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醉后的通话
    10分钟之后看,10分钟之后看,防盗,防盗,防盗!

    酒精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像是‘止痛片’一样,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的疼痛,烦恼。年轻人分手之后的心痛会用酒来麻醉自己,年纪大一些之后生活职场上面的种种烦恼也可以用酒来消愁,舒压。不过,酒的效用也仅仅只是暂时的。酒醒之后心痛依然,而且还加上了一份头疼。

    哈哈的寂寞,俊秀的心烦,两人的问题都不会在短时间内马上就解决。倒是哈哈的这份寂寞比起俊秀的烦恼来说好解决多了,毕竟现在的他也算是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人了,所以在将来的择偶方面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哈哈现在所需的就是等待,等待着那个缘分的到来而已。

    而俊秀呢,他的问题就严重了。从他自己踏错步之后一个情感的风暴就慢慢的开始汇聚起来了,风暴之后必然会遍体鳞伤。如今俊秀是都舍不得,都不想放弃,那么最后的伤害必然要三个人来承担,就算其中的两人可以顶过这一次的风暴,但情感也产生了裂缝。

    爱情有时候如同玻璃制品一样,它是璀璨的,美丽的,但同样也是易碎的。一旦玻璃出现了裂缝,那么总有一天它也会破碎吧。很多人都说‘深爱’可以让人记着是一辈子,同样由爱生出来的恨也会记着一辈子。

    爱也好,恨也罢,它们都是需要见面之后才会迸发出来的情愫。有句话说‘忘记爱最好的方式是时间?’或许这个‘时间’指的是不再见面,甚至连消息都不要听到那就最好!

    恨亦是如此,时间可以让一个忘记去恨一个人。可最终的前提都是‘忘’,不相见之后那份回忆之中的所有情愫都就会被埋葬。被埋藏在脑海里,而这份回忆之中的爱,恨,在不见到关于这个人和物之间有联系的就不会被勾起。

    俊秀呢,他对她们二人都用心了,所以他如果不在她们二人彼此知道这个事情之前做一个了断,那么这个事情绝对会有人受伤!

    “俊秀啊,我看到你如此的纠结,我也就知道你对她们两人都是用了心的。当然爱情确实需要我们去用心,这点很好。可不管怎么用心你始终都是脚踏两条船,而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船’是会翻的。说实话,我情愿你在日本那边无伤大雅的‘玩玩’也好过这样用心。现在现在怎么办?”

    哈哈此时说的这些道理俊秀都懂,可是爱情这个东西真的是能够控制的吗?能够控制的爱情,还能叫爱情吗?事已至此,俊秀悲痛的苦笑着仰头就是一杯烧酒下肚:“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能我能怎么办?”

    “原本我想说什么长痛不如短痛的,可是看到你的纠结我知道这次的痛都是属于‘长痛’是痛彻心扉的痛,怎么~~办~~~!!”

    还是那句怎么办,这一个无解的问题。只能面对,不能拖的问题。拖得越久痛得越久,心中的愧疚和抱歉也会持续得越久。

    俊秀摇了摇头表示着不知道怎么办,他只能用‘酒’来‘寻找答案’,两人沉默了好一阵,闷声不说话的你一杯,我一杯,桌面上的菜盘子空了,而且空酒瓶子越来越多了。哈哈已经搭耸着脑袋的晕乎了,而俊秀也好不到那里去,他喝得比哈哈多,再加上俊秀是故意买醉的,所以此时的他也差不多醉了。

    哈哈趁着自己最后一丝的清明对着俊秀说道:“俊秀啊,这个事情只能选择‘切一刀’同一边,至少还留着一边不是吗?如果你自己下不了那个狠心,那么这个事情绝对会有受伤的人!!”

    切一刀,一刀切,俊秀当然也知道这是一种最好的选择。可是那一刀该切向谁?如果能一刀把自己劈成两半多好的,这样就可以一半给泰妍,一半结衣了。

    然而这一刀到底切不切,俊秀已经不知道了,因为两人就一盘血肠和内脏就已经消灭掉了一件烧酒。哈哈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已经完全的醉了,他扑在了桌面上开始睡了,而俊秀也松搭着眼要睡不睡的,脑袋里面完全是一团浆糊,酒精的麻醉让他整个人现在轻松了很多,因为头晕就不用去烦恼了。

    俊秀手撑着沉重的脑袋,眼睛要闭不闭的。就在这时他兜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已经醉酒后的俊秀这次来电都用不着看就直接接听了电话:“谁呀?”

    电话那头传出来的是李顺圭的声音:“我就知道,你回了韩国就会醉,果不其然。泰妍,你有什么和我哥说的吗?”

    听到‘泰妍’二字,俊秀满嘴的酒话朝着电话那头说着:“哈哈哈,原来是我最最最爱的泰妍啊。我爱你,非常非常非常的爱你,你知道吗?”

    电话那头进入俊秀的听筒里面的尖叫不断,紧接着俊秀就依稀的听到了泰妍那温柔的声音:“oppa~你这是喝了多少啊?经纪人在旁边吗?”

    “经纪人?我旁边不是什么经纪人,我旁边是haha呀,haha,河东勋!”

    “真是要疯了。”李顺圭郁闷的朝着俊秀叫了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紧接着远在日本的李顺圭给俊秀的经纪人打去了电话:“我哥醉得不行了,你打电话去接他吧。估计哈哈oppa也醉死了。”

    而俊秀呢,拿着自己被顺圭挂断的电话不满的叫着:“这个李顺圭没大没小的,居然敢挂我的电话。不行我得打回去,额,未接来电?未接?谁呀?”

    眩晕之中的俊秀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拨通了前面打过来他未接的长泽雅美的电话。

    远在东京的长泽雅美躺在浴池里面泡着澡呢,突然放在旁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快速的拿起了电话,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俊秀’她心中的喜悦瞬间的荡漾开来。

    俊秀这个时候给自己回复电话了,这不就说明前面他肯定是在工作,所以才没有接到自己的电话,不是吗?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