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寻找俊秀三万里
    1点之后看,1点之后看,防盗,防盗,防盗。

    当一个人自己想要去买醉的时候他是不会给自己留余地的,就连想要保留最后一丝的清明回家的余地都不会留。俊秀此时就是那样的状态,在日本,在那个没有人能够听自己倾诉的城市里,他连喝酒都不敢放开了,因为他怕酒后失言。

    而今天好不容易回到了韩国,身旁又有着自己最亲密的朋友时俊秀终于放下了自己一直保持着的防御心。所以他是放开了喝,彻底的把自己心中压抑着的‘故事’摊出来说了。在日本没有可以和他聊这个事情的人,今天终于可以说出来了,或许是那块石头在这段时间里压得俊秀连喘气都觉得郁结了吧?

    放开之后换来的就是酩酊大醉,醉了好,醉了暂时就不用去想那么多了。哈哈已经趴下了,而俊秀也用手撑起了沉重的脑袋,就在顺圭那担心至极的电话挂断之后俊秀看着手机上的一通红色的未接电话,他直接就拨打了过去。

    在拨通那个红色未接时俊秀都没有看清楚名字呢,反正有名字的来电就不是陌生号码,管它的。就这样俊秀的电话拨通了日本东京。

    长泽雅美看着俊秀回过来的电话时,她的心空哒空哒的狂跳了起来。心动,激动,在这个瞬间里汇集在了一起,仅仅是一个俊秀的回拨让长泽雅美激动得不知道怎么形容了。都说爱情会使人盲目,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因为她此时就是出于盲目的时间里

    她对俊秀的一见钟情蒙蔽了她的所有理性,前面的未接,此时的回电,在长泽雅美的心中自然的找到了前面未接的对应思维。前面俊秀肯定是在忙工作,所有才没有接听到自己的电话,现在忙完了,他终于腾出时间给自己回复电话了,当然这一切都是长泽雅美个人的幻想。

    她带着激动的心情接起了俊秀的电话,她把声音都变得极其的温柔起来:“莫西莫西?”

    俊秀这边只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极度的陌生,所以他就询问了起来:“你谁呀?为什么打打电话给我?”

    俊秀在听筒里面的声音,让长泽雅美在电话这头都感到了浓浓的酒精气息:“俊秀桑,你喝酒了?”

    “喝酒了,是啊,喝酒了,你谁呀?”

    俊秀带着酒意的再次询问长泽雅美是谁时,这让她多多少少的感觉到了一丝心酸:“你你电话上面没有我的名字吗?”

    “名字?有名字,就是有名字我才回的呀,陌生号码我还不理呢,是是日本名字呢。啊,忘了这个名字怎么读了。mi?麻酱?”

    听着俊秀念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长泽雅美真的是哭笑不得了,他居然醉得连日文都不认识了?好吧,你是韩国人,你酒后短暂的失忆不认识日文能够理解,现在通话没问题就行了,长泽雅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喝了多少呀?”

    “喝了多少?不多,不多,就几瓶烧酒而已,几瓶,没喝多少。放心吧,我还没醉呢,只是我的友达醉倒了,哈哈哈,我可是很能喝的。”

    “?”俊秀嘴里的几瓶烧酒真的是把电话那头的长泽雅美吓坏了,日本也有烧酒卖的,她可是清楚这个酒的后劲是有多么的猛烈。而且在俊秀说出他朋友醉了,他还‘没醉’时,长泽雅美剩下的全都是对俊秀的担忧了。

    “?哈哈哈,我我没醉,放放心吧,我可以一个人至少要喝六七瓶呢。”

    俊秀不停的说着自己没醉,其实这就是已经醉了的表现,几乎绝大多数的酒鬼都是这么说的,醉的时候坚持说自己没醉!!

    长泽雅美听到俊秀的话,已经完全的确定他已经醉得不行了,所以她担心的询问着俊秀:“你在那里呢?需要我来接你吗?”

    “我在那里?当然是在弘大了,弘大!”

    “弘大?”

    “嗯,你不知道弘大吗?我晕你,弘益大学!”

    “弘益大学?有这个大学?”

    “怎么没有?不是吧我说你是韩国人吗?弘大都不知道?麻浦大桥的北边,弘益大学!!”

    长泽雅美在电话那头都被俊秀说得懵了,她本来就不是韩国人啊。不过,她总算是清楚俊秀在那里了,他现在在韩国呢,并没有在日本。

    不过,处于对俊秀的关心,她还是提醒着俊秀:“你喝这么多,没有通知经纪人吗?”

    “经纪人?没有经纪人,只有朋友。和朋友喝酒叫经纪人干嘛,私事都聊不了,烦。要来就来,不来算了,反正我们在弘大喝酒,挂了!!”

    嘟嘟嘟电话的忙音出现了,这让长泽雅美都差点崩溃了,她抓着手机就那样看着:“什么呀,撒酒疯呢?还问我来不来?你在韩国呢,我来干嘛?我来你人都不见了!”

    俊秀挂断了电话之后,他的电话再一次的响了起来,他不耐烦的接了起来:“呀,你有完没完,保险推销吗?这么执着,我在弘大,弘大,你要来就来,不来拉倒。”

    电话那头的经纪人完全的处于懵逼状态的说道:“俊秀啊,我,你在弘大那里?”

    “不知道。挂了!”

    俊秀再一次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把电话装进了自己的衣兜里,他摇摇晃晃的从座位上起来之后朝着门口走去,打开包间门之后他朝着门口叫了一句:“老板,买单”然后他就坐在了地板上等着老板进来。

    醉了的人,坐着就想躺着,俊秀就直接的坐在了门槛上朝着后方倒了下去。然后,没有然后了,他后来什么都不知道了。

    老板这边接到了买单的呼声之后来到了包间,看着地上躺着的俊秀,还有在桌子上面趴着的哈哈,她只能苦笑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啊?谁买单啊?”

    好在是俊秀这时手机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老板不得已只能从俊秀的身上摸出了电话,好在是这个电话是经纪人打过来的。

    经纪人询问了这里的地址之后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