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对不起,伤了你的心(下)
    今天第一天打歌的疲累和泰妍给予的心伤的疼痛混合在了一起,让躺在床上的俊秀很快的就睡了过去。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有人叫自己,他微微转过脑袋因为刚刚入睡不久就被叫醒,他的眼睛还是模糊的,所以俊秀转头之后看到了一个女人站在了自己的床边

    窗外天黑入墨房间里就有依稀的月光进来,突然自己床边站着一个女人叫醒了刚刚入睡的自己这想想都可怕,俊秀此时这就如同被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一样,他吓得一哆嗦,第一反应就是远离了身旁的这个女人。这还真是如同见到鬼一样的恐怖。

    看到俊秀被吓坏的模样泰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这才转身去门口把房间的灯打开了。灯光点亮,心中的凉意未退俊秀抓着被子裹着护在胸口这才看清楚了来人,泰妍?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看着了她,没错是泰妍。

    “你你怎么来了?哦,你是怎么进来的?”俊秀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抓着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12点了。

    泰妍看着俊秀的模样她撇了撇嘴说道:“我怎么就不能来啊?我来看你金屋藏娇没有,哼”

    泰妍想着自己带着愧疚的心过来道歉呢,可是道歉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他居然质问着自己为什么来?这就好像是他并不愿意见到自己一样。

    听着泰妍的气话,俊秀还当真了,他怪异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郁闷的说道:“我?金屋藏娇?你喝酒了吧?说什么胡话呢。额,如果你是那个‘娇’的话,那么我是藏了的。你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呢?”

    在彼此的逗趣的时间结束之后事情也该进入正题了,俊秀的最后那句话其实是想问她,这么晚过来有事吗?是啊,有事!!泰妍低着头朝着俊秀低声的说道:“oppa~对不起,今天你给我发送短信的时候我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你,因为你发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和强仁前辈吃宵夜!而且那个时候是基本上要吃完了,我就想着我们一开聊啊,多半就停不下来了所以我就打算回宿舍后在和oppa聊天的。”

    “哦,这样啊,知道了。”俊秀只是平平淡淡的说着这番话,这让泰妍完全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了,还是生气?还在责怪吗?泰妍不知道,她只能抬起了头看着他。她想从他的神情之中看到答案吧?

    可是俊秀的神情只是平淡,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以前看到她时俊秀总是把笑容挂在嘴角上,那么此时他在看着自己时已经失去了笑容。

    看着俊秀平淡的模样,泰妍心里也是满满的委屈,这是她在他的身上第一次感到了害怕,这个‘害怕’是担心分开,担心他放开牵着的手,泰妍觉得这样的事情错是错了,但罪不至死啊,他现在这个模样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股酸楚冲上了鼻腔泰妍含着泪看着他:“oppa,我都给你说对不起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

    女人的‘泪’确实是对男人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泰妍的是做错了,可是这个错并不足以让俊秀在心中抹去对她的爱。

    气,还在心中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不管是泰妍这么晚了还到自己夹来道歉,亦或者是这即将掉落的眼泪,都是一个让俊秀接受她道歉的缘由。他是那么的深爱着她,他也不可能真的为了这么一丁点儿的小事和她说分开。

    但,也不能这么轻易的就马上原谅,有些事情错了就要让她把这个错误记在心里,这样下次就不会在犯下同样的错了。俊秀起身来到了泰妍的身旁伸手帮她逝去即将掉落的泪珠:“别哭,我晚上还没有吃宵夜呢,你去给我煮一碗拉面吧,我去洗个澡。”

    俊秀故意在‘宵夜’二字上加重了语气表示着自己的不满,但,也算是暂时的接受了她的道歉。

    泰妍撇了撇嘴答应了下来,她去给俊秀煮拉面去了,而俊秀就起身去洗澡了。

    20分钟后俊秀从房间洗了澡换了睡衣出来之后,坐在餐桌上看着已经完全被泡涨的拉面又无语又好笑,他看了看拉面,又抬头盯了泰妍一眼:“这个这个是干乌冬吧?”

    泰妍十分尴尬的笑着:“谁谁叫oppa你洗澡洗那么久的,面面都泡涨了。算了,我另外再做吧。”

    “就这样吧,懒得麻烦。反正呼~~”俊秀说着就夹了一口面条放进嘴里,知道什么叫做入口即化吗?此时的拉面就是这个状态,放进嘴里全都化了,拉面没有了嚼劲真的够难吃的。俊秀吃了一口放下了筷子说道:“算了,还是另外煮一包吧。”

    韩国人对于泡得过了的拉面是有多么难吃她们都是清楚的,而且几乎没有人会吃这样的拉面,所以当俊秀放下筷子说出那句‘另外在做’时,泰妍终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不是说懒得麻烦吗?现在不嫌麻烦了?”

    “反正也不是我麻烦,去,给本大爷再煮一碗拉面。”

    “你,大爷~~!!”

    “呀,金泰妍,你可是idol啊,怎么说脏话?”

    “谁说idol不准说脏话了?”泰妍端着俊秀面前的拉面去了厨房,她站在厨房里面开始整理着这锅没有吃就泡涨的拉面,时不时的就抬头看着俊秀的表情。

    而俊秀一直目光都在这个小个子身上,没有丝毫要转移的迹象。泰妍和俊秀目光相接时她朝着他甜蜜的笑着:“oppa,还在因为那个事情生气吗?”

    “你说呢?这样的事情难道你就不会给我回复一个?你就说你和强仁在吃宵夜,等回去了再聊。我也完全可以理解,你说都不说一声,你这让我怎么理解你?”

    “对不起。当时你发第二个消息的时候,我们已经吃完了,正准备回去呢。我想也顶多不过半小时的样子就回去了。哦,对了,oppa,你是不是看到我和强仁前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