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被强吻了!
    俊秀没有想到在朴仁静的酒劲上来之后,她变成了话唠不说,而且说话甚至都不经过思考了张嘴即来。这或许就是所谓的酒后吐真言吧?其实所谓的‘酒后吐真言’只是发牢骚而已,心里那些原本不敢说的话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容易说出口了。就像此时俊秀是真心的觉得他们才成立的经纪公司还不具备着自己培养练习生的资源,所以他是为了她未来的发展才拒绝了她。

    如果是朴仁静在没有醉酒的情况下她肯定能过明白俊秀的拒绝其实也算是为了她好吧?可问题是现在她的酒劲冲击着她的脑袋,思维也不再那么的‘正常’,所以当俊秀说出那番拒绝的话之后她十分的委屈和不满,特别是前面俊秀才坦诚的给自己的姐姐说道‘非常喜欢泰妍’而且那个‘非常’连续的用了三次,所以在这个醉酒的当下她莫名的拿着自己和泰妍开始做起了比较。

    大家都知道喝醉酒的人说话是不可能经过大脑的,原本她清楚,或许她们都有感觉的事情,她一溜嘴的说了出来。那就是俊秀对泰妍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学长和学妹,前辈和后辈的关系!他对泰妍的关照,不,那不叫关照叫喜欢,让她们这些旁边者都清晰的感受到了!

    俊秀听到朴仁静的‘酒话’他内心突然的一紧,他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内心里认真的去审视自己对泰妍的态度。或许俊秀自己也不清楚,他一直都用的‘喜欢她的声音’其实是一种用来作为阻挡内心萌生‘爱’的借口吧。

    如今被朴仁静的酒话直击内心深处,俊秀条件反射下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成自然的反抗状态了,他抵触着这个或许是事实‘酒话’。

    “喝醉了吧你?说什么酒话呢,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呢?还有泰妍只是我的学妹,她一个人从全州上来”

    俊秀话都来不及说完呢,朴仁静趁着酒精上头瞬间抢来了话语权,她微微的歪着脑袋带着迷离的眼神,嘴角微微的翘着十分不满俊秀不诚实的回答:“切~~她从全州上来你就照顾她?oppa,公司上下多得很从地方上来的,而且有好几个的实力不比泰妍差。张夏珍认识吧,03年和你一班的,为什么你没有照顾她呢?”

    俊秀被仁静的这番话问得不知道该这么回答了,01-03年俊秀都一直待在b2班,也就是现在的a2班,和他一起经过练习生生涯的人真的很多。而俊秀这边关系好的练习生(女的)就只有老一批‘01年’的那几个。后来04年俊秀确定成为了预备成员才离开了‘a2’班

    说真心的俊秀出道之后对于‘a2班’曾经和自己关系好的那几个的照顾远远不及他对泰妍的公开照顾。虽然她们的年纪小,但喜欢和不喜欢这个还是能够感受得到的,所以周边人都是明白的。大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可能是俊秀碍于‘公司’的缘故才没有更多的和泰妍有进一步的什么吧?

    俊秀无法反驳仁静的话,他只能笑着说道:“仁静那是不一样的,而且我和泰妍只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并不掺杂你说的‘喜欢’。你喝醉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喝醉?嘁~~你用这样的话来做掩饰吧?oppa,喜欢就喜欢,你为什么不敢承认?难道你真的觉得我们都是傻瓜吗?感觉不到?”

    “照你这样说,我还喜欢你呢。我们仁静既漂亮,又可爱,还很符合我的理想型标准呢。”

    “oppa喜欢我?哈哈哈既然喜欢,oppa你敢亲我么?”朴仁静说完这句话之后嘟着嘴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伸出了食指在自己嘟着的嘴上点了点。

    俊秀看着喝醉酒之后变得有些可爱的朴仁静他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拇指按上了朴仁静的嘟着的嘴:“亲了!”

    在俊秀的手指按到她的嘴唇时,朴仁静睁开了眼睛,俊秀收回自己手的模样被她看在了眼里,她不满的站了起来朝着俊秀“切”了一声之后下一秒她来到了俊秀的面前双手拍到了俊秀的脸上,使得俊秀无法逃脱之后她快速的把自己的嘴印在了俊秀的嘴上。

    就这样俊秀反而被朴仁静强吻了?俊秀被的亲吻之时感受到了她带着浓郁酒味的鼻息,还有她那软软糯糯的嘴唇,如同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俊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仁静那颤抖的长睫毛

    朴仁静的嘴印在了俊秀的嘴上时,她的脑袋瞬间的空白,好像也清晰了不少呢。她在自己的脑海里不停的询问自己“我是在干嘛??”

    两人没有进行深吻,而知是‘盖章’似的吻,简单的唇与唇的接触。这个吻印上来之后朴仁静仿佛就‘石化’了她的唇就这样贴在俊秀的唇上,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俊秀轻轻的拍了两下朴仁静的肩头,然后轻轻的把她推开之后朴仁静瞬间如同得了软骨病一样,浑身乏力的朝着自己俊秀坠了下来,俊秀快速的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感到浑身无力的朴仁静时,俊秀哭笑不得的说着:“什么啊?亲醉了?呵呵呵真是可爱啊。”

    朴仁静此时虽然有点晕,但,没有到醉倒的情况。

    只是她当时的一冲动在亲了之后不知道该如何善后了,所以当下的灵机一动‘装醉’就是她唯一的选择了。是的,装的!只有用‘装醉’的这个方式或许才能化解尴尬吧?

    好在是高档餐厅吃饭都是脱鞋,俊秀轻轻的把朴仁静放在了地板之上,然后他就一个人出去买单去了。朴仁静在俊秀出门之时她睁开了眼睛看去,一阵尴尬之后的朴仁静也扶着自己的额头。俊秀出门叫着买单的声音传入了包间里,朴仁静再一次的躺在地板上闭上了眼睛,既然是装,那就得装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