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刘仁娜
    俊秀看向了那个眼睛大大的女孩时,就想起自己是在哪里见过她了。不就是前段事件张赫上映的那部‘19禁’电影首映礼吗?上映时间是在七月份,恰好俊秀电视剧即将杀青,所以他也就去了这次的首映。和张赫的认识是透过的金钟国,车太贤。他们三人是极好的朋友,而俊秀和金钟国的关系不用多介绍,所以他也被金钟国介绍到了他的私人圈子里。

    圈内不是都有着所谓的小集体吗?虽然俊秀时常游离在各个圈子之外,但他也有着自己的圈子,金钟国,haha,白智英。俊秀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呢,虽然他们也带了几次俊秀去他们的圈子,不过俊秀并没有真正的融入到里面去,所以俊秀和他们圈子里面的人只能算是朋友!

    而俊秀去参加那次首映礼,是因为车太贤强制打电话让俊秀去参加的。比起张赫来说,俊秀和车太贤的关系就好得多了,毕竟‘牵牛’车太贤可是当初火热的人物呢,而且他的人脉关系非常的广。圈内的所谓人际关系,其实就是需要的时候有人拉自己一把,总之就是一个相互扶持的作用。

    可是俊秀突然的对着这个女孩说了‘电影’的问题,让这个女孩微微的脸红了起来。当然明星的圈子复杂着呢,通过各种手段上位的人也多不胜数,毕竟只有出名之后大家才会看到你的光环。‘英雄不问出处’或许在演艺圈更为适用。

    而俊秀看着这个女孩的脸红害羞,他反而是心里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可笑,你拍‘19禁’的片子都舍得脱了让男人在你身上不停的亲吻呢,现在来装什么纯情?装什么害羞?俊秀其实很讨厌这样的装模作样的女人,他觉得这样的女人太有心机了。

    反而是坐在这个心机女人对面的那个长发女人让俊秀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她没有主动的和俊秀攀谈,也没有主动的拉关系的问候,只是在这个当下俊秀和她的目光交接时,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她把一切度都拿捏得非常的好,一切都在适可而止的范围当中。

    俊秀看着她们桌面上摆放着的烧酒瓶子之后就笑着说道:“今天就我和我学生两个人,她未成年不能喝酒。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拼桌吧?”

    俊秀主动的要求拼桌,她们二人也笑着答应了下来。桌子拉在了一起之后酒也送了上来,俊秀拿着啤酒杯开始兑着烧啤,同时也询问着那个那个不做作的长发女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面对俊秀的询问,这个女孩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朝着俊秀来了一个标准的后辈的九十度鞠躬,然后她用着极其软糯的声音朝着俊秀说道:“俊秀前辈,你好,我是yg的新人,刘仁娜。”

    听着这个女人软软糯糯的如同撒娇一般的声音,俊秀也惊讶的看向了她:“额,你的声音是天生的?”

    “内~!”

    这个叫刘仁娜的声音确实十分的奇特,俊秀只能用奇特来形容,因为她的声音很软,很酥。如果不是天生的,那真的会让人觉得十分的做作。而且啊她这样的声音应该在女人的圈子里面不讨好,因为这样的声音很吸引男性的同时却会招到女性的排斥。

    她的这一声‘内’让俊秀听着都歪了歪脑袋,他伸手把自己面前按照一比一调兑的烧啤放在了刘仁娜的面前,然后又给了申世京一杯:“看样子,刘仁娜比你大一些吧?”

    “是的,刘仁娜姐姐是82年生的,我是90年生的。我们在拍摄情景剧《highkick》今天结束拍摄就一块儿出来吃东西了。”

    俊秀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刘仁娜:“82年?比我都大呢,不过看上去很年轻。”

    听着俊秀惊讶的赞美,这个刘仁娜蒙着自己的嘴‘嘻嘻嘻’的笑了起来。这让俊秀对于刘仁娜感到十分的惊奇呢,俊秀猜想着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本身就是这样的性格吗?还是故意这么做作的?如果是真的是这个性格的话我的天,俊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因为这样的女人,不管是她本身的性格就是这样,还说说她习惯性了这样去装,总而言之她绝对非常招女人恨!!

    俊秀惊讶之后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一口气就喝了,而李智恩对于自己老师的酒量早就已经知晓,所以她是见怪不怪。反观申世京和刘仁娜也拿起了俊秀炮制的烧啤喝了一大口,这一喝才知道这那是什么烧啤啊,简直和烧酒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俊秀的炮制烧酒的方式是一比一,对于她们两个小口喝烧酒的女人来说好像是冲了一点。

    可俊秀不解了,明明韩国的烧酒和白开水没啥区别呢,为什么韩国人一口烧酒之后还要发出如同和老白干一样‘kakaka~~’的感叹声?韩国叫烧酒,日本叫清酒,两个酒精度数都是那么10来度,烧酒不过是名字吓人而已,又不像中/国白酒那样入口之后会觉得辛辣。

    看着两人鼓着眼睛的模样俊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们小口喝吧。我就随意了,烧酒对于我来说没多大意思,我平时都喝中/国白酒。”

    申世京赶紧的吃了两口她们的菜来填着心头的火辣:“一直都听说俊秀前辈超级能喝,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俊秀自己炮制着酒一边回应着申世京:“哎现在圈子不停的在传我什么能喝,现在是每次的杀青宴上真的让我有很大的压力。仿佛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我似的,感觉上他们的目光里写着‘我看你到底能够喝多少?’有时候我也不想多喝啊,然而那些人看到我喝得太少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有一种‘失望’的眼神呢,这让我真的很无奈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喝酒呢,我个人觉得吧,要么是图个解忧,要么是图个开心,我可不想连喝酒都变成一种压力,那就真的太累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