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酒醒之后的尴尬
    俊秀看着公司门口至少有着三五十名粉丝站在门口举着反对自己恋爱的牌子,说真的其实俊秀内心是非常复杂的。因为是她们对自己的喜爱和支持才有了今日的‘js俊秀’,可是呢虽然对她们有着感谢,感激,以及感动,可是粉丝们已经有点超过了,她们超过了自己心里的底线!因为反对自己的恋爱就等于是干涉自己的人生了。

    俊秀觉得自己成为了idol之后就已经在韩、日两个失去了‘自由’,然而现在先不说自己到底有没有恋爱,但她们却这样公然的反对,这真心让俊秀无法接受了!难道自己的人生还要被她们左右,还要按照着她们的指示去活吗?这是任何人在心里都是绝对不允许的部分。

    门口的人群太多,所以车辆直接朝着后门的方向行驶了过去,俊秀快速的下车之后从练习生通道跑去,进入了公司。采访安排在公司的会议室,因为在外面进行采访的话或许会遇见狂粉什么的给采访带来不便。所以安排在公司就是最好的选择!

    俊秀和他的新经纪人从练习生通道直接上楼到达了会议室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采访。

    同时安阳朴仁静的家里,一大早的她头痛欲裂的被一个电话打醒了,练习室负责人这边让她这几天都不要来公司进行练习了,让她在家好好的待着。因为东方神起的粉丝太过于疯狂,万一朴仁静来公司,或者在公司的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朴仁静接到公司的电话,她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好在是手机上面有一条早上俊秀发给她的短信才让她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仁静,昨天我们两人去便利店时被那个兼职生拍照了,现在网络上传言我们两人在交往,事情好像比较的严重。为了避免粉丝的过激行为,暂时不要来公司练习了,等我们解决好再说。但,你在家也不可贪玩的丢下练习哦,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可是要检查的。’

    看着俊秀的短信不知不觉的朴仁静甚至都感觉自己的宿醉就减轻了不少呢,她如同获得了至宝一样把手里捧在了自己的怀里,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虽然是一列列冰冷文字组成的短信,可是不知为何那文字会让她觉得很甜。

    朴仁静的奶奶在听到孙女的房间里面的电话响起之后她也起身过来了,在看到自己的孙女坐在地板上发呆的时候她温暖的笑着:“醒了?哎一古~~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喝这么多酒呢?既然起来了就出去洗漱吧,我给你煮了醒酒汤呢。真是,还没有成年呢,就喝这么多?”

    “奶奶,你身体不好干嘛给我做早餐啊,我起来自己做就不好了?”

    “赶快出来吧”

    不一会儿朴仁静坐在了外面的平台上吃着奶奶给自己做的醒酒汤,她的奶奶就好奇的询问起来:“你和那个那个演员叫什么,一下子忘了。”

    “奶奶什么演员啊,人家叫俊秀,张俊秀。东方神起的成员,近两年也出演了两部电视剧。他可是现在还韩国最火的艺人呢。”

    “我知道,天天都看到他打的广告嘛!你和他在交往?”仁静奶奶毫不拐弯抹角的直接来了一个‘直击球’。

    这让咬着汤匙的朴仁静一下就叫了起来:“奶奶,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交往?你别相信外面传的那些八卦新闻。他他是我的声乐老师呢。”

    “老师?他不是才21岁吗?那部是大学都还没毕业呢,怎么就当老师了?”

    “奶奶,我和你说不清楚,你就别关心这些事情了。你回房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吃完了自己收拾。”

    “我看那个什么,对,叫俊秀,俊秀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呢。既然你们都喜欢那就抓紧在一起算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生了你的a-ba了!”

    听着自己奶奶的语言,朴仁静宿醉的头疼又出现了,她扶着自己的额头说道:“奶奶,年代不一样了。你们那个时候14岁就可以结婚!现在你看看那个年轻人这么早结婚的?”

    “怎么没有的?山头上面的小李,你知道吧,比你大一岁,她不是结婚了?孩子都快要一岁了,奶奶也想看着你能够成家呢。成家之后不是一样可以做歌手?两不耽误嘛。现在不是很流行说什么爱情、事业一把抓吗?”

    朴仁静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奶奶沟通了,她只好敷衍的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我知道去休息,春节的时候你把俊秀带回来一块儿过年啊,让你的父母他们也见见。”

    “嗯,嗯,嗯,我知道了,去休息吧,去休息。”朴仁静到最后只能完全的敷衍自己的奶奶了,反正顺着她说的话答应下来就行,至于后面的事情她才没有去想这么多呢,先应付眼下。

    朴仁静的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女不耐烦的催促,她也一边自己碎碎念的朝着自己的房间回去了。而朴仁静坐在个人饭桌上狂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发泄的叫着:“啊~~~要疯了,怎么办?”原因并不是因为的她奶奶的话,而是前面一边喝着醒酒汤的时候,脑袋的疼痛稍微的退却了下去之后她开始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了

    而在她脑海里对于昨天晚上记忆最深刻的自然就是她主动的上去亲吻了俊秀。昨晚的那个亲吻,在这一刻带来不是心跳加速,而是无穷无尽的尴尬,让她感觉要疯了一样。

    也不知道到底接下来要怎么去面俊秀?

    她拿着自己的汤勺,不停的插着面前的白米饭,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办?”说了这句之后她歪着脑袋自己问着自己:“难道我要装喝酒后失忆了?”接着朴仁静完全郁闷的拍着自己的额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