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年末(6)
    怒火上头的俊秀并没有顾及到自己前面电话‘吵架’时的分贝,所以这个时候为数不多的几桌客人的目光全的朝着俊秀的方向聚集了过来。这让原本想再给泰妍在回拨过去在大吵一场的俊秀收起了电话,再这样不管不顾的闹下去他不被发现才怪了。所以他压了压自己的帽子对着大婶说道:“大婶,给我打包。”

    而这里的八卦大婶一边给俊秀打包时,一边对着他说道:“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之间有什么好吵的?工作上面的问题好好说不就行了吗?恋爱的时候就需要彼此多一点包容,多一点理解,多一点新人,世上啊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难道你们这样吵吵吵的能解决问题吗?有时候吵起来语言太重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小伙子,听我一句吧,回家就别吵了。”

    这个大婶后面的那几句话把俊秀震荡到了,用愤怒、用吵架并不能解决问题。特别是吵起架来了双方都在气头上的,那些不经过思考的语言出来之后对彼此只是一种伤害。

    大婶的经验之谈,让俊秀微微的朝着大婶鞠躬致谢:“知道了大婶,谢谢。”

    在道谢,付钱之后俊秀提着晚餐离开了大排档,丽水海边寒冷的风呼啸着从耳畔掠过。耳朵僵了,手僵了,心头的火也被着寒冷的风吹散了不少。

    今夜是回不去了,俊秀在附近便利店里买了十瓶烧酒,然后就找了一个酒店住了进去,因为炼油厂的存在,所以这边的酒店业发展得挺不错的。

    酒店房间,俊秀打开了食物,打开了烧酒,开始喝了起来。他没有选择给泰妍再打电话回去,因为他不想再为了‘工作’和泰妍争论了。他自己也知道是自己的小气,是自己的私自酿成今日的吵架的,所以俊秀此时的心里挺愧疚的。但那该死的‘大男子主义’始终都不能让他主动的摸出电话给泰妍发一个‘对不起’。

    酒,俊秀拧开之后就抱着瓶子开始‘吹喇叭’。

    而远在首尔的泰妍挂断了电话之后愤怒的抓着自己床上的枕头就开始发泄的胡乱敲打,同时也不停的咒骂着远在丽水的俊秀:“呀!凭什么你的工作才能叫工作?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难道你以为所有人都必须围绕着你转吗?我理解你,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呀~~~!!你是想分手吗,那就分手吧~~!!”

    当然泰妍此时大叫着的‘分手’不过是她在无人的宿舍里的一种彻底的宣泄而已,并不是真的说要分手。但是泰妍觉得这次俊秀的无理取闹,她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算了,所以两人就这样展开了冷战。

    是啊,俊秀这边也打算和泰妍展开冷战了。因为一瓶一瓶的烧酒下肚,让他有点晕了,明明没喝多少酒呢,怎么就出现醉意了呢,有可能是心情原因吧?而带着酒劲,俊秀此时脑子里面全都是前面他和泰妍的‘通话录音回放’。

    特别是泰妍最后的那一句‘我没什么好对你说的了。’这句话不停的在脑海之中回响着。正如前面劝解的大婶说的那样,这是一种伤害。俊秀觉得这句话是真的很过分每想到这句话,他的心就被刺痛一下,每次的刺痛他都会抱着烧酒大口大口的喝着。

    然后俊秀就这样醉了过去。他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首尔,泰妍结束了自己的广播,她不停的朝着节目组的人抱歉的说着:“对不起了,对不起了。”因为她的心情真的是太糟糕了,糟糕得让她直播时犯了好几个错误呢。

    从广播局出来之后泰妍的经纪人也皱着眉头问着她:“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发挥失常呢?”

    因为泰妍直播时犯错也让经纪人给节目组的人道歉了好多次呢。他也只好给节目组的人撒谎说:最近泰妍因为年末的舞台太疲倦了。

    面对经纪人的询问,泰妍用她舞台上应付粉丝的笑容来应付早就的经纪人:“没什么啊,可能是没休息好,今天又开始练习强劲的舞蹈。”

    这次的编舞经纪人也去看了,确实比起少女时代甜蜜舞蹈动作要有力度一些。所以他也能够理解的对着泰妍说道:“在坚持坚持吧,要不今天就不回练习室了,你就早点回去休息?”

    “不用了,大家都在练习呢。我不去,这太不好了。而且我广播是坐着,他们是一直在练习呢。我总不能让jyp的人觉得我们sm的对于这次的合作舞台不够重视吧??”

    泰妍说得没错,这次的舞台是跨公司的合作,是给粉丝们和观众的一些福利,她们少女时代自然不能让别的公司看轻了。所以经纪人点着头说道:“行吧,那你自己把握好度。”

    泰妍回到练习室时,少女时代的其她成员们都来到她们的练习室,泰妍看着她们说着:“你们都不练习吗?”

    “suju的《sorry》我们基本的都会啊,那个又不是什么新编的舞蹈动作,练习几天就ok了。”

    《sorry》这首歌确实非常的红,所以平日无事的时候她们也会模仿着suju跳这个‘搓手舞’。所以这首歌的练习对她们来说难度并不大,稍微几天就可以练习出来了。

    而站在旁边的权侑莉看到泰妍之后她好几次的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泰妍都看到了,可是泰妍却装作看不懂似的,根本不给予侑莉‘好奇’的机会。

    泰妍回来之后练习继续,在她们练习到了11点的时候,jyp的人就离开了。而侑莉总算是可以去问泰妍了,她来到泰妍身旁之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关切的问着:“你回去打电话了吗?oppa还在生气吗?”

    而泰妍面对侑莉的‘关心’她也只好采用了谎话应对,她笑了笑说道:“没事的,放心吧。这个事情就不要给其他队友说了。”

    泰妍是真的不愿意队友们全都来操心她和俊秀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