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那年夏天(上)
    每一所学校都存在一个‘坏学生们’扎堆的秘密基地,或许抽烟,或许谈情说爱。总之每一所学校会有那么一个死角让他们躲避着学校的老师们的监视,同时呢,这个地方也是一般普通学生们的‘禁地’,今天周末放假那些‘坏学生们’可是不会来这里的,因为他们是从来都不会留下来做卫生的。

    周末是没有坏学生来的,所以老师也就不会来抓人了,这里也是普通同学们本来就不会来的地方。所以这个秘密据点呢今天是一个‘三不管地带’。既然没有人会来,这里就自然成为了俊秀‘洗拖把’的最好去处了。

    离家一个多月了,俊秀一个人坐在一个由坏学生们用砖头搭建的零时座椅上看着天空发呆。可就在这时几个女人的声音出现了:“呀~~~前面叫你来这里,你是听不懂吗?”

    “学姐,对不起。我”

    “对不起?呵呵你觉得现在给我对不起有用?叫你离xxx远点,你要给我装傻是吗?广播体操,第三节,实施。”

    这个广播体操第三节,是一个舒展动作‘折叠’:双手高举拉撑,落下,膝盖不能弯曲,双手向下延伸。很常见拉筋动作,类似于翻盖手机。

    然而俊秀呢,他从来就看不惯这些欺负人的事情。所以当他听到有着高年级的欺负人了,他就从后面走了出来进入他眼帘的是有三个女生一副大姐大的派头站在那个正在做‘广播体操’的学生面前,那个女孩要起身时其中一个就叫着:“呀~~谁叫你起来的,就那样保持一百八十度,明白吗?”

    那个受欺负的女孩没办法只得再一次的弯下了腰,这时其中就有一个女孩凶神恶煞的逮着那个保持着一百八十度女孩的一撮头发:“记住了保持好动作,不准起身,我就算逮着你的头发你都不准起身,否则!!”

    就在这个女孩逮着那个弯曲着身子女孩头发准备发力时,一巴掌突然的拍在了她的手上:“学校是提供你们学校专业的地方,不是让你们在这里称王称霸的地方。学姐的身份不是你们用来欺压同学的,而是希望你们能够带领同学的。初中生,听明白了吗?”

    俊秀的悄然无息的突然出现,真的把她们吓了一大跳呢,三个欺负人的女孩朝着后面退了几步,警惕着,保持着和俊秀的距离,其中一个大姐大吓得说话都有点吞吞吐吐的了:“你你什么意思,张张俊秀,我警告你,这这里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别忘了,这里是全州,不是首尔!我可警告你,我哥可是很厉害的。”

    俊秀没有理会这几个初中部门的学生,他只是拍了拍那个受欺负的女孩的肩头:“起来吧。”这个小个子女孩这才起来抬起了身子,俊秀看到了她带着的姓名牌‘金泰妍’,然后俊秀对着这个小女孩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没事吧?”

    “没,没事,谢谢俊秀学长。”说完这个话后,这个娇小的女生如同受惊的小鸟一样她躲在了俊秀的身旁,丝毫不敢抬头看那边的大姐大们。俊秀伸出了手在她的肩头上拍了两下:“泰妍,不用怕。”一句‘不用怕’给了金泰妍强大的信心,她的小拳头捏得死死的,仿佛在做着无声的抵抗似的。

    俊秀这时竖着眉看向了那三个女生:“不管是全州,还是首尔,这里都是韩国!既然政府连釜山这么大的黑/社会都决心打掉,还怕你嘴里厉害的哥哥”俊秀说到这里之后他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在对面几个小女孩面前晃了晃:“你哥只要敢来,我就打电话报警!我相信你不会选择把你哥送进监狱吧?记住了,首尔人不喜欢用拳头说话,喜欢用法律!下次在让我看到你们欺负泰妍,我会选择用法律把你们全都送进少管所!!用你们的话说,我家在首尔条件还不错,所以请几个律师把你们告到法院去,不信我们到时候法院见!!”

    俊秀说完这个话就不再理会调皮的孩子们了,而是准备离开了,他走了两步才发现泰妍并没有跟上来,他就叫着:“呀,金泰妍还不走?走啦。”

    俊秀就这样带着金泰妍离开了。不得不说俊秀‘首尔人’这个名头在他们地方学生的眼里还是十分有威慑力的,首尔那是大城市啊,在她们的眼里大城市的孩子都见过大世面的。特别是他那几句吓唬她们年幼不懂事的话,釜山这么大的黑/社会团体国家都敢打掉,还怕他们一个小地方的?

    所以俊秀三言两语真的把她们唬住了。小地方的人,确实不知道‘首都’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真实的城市,她们还有很多没有上京过呢。虽然过去只要三小时的车程,但是很多人都说去一趟首尔要花10万韩元呢,10万,任何地方的初中生来说无疑是一笔超级巨款了。不知不觉中首尔在她们的眼里就成为了消金窟,她们也在心里把‘首尔人’全都当做了有钱人。

    特别是俊秀穿着,对于她们来说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俊秀酷爱的美国职业棒球服,职业棒球帽,飞行员服,任何一件东西很多人都知道要十万以上韩元。她们这些才穿着千块的服饰呢,他就穿10万以上的了?(那个时候的10万差不多400软)

    电视剧里也讲着什么有钱人是怎么怎么的坏,所以她们这些地方的小女孩们胆子还是很小的。

    俊秀拿着自己的拖把,带着金泰妍一块儿进入了操场,也就算是进入了大家的视野里了,金泰妍跟在俊秀的身后小心翼翼的什么话都没有说。俊秀就说话了:“泰妍,你家住哪?”

    “我我住市区。”

    “哦,住市区啊。行吧,你去拿你的包,我送你回去。正好我也要去市区一趟,我上去放拖把,10分钟后我们在这里等?ok?”俊秀也担心自己唬不住那群地方的人,万一,万一刚才因为自己的出面导致了她出学校被堵,倒是让她受到更严重的伤,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那我先上去了。”

    金泰妍回到了自己的班上,她的同学们上下打量着金泰妍看她有没有受伤啊:“泰妍,没事吧?她们她们真是太坏了,凭什么能这样啊,又不是你主动去认识xxx的,是他来找你的吧。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就先回宿舍了,我得去把换洗衣服拿回家呢。”泰妍背着自己的书包,下楼教学楼,朝着宿舍走去。

    可是她刚刚进入女生宿舍大门时就遇见了那三个女孩,她低着头准备走过去呢,其中一个就叫着她:“呀,金泰妍,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去xxx面前晃悠知道吗?别以为张俊秀护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终有一天我会叫我哥来收拾他的。”放了这句狠话之后这三个大姐大就离开了。

    而和金泰妍一块儿从教室回来的好朋友,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泰妍:“呀,泰妍,你认识国乐系的张俊秀?大发~~~完全大发呀,你怎么认识的?介绍我认识一下怎么样?我可是很喜欢他呢,介绍我认识一下好不好?”

    “我都不认识他呢,怎么给你介绍?前面前面只是俊秀学长把我救了下来。”

    “骗谁呢?张俊秀这个人全学校的都知道不好相处,高一年级舞蹈系的那个校花xxx和他搭话他都没有理呢。他凭什么帮你啊?”

    “我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谁知道?泰妍,你不老实啊,你什么时候和俊秀认识的?透露透露呗,放心啦,我保准不会出去乱说的。”

    “我真不知道啊,你要我怎么说啊?行了,我没工夫和你贫了,我得赶紧收拾东西走了。”

    金泰妍快速的收拾着一周下来需要拿回家去换洗的衣服,同时她自己也觉得十分的奇怪了,自己虽然听说过张俊秀的,但是从来没有和他有过任何的交集吧?他凭什么帮助自己呢?而且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叫‘金泰妍’的?难道他偷偷观察过自己?

    当然最后的那一句是金泰妍自己的幻想而已。

    但每一个人在青春时期都会出现金泰妍这样的幻想:“他/她,是不是偷偷喜欢自己?”这个时期的女孩都充满着对爱情的幻想,她们总是幻想着自己心爱的那个他,会在突然的某一天,突然的向自己表白。

    幻想是无罪的,谁都有过幻想,男女谁都不能例外。

    只是那纯真无暇的儿时幻想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她们看过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经历过风风雨雨的现实生活才会洗涤掉、磨灭掉、那时的虚幻。

    青春年少时的爱情才是干净的,是透明的,也是纯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