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偏帮?!
    俊秀坐在办公室里面讲述着自己和朴有天之间从一开始的小猜疑、间隙、隔阂,慢慢演变成为成为闹得有些不可开交的全过程。他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阐述了事实。俊秀没办法站在中间角度去诉说,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甚至这个‘恨’落在他的头上是一种莫名其妙。

    而朴有天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俊秀的阐述,他没有任何的反驳。因为一开始确实是他的不信任让两人之间产生了间隙,而间隙随着时间的演变其中变化出来的‘不和’也会被一步一步的放大,如今两人之间已经到达了你看不得我,而我也看不得你的状态了。

    听着俊秀的诉说李秀满也不停的捏着自己的睛明穴,头疼,组合内部的矛盾是公司最头疼的事情。特别是男人之间矛盾一旦生起之时没有及时的化解开,随着时间的沉淀是越来越难得去化解的。或许当时两人摊开了说,而不是埋在心底,那么一句两句很有可能就可以原谅和揭过。而如今事情已经沉淀了快一年的时间了,想要真正从心底彻底的原谅,李秀满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俊秀个人的行程和团体之间越拉越大之后,原本的仇恨加上一些些嫉妒,想要做到‘化解’可谓是难上加难。而且如今的事件之中已经牵扯提出‘让离队’了,事情瞬间就变得大条了。也进一步的证明了‘化解’变得不是那么多轻松了!

    听到俊秀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番之后,李秀满带着嗤笑转头看向了朴有天:“让俊秀离队?呵呵这是我听说过最荒唐的事情!当初你们东方神起才开始的基础就是俊秀带来的,你们能够顺风顺水至少有一半的功劳是俊秀!!让他离队?你说这个话的时候动脑子了么?当初公司安排为什么没有安排俊秀so1o?不就是想着让他可以快的带着你们上位么?如今你们翅膀硬了就想把他踢开了?你还真是讲良心呀~~至少我知道俊秀在任何场合,和任何剧组见面时的自我介绍都是把‘东方神起’几个字挂在最前面的!!现在你觉得自己东方神起的展得不错了,而且他又常常缺席组合活动,所以你们觉得又他无他都没差别了?于是你们就开始动歪心思想着要踢开俊秀了?朴有天你这是连男人最基本的‘道义’都不讲了啊?”

    虽然李秀满从道义的程度上面给朴有天说着这个事情,可是听到朴有天的耳朵里就变成了明显的公司在偏帮着俊秀了。是啊,俊秀一个人的收入最少都可以和他们五个人持平,公司又有什么理由不偏帮呢?

    想要知道一个ido1在公司的地位?那就太简单了公认的标准就是‘收益决定待遇’,这一点就连朴有天自己的心里也有数。可是呢?羡慕、嫉妒、恨汇集在了一起时也就蒙蔽了理性的双眼,至少在朴有天此时的心里觉得俊秀并没有为组合付出太多,反倒是他得到了组合展的利益!

    公司的内部员工也有着‘竞争’,当然也存在着‘小人’,而组合其实也算是一个小型‘公司’吧?同样的职务,同样的等级,同样的出点,为什么他展得比自己好?他觉得一开始就是公司对俊秀的偏向。

    这样的人不会在自身上找原因,他觉得所有过自己的就是‘不公平’导致,典型的小人模式!!

    看着李秀满对自己的嘲笑,看着李秀满明显的偏帮,内心深处对于俊秀的恨,对于公司的不满,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是膨胀了起来。此时的朴有天如同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一样,他此时面对着李秀满选择了忍气吞声隐忍不,但‘脱离’的种子已经在心里种下。

    李秀满对着朴有天说完之后,他转头看向了俊秀:“你从宿舍搬出来吧,我会尽快给你安排另外的宿舍。还有最近你就不要参加组合的活动了,专心和黑眼豆豆他们一块儿把歌曲先做出来。有什么问题及时和公司沟通,不要来不来的说什么不上台,你这是威胁谁呢?你觉得这样威胁得到公司吗?你不上台大不了我们表一个声明说你生病了。但,那样的话如同小孩子一样,是很不负责任的!你自己也回去好好想想,知道了?”

    “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去吧,自己回去反省一下。”

    俊秀点了点头先离开了,然而他出了李秀满的办公室之后他并没有给经纪人打电话让他安排车过来接自己。而是一个人从公司的大门直接的走了出去,心情有点糟糕的俊秀想一个人走走,这次东方神起的打歌服是‘小西服’,所以并不用太在意自己穿着的服饰很另类。

    而且俊秀的白金头也为了电视剧染回了黑色,所以在夜幕降临后他在街灯下面并不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唯一的遗憾就是俊秀没有带钱包兜里一分钱都没有。去电视台打歌吃饭什么的都是用公司的法人卡,他在自己的钱包在身上也只是累赘而已。

    而此时俊秀一个人从公司出来之后现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连看到旁边的便利店想买瓶水都没钱时,他才苦恼的自嘲似的摇着头,因为这里距离着他们的宿舍远着呢,走路回去几乎是要半个多小时呢。

    想喝酒身上却没钱,俊秀只好摸出了自己的电话准备‘求救’。

    就在他站在街边低着头翻找着电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头,俊秀转头看了过去:“仁静,你怎么在这里?”

    朴仁静翘着嘴微笑着看着俊秀说道:“oppa,这个话应该我问你吧?这是我回家去车站的必经之路呢。oppa,你的经纪人呢?”朴仁静站在俊秀旁也有一会儿了,她朝着公司方向看了看的并没有现保姆车的身影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