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俊秀送医
    朴仁静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俊秀,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面貌去面对俊秀,她只能傻傻的待在卫生间里。时间过去了半小时和她一块儿工作的人都不得不来到女卫生间门口来叫她了:“仁静,你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吗?”看到她进入卫生间差不多半小时了,这个自然是担心的,万一在卫生间摔倒什么的

    听到同事的叫喊朴仁静才回应着:“没,没事,马上出来,马上。”打开了卫生间的门朴仁静带着忐忑不安的心出了卫生间,虽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俊秀,如果他还没有离开始的话,那么终都得面对。

    她深吸了几口之后平复了心情来到了咖啡厅,可是咖啡厅里俊秀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朴仁静这才自嘲的在心里说着‘是啊,自己这么无理的逃跑,他干嘛傻着等自己啊,毕竟我们都没有关系了。’

    朴仁静回到柜台之后同事关心的询问着:“肚子不舒服吗?去这么久,半小时了呢。”

    朴仁静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回应着:“嗯,今天晚上可能吃坏肚子了吧,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对了,前面那个顾客是你熟人吗?好奇怪的人,点了咖啡不但没喝,买了单就离开时甚至连找零都忘记了。如果是你朋友的话你带给他吧。”

    “不,不认识。”朴仁静最后还是否认了两人认识的关系。

    深夜11点3o分朴仁静下班了,坐在夜深班车里的她习惯性的打开了俊秀的‘官咖’,对于俊秀的情或许用粉丝的态度来对待,支持就好。可是当朴仁静看到‘管咖’上的红色标题时,她的心脏瞬间如同被什么捏住了一样。俊秀晕倒在街头被送医?为什么?为什么?

    一股心酸,一股担忧,再一次的让她莫名的流下眼泪。俊秀为什么会晕倒在街头?为什么当时俊秀进入咖啡厅的时候自己要逃跑?如果自己不逃跑他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朴仁静不知道为什么把俊秀的晕倒牵扯到自己的身上来了。她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机翻到了俊秀的号码,始终没有按下拨通键。

    虽然她换了号码让俊秀找不到她,可是俊秀的号码她却是储存在自己的手机上的。最后朴仁静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她没有按下接通,因为她拨打过去是陌生号码那么俊秀是不会接的,而且俊秀进入了医院做检查,此时手机也不一定在他的身上呢。所以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等待官咖更新消息。

    朴仁静可谓是彻夜难眠的等待着官方消息出来,网络上俊秀晕倒进入医院的消息倒是不少,有的说什么俊秀是过度饮酒啊,因为有记者去了那个俊秀晕倒的便利店,店里打工的人透露开始并不知道是俊秀,他带着帽子和口罩,而且他只是在店内购买了三罐啤酒。还有说什么俊秀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各种疾病啊,当然也有人说俊秀是因为疲劳,等等猜测。

    总之官方消息没有出来之前各种猜测都有,知道深夜之后sm才连夜的出了申明,俊秀是因为疲劳过度晕倒的。此时的俊秀整属于拍摄后的休息调整期。

    俊秀晕倒在街边瞬间成为了第二天的大新闻,俊秀的手机从昨夜就开始收到短信,有工作人员的,有熟人的,还有记者打来的,也不知道记者们是从那个渠道打听到了俊秀的手机号码。所以俊秀从晕倒之后他的手机就进入了关机状态。

    第二天一早就有不少的记者跑到了医院打听情况,到底俊秀是因为累的,还是因为其它的病因。俊秀是丝毫都不得安宁,所以早早的就办理出院,疲劳过度回家休息是一样的嘛。

    送俊秀回家的是李秀满,sm**oss亲自相送。毕竟两人出了公司关系,还有亲人关系呢。俊秀的家人都没有在韩国,所以他这个做小叔的自然就成为了家属了照顾着俊秀了,而且是彻夜的照顾着呢。

    坐在李秀满的车内回家,他这才询问着俊秀:“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不是‘休息’吗?怎么会疲劳过度?”李秀满嘴里的‘休息’只是指俊秀没有出去跑行程,每天都在家待着的。

    “创作比我想象的好神多了,每天在家里工作看着是时间上可以随心,其实我也知道歌曲一天做不出来,自身的压力就一天比一天大。仿佛被时间追着跑一样总感觉不够用。”

    “没人强迫你这个时候马上要拿出来,我们只是建议你能快一点。只要你今年之内拿出来都行的。对了,昨天晚上永镇过来了,得到你出事的消息之后马上就赶过来了。他说等你好了慢慢找你算账,明明说的是打车回家,反而出现在便利店?”

    “小叔,幸好我是晕倒在了便利店门口,如果真是晕倒在家,那就没有人可以现我了,你说怎么办?”

    “额”

    俊秀的话让李秀满找不到说词了,是啊,幸好是生在便利店门口才被送医了,要是晕倒在家的话后果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公司、经纪人都知道俊秀这段时间在为英文单曲的事情在创作,所以大家都会刻意的,尽量的,不打扰他的创作。如果真有个好歹又没人及能时现的话,这个后果就有点大了。

    李秀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好询问着俊秀:“俞永镇说你创作了一韩文歌曲,质感很好。什么时候让我听听?”

    “做好了来吧。”

    “嗯,回去之后自己照顾自己没问题?要不要叫经纪人过来?”

    “不用了,又不是什么重病,稍微的掌握着工作上的分寸多休息两天就好了,没必要让经纪人过来因为我受罪。”

    “早上你还没有醒的时候顺圭给我打电话了,你到时候开机给她回复一个过去吧,免得她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