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见丈母娘(下)
    点半之后再看,点半之后再看!防盗,防盗,防盗!!!

    俊秀站在洗手台前接着结衣的电话是瞬间头都大了,泰妍,结衣,绯闻,家人,越是自己不想发生的事情全都一股脑的在这个时间段来了。所有心中不愿意出现的事情,好像有着一双无形的手偏偏的推动着命运朝着那个方向前进。俊秀在谁都不愿意放弃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隐藏,竭尽全力的隐藏,可是一切都没有按照着他心里所想的方向走。

    卫生间外面的她们和泰妍,电话那头的结衣和家人,这仿佛是老天都在和他作对呢。结衣的家人,早不来玩不来,偏偏今天爆发了新闻的时候来。结衣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泰妍等人全都在家里的时候说,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

    俊秀捏着电话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呼出之后对着电话那头结衣的姐姐说道:“没有的,没有的,我这边已经结束工作了。你可以把地址发给我吗?我这就过来!”

    “哦,这样啊,那我一会用结衣的手机把我们现在的地址给你发过来吧。”

    挂断了结衣的电话之后俊秀还是站在洗手台前,因为他答应了过去,可是在家里的泰妍和她们又该怎么办呢?让她们继续的待在这里,而自己这个主人却说有事情要出去,如果她们问起自己这个时间去哪里呢?那又该怎么回答呢?是应酬?还是什么?

    而且在韩国俊秀都没有什么应酬的习惯呢,除了和自己哪为数不多的几人喝喝酒什么的,他的日常里哪有什么商业应酬?当然他的名气到了那个等级之后也用不着去附和应酬,舍得花钱请他代言,或者出演电视剧、电影的都不需要他去应酬什么了,这些商业问题都会有公司的专业人员出马,所以他只需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应酬,至少她们是从来没有听到过俊秀说这个话。

    不管现在出门是不是真的‘应酬’,在此时俊秀都觉得这是一个绝对不能推脱的应酬!!俊秀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之后并没有朝着客厅的方向去,而是朝着楼上走了去,同时一边上楼一边对着她们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玩吧,刚刚接了一个电话我现在得出门一趟,电影剧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在一块儿聚餐。”

    听着俊秀从卫生间出来之后说着要出门,这让她们都很诧异呢。她们还以为他是因为孝渊不合时宜的说了一些话题影响了气氛,还是什么的。这才故意的说要出门,实际上是在下逐客令?如果真的是因为这样的话,那就太小气了,太小题大做,或者说是真的有问题了,于是泰妍就开口询问了起来:“诶?电影不是有杀青宴吗?怎么这会儿又搞什么聚餐?”

    俊秀刚刚走了几步楼梯之后听到泰妍的询问,他只能停下了脚步转身对着她们摊了摊手故作无奈的模样说道:“电影结束之后我留在美国了啊,我没有参加杀青宴呢。听导演说上次的杀青宴有着很多的工作人员都在工作,没有完整的出席。因为我们电影的拍摄时长跨度比较久,工作团队的不少人员在拍摄了札幌的戏份之后又接了电视台的工作,所以今天特意的补一次。哦,我们电影是电视台投资的,很搞笑吧?”

    俊秀故意的说出投资商是电视台,这让她们瞬间理解为什么当时杀青宴的工作人员没有完整出席的原因了。电视台投资必定是让台里的工作人员协助拍摄,在结束电影拍摄之后他们还有电视台本身的工作嘛。

    而崔秀英马上就回击着俊秀说道:“韩国的电影最大的投资商不就是经营电视台的吗?这有什么搞笑的?”

    而俊秀苦笑着对秀英解释起来了:“又在打胡乱说吧,你?j娱乐不仅仅是电视台的营运者,他们还有着自己的电影事业部。在那里关于‘电影’什么的都是那个独立部门完成的呢,加上他们还有着韩国最多的电影院呢。这和电视台投资然后去影院投放是两回事呢。行了,不和你们聊了,我得上去换衣服了,你们在这里玩吧。”

    在俊秀上楼之后她们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每个人心中都是充满了疑问。她们真的以为是俊秀在金孝渊说出了那样影响氛围的话语时才选择这个时候找着借口要出门的。

    然而在大家相互看着眼色的时候李顺圭就说话了:“你们不会真以为是孝渊的原因吧?我可以打包票的说肯定不是,我哥可没有这么小气,不会因为你们看着八卦新闻就怀疑他就生气。还有我哥估计是很早就接到了要去聚餐的通知,你们没有发现我哥在吃饭的时候没有喝酒吗?”

    顺圭最后的一句这才让她们真正的放心下来了,俊秀出了名的酒鬼,他今天在吃饭的时候没有喝酒,这可是她们第一次见到的情况呢,只是当时大家都在吃饭,加上她们少女时代又不喝酒所以没有察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顺圭说得很有道理,他和她们吃饭没喝酒,不就是为了迎接接下来的‘战斗’吗?

    然而俊秀来到楼上之后看着房间里面并不是很多的衣服,特别是没有一套正装时他才开始郁闷了起来。从那边拿衣服过来的时候他都选了一些比较陈旧的服饰,并没有把那些常常穿的衣服拿过来呢。

    前面泰妍也见过俊秀的衣帽间了,里面的衣服确实不多,当然泰妍也是能理解的,因为她过来的时候也没有说像搬家一样的拿很多衣服出来,毕竟这里是东京,不是首尔。

    俊秀随意的挑选了一套休闲装,带着一顶棒球帽就下楼了。他这会儿暂时穿着这身衣服等会还要去那边换呢,毕竟是第一次见结衣的家人,这是十分郑重的事情呢,他可不感穿着太过于随意了。

    下楼之后俊秀看向了她们:“你们玩一会儿就给经纪人打电话吧。我这边就先出门了,今天你们也算是来认门了,今天我是却是有事,等你们shase之后我抽一天时间再招待你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