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啊,她居然喜欢我?
    1点之后看,1点之后看,防盗,防盗,防盗。

    爱情有时候会产生出来一股冲动,而很多人是控制不了这股冲动感的。长泽雅美就是这样的人,在那股冲动的情感上头之后她哪里还会去想那么多后果?说句好听的这叫做跟着心走,是的,那股冲动出现之后‘心’会促使着她去那个距离他近的地方,所以长泽雅美趁着自己电视剧结束之后的空闲,她直接坐上了飞往韩国首尔的飞机。

    飞机升空,她从机舱内的窗户看到了不远处的那颗又亮又圆的月亮时,原本的那股冲动也在此时此刻消散了不少,冲动退却后的那股浓浓的后悔情绪一股脑的冲了上来。长泽雅美看着窗外的月亮懊恼的说道:“我是疯了吧,应该是疯了,怎么突然的就想着去韩国了呢?”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时的幻想总是那么的甜蜜和幸福,可实际呢?幻想始终是幻想,它不是现实,也不可能成为现实。什么俊秀开门之后看着她站在门口的惊讶和惊喜?扯淡吧,她连俊秀在韩国住哪里都不知道,甚至连打听都不知道该向谁打听呢。

    韩国的艺人她有认识的吗?没有,一个都没有,就算有,又有什么用,她认识的就一定认识俊秀了?她认识的就一定知道俊秀住哪里了?要知道不是非常非常亲的朋友怎么可能知道对方的住址呢?所以俊秀的住址打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不全然是不可能,只是看长泽雅美知不知道方法而已?

    俊秀的家庭住址其实很多粉丝都是知道的,可千万不要小瞧了韩国粉丝们的侦查能力,有时候粉丝们的能力都可以和米国的‘情报局’相媲美了。粉丝知道归知道只是俊秀住的地方管理太过于严苛,她们都进不去而已,在加上东方神起的事情发生之后粉丝团的人心也分离了很多,所以她们现在才很少有人选择去堵俊秀了。

    还有一点就是俊秀从来不收取任何粉丝的礼物,除了粉丝信。而且粉丝信什么都是寄给公司,不可能说寄到俊秀家的住址去,因为就算寄过去了,俊秀也不会去查看信箱的,他的住家信箱都是由经纪人在打理。比如缴费什么的都是经纪人,粉丝们都是清楚这一点的,所以

    而长泽雅美并不知道韩国有着这样的渠道,因为在日本来说艺人们的住址都是格外保密和小心的。粉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自己喜欢的艺人的住址的,而且在日本这样堵门是绝对要被告的,所以在日本是没有粉丝会去堵门的。

    不知道俊秀的地址,长泽雅美又即将去到那个人生地不熟,甚至自己连韩语,英文都不会的国家,她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了?

    坐在飞往首尔的飞机上她是心乱如麻的,真不知道自己到了那边之后能够去哪里?不过,现在飞机都在天空之上了,就算是长泽雅美想要反悔也完了。

    长泽雅美带着焦虑经过了两小时的飞行落地了仁川国际机场,站在机场内长泽雅美打开了自己的电话懊恼至极的翻阅着手机上面储存的号码。第一个,她自然是给俊秀打了过去,然而俊秀的电话接通了,可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因为俊秀此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如同‘昏死’一样的睡着,外界的任何声音都不能阻止他的睡眠。电话,不停的震动,不停的响,可是他根本听不到。

    “完蛋了,我怎么突然跑来韩国了?我真是笨蛋,笨蛋,大笨蛋!!”后悔,现在她再怎么后悔也没有用。韩国这边已经是深夜了,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没有航班了。

    好在是机场里面是有着日文的指引的,长泽雅美只能拖着自己的背包,拿着她的lv失魂落魄的朝着门口的银行走去,目前的首要是换钱,没有韩元她在这边可是寸步难行呢。

    换钱,取日文地图,长泽雅美真的只能把自己这次的冲动当做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除此她真是别无它法。

    长泽雅美换了10万日元现金坐上了出租车,她指了指地图上面的新罗酒店。因为地图上面新罗酒店的介绍是坐落在韩国知名的南山塔下,而长泽雅美既然把这次来韩当做一次旅行,南山这个韩国的旅行标志点就成为她最好的选择了。

    车辆行驶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长泽雅美心情也变得异样了起来,有种落空的感觉。特别是发现自己就算来到了韩国,闻着这个充满了泡菜气息的空气,也并不觉得自己距离俊秀有多近。

    进入了汉江周围看着江面的霓虹长泽雅美宛如自己回到了日本似的,她这才发现城市的霓虹原来在每个城市都是一样的。唯一的变化就是这里的广告牌上面的字体改变了而已。看着好不认识的字体她觉得陌生,可是又有点熟悉,长泽雅美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复杂的感觉。

    车辆就那样行驶着来到了繁华路段,一张俊秀拿着啤酒做着k的超大幅广告牌吸引了长泽雅美。她嘀咕了一句:“俊秀!”

    日文‘俊秀’的发音和韩国很相似,所以这个司机就笑着朝着长泽雅美说道:“俊秀,我们韩国的超级明星,我老婆超喜欢看他出演的电视剧,电影,最近的我都去影院看了,非常好看呢。俊秀,可了不得啊,他可是得了总统奖的人呢。今年上半年有新闻说‘俊秀在世界上的名气,带动了韩国的旅游业呢。’我可是在机场拉了很多俊秀的国外粉丝呢。”

    长泽雅美完全听不懂这个司机在说什么,只觉得他说了很长一串天书,她唯一听懂的就是‘俊秀’二字而已,她朝着司机抱歉的说着日文:“对不起,我听不懂韩语。”

    或许这就是‘鸡同鸭讲’的完美诠释吧?

    司机听着长泽雅美的日文,他只能苦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又日本人啊?最近日本过来追星的也太多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