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洛杉矶爱情故事(11)
    2点之后看,2点之后看,防盗,防盗,防盗。

    从泰妍她们少女时代来到日本之后俊秀每天都过得是心惊胆战的,以前她们在韩国俊秀抱着一种山高皇帝远的想法。可最近他和结衣频繁的闹出一些‘绯闻’之后俊秀才感到了不妙,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说俊秀最近也觉得那个所谓的声明、解释、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女人拥有的第六感非常的敏锐。结衣其实已经察觉到了俊秀有着不止她一个女人,但她却因为‘爱’自我选择把这个‘苦’吞到肚子里不表露出来。接着就是顺圭也感受到了,就像顺圭说的那样,每次新闻出现之后就进行解释、声明,那是没用的,因为世界上没有谁是傻的,只是看那个愿不愿意摊开而已。

    俊秀在这段时间里真的没有过一天的安稳日子呢,好在是结衣这边在自己知道的情况下选择了沉默,不说出来,这才让俊秀的心稍微的安稳了那么一丁点儿。但,这始终都是一个埋藏在两人情感路上的爆弹,说不定哪个时候就炸开了,到时候依然还是伤。

    而泰妍这边俊秀就有点摸不透了。她是感觉到了什么之后选择了和结衣一样的沉默,装不知道吗?还是说她是‘反应迟钝’并没感觉到什么?亦或者她是一种到盲目的信任了?

    俊秀是真的猜不透。当然女人的心思嘛,就是这样的,除非她自己愿意让你猜的时候才会给予一点十分隐晦的暗示,能不能抓住那份暗示还得看男人自己的本事了,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懂得女人的暗示。如果女人不想让男人猜透时,她们甚至比奥斯卡演员的演技还要高超呢。

    真要是那样,除非你会读心术,否则你是一丝一毫的感觉都不会有。所以啊,想要猜透女人心,男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今天在来到了洛杉矶之后她们三人之间又相隔了一个大洋,所以俊秀也不想去想那么多了。他站在落地窗前感叹了一句之后就去了卫生间开始洗澡,换衣服。

    半小时之后俊秀穿了一条适合洛杉矶的休闲短裤,一双白色的帆布鞋,一件优衣库的印花t恤,还有俊秀必不可少的棒球帽,以及墨镜。不得不说俊秀确实是一个很负责的代言人呢,最近私下俊秀的印花t恤大多数都是穿的优衣库赞助的呢。结衣也一样,居家的舒适的服饰很多都是优衣库的。

    俊秀先到了车库坐在了车里等候着泰妍等人下楼,反正他已经通知了她们,自己的车只能坐五个人,加上他这个司机,意思是少女时代这边最多能走四位成员。最后到底要怎么决定,是石头剪子布?还是什么,这个得看她们的了。

    不一会儿,帕尼和西卡都带着淡淡的妆容下来了,她们依然是那身短裤t恤的简单且又清凉的打扮,而泰妍也穿上了短裤搭配着高帮帆布鞋(因为高帮可以垫)上身一件t恤,搭配着薄款的飞行员夹克。

    圆领夹克是俊秀很喜欢的一种服饰,因为这个衣服百搭,可以运动裤,可以休闲裤,也可以牛仔裤。根据不同的服饰颜色,以及简单的造型可以做出很多时尚的搭配呢。圆领夹克内搭带帽卫衣也是俊秀很喜欢的一种休闲穿着,最近这个穿着的方式在韩国十分的流行,很多新生代的爱豆都喜欢跟着俊秀这样的穿呢。

    而泰妍今天搭配的是一件俊秀最爱的款式的衣服,这或许就是一种‘爱’的表达吧?

    因为他爱,所以她也爱!

    泰妍也和她们一样穿着短裤下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面俊秀在说她们两人的腿好看的原因?三人的身高都是一种十分普通水平,但是,她们的腿型都非常的好看,特别是在短裤的衬托下可以微微的拉长腿长的比例呢。

    看着三人出现之后俊秀按下了车窗朝着她们招了招手,泰妍直接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帕尼和西卡就坐在了后座。俊秀发动了汽车朝着酒店外驶去,同时他也询问着她们三人:“怎么就你们三个呢?”

    帕尼笑着回答着俊秀:“我和西卡一间房,泰妍和顺圭一间房。前面泰妍问了顺圭去不去,顺圭说不去,所以就只有我们三个下来了。”

    帕尼她们根本就没有通知其它房间的人,或许是担心剩下的那个位置会引起‘血雨腥风’吧?与其这么多人来争夺,还不如就她们三人下来呢。再说了,她们队伍里购物欲稍微高一些的就只有西卡,她,秀英了。而秀英和允儿一个房间呢,秀英坚持要去,剩下的允儿怎么办?

    所以啊,能够上街对于购物欲极高的秀英来说,万一去不了还不如不知道这个事情的好。她们情愿在时候被她们埋怨,也不愿有谁心理不满吧?毕竟没有‘争夺战’出现,那么最后可以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俊秀嘛。这也是帕尼的小心思。

    从地下车库出来之后大家全都把车窗打开了,洛杉矶的阳光,以及这里的空气对他们来说都是充满了自由的味道,她们已经记不得好久没有这样出来逛街购物了。平日就算是休息能不出门的情况下,她们也尽量的选择不出门的。毕竟在韩国出门的话,对于现在的少女时代来说太不方便了。

    所以当从酒店出来之后有了一种逃脱感,坐在后面的帕尼和西卡心情也随之变得高涨了起来:“西海岸的阳光真好啊,感觉这里的空气都比首尔和东京要清新不少呢。还有海水的味道”

    “嘁~”听着后座的感叹,俊秀忍不住的发出了怪声:“海水味?海水什么味?咸咸的腥味?再说了,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所住的那个酒店距离海边有着很远的距离吗?这么远,海风还能吹过来的海水味?真是夸张!!”

    “oppa,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形容啊?”

    俊秀看着她们获得了那十分宝贵又十分难得的自由之后散发出来的一种无法收敛的愉悦,他也被感染得露出了笑容:“好吧,形容,形容”

    这个笑容真的是俊秀近期时间里笑得最为放松的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