这不是历年最好成绩,前年的冠军在这一环节中得到了27′282″,但可这是222号选手在重大失误下获得的啊,足足让出了16秒左右的时间。换言之,也许他能在14秒左右排出来?

    真这么强悍?是历史最佳选手折半的时间?他不信,他绝对不信!

    非人力可为啊!

    这时很多选手的成绩都出来了,顾亚婷在帮李凡捡积木的时候耽误了4秒左右,但成绩是33′525″,位列第二,第三名36′412″……

    此时顾亚婷那漂亮的脸蛋早凑了过来,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问号。

    李凡此时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是不是自己表现得太冒尖了,早知道低调点儿好了。

    李凡的记忆系统和常人是不一样的,他的眼睛负责摄入信息,大脑快速整合,就好像一台计算机成精了,把摄像头变成了眼睛一眼,你让其他人怎么比?

    而李凡之所以能这么快,还因为他有一双修长的大手,单手可以轻松控制两个积木,其他选手单手拿一个很轻松,但两个的话很费劲的,在这块儿李凡又大大节省了时间,如果他手小的话时间一定会久一些,会多那么四五秒钟,但这没办法,天赋问题。

    此时杨导和贾芸都匆匆赶了过来,盯着李凡上下看了不止三遍,那眼睛里的惊骇之色依旧分毫未减。

    李凡脸红了,不带你们这样的!

    突然,只听杨威低声道:“这把成绩不算,再来一遍!

    主裁也猛地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他不信邪,一定是走了歪运了!

    贾芸想了想:“我看可以!”

    呼,你们这是欺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