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再见面的痛
    朴素妍的家庭因为连续的两个病人出现,而且都是那种花钱如流水般的病症,这如意让她们这个普通的家庭负债累累了。而素妍舅舅离世之前拉着素妍的手说道‘让她回去继续做歌手’,这句话宛若成为一句笑话。家里背着一大笔的欠债不说,而且朴仁静在离开了sm之后那还有时间再去从头再做什么练习生?

    有做练习生的时间不如帮着家里打工挣点钱,早早的还清欠下的债务呢。特别是俊秀的那笔债务,那绝对是一笔彻底压断了她和俊秀感情的债务。原本在误会之后两人的情感也从恋人走向了分开,可是偏偏最后让俊秀得知自己家里的事情之后他送来了钱。

    如果这个时候她继续和俊秀在情感上面纠缠下去,她过不了自己心理的这关。因为那样的感觉好像是‘钱’把她们牵扯在一起。从朴仁静个人的角度出为了‘钱’在一起的事,非常的伤人自尊。加上后面俊秀取得的成就让她彻底的断了那份心。

    不再是练习生的她,也从艺术高中毕业的她就来到这个咖啡厅来打工了。她咖啡厅的原因很简单,这里不像大企业那样需要文凭。还有一点就是这里距离俊秀的家很近,或许也是因为她的内心里觉得在这里工作会离他的距离近一点吧。

    她不期待重逢,也没有想过会再见,可爱情有时候就是那么的古怪,叫琢磨不透。而今天突然的遇见和他的那句‘你还好吗’再一次的击中了她的脆弱。

    俊秀在朴仁静进入卫生间之后就那样傻傻的站在前台没有挪动半分。就算是前台已经把咖啡放在了他面前,他依旧没有为之所动,这让代替朴仁静站在前台的这个咖啡小哥不解的看向了俊秀:“先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服务员的话打破了俊秀的思量,俊秀简单的摇了摇头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了钱包,然后抽了一张一万块的韩元递给了前台:“前面还没有付账呢。”俊秀拍下了这一万块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咖啡也没喝,钱也没有来得及找。

    “先生找”服务员的‘钱’都还没有说得出来呢,只见那个带着帽子的男人出了店门,他一脸茫然的拿着找零说道:“什么啊?难道他和仁静认识?”店员说出这句话之后看向了卫生间的方位,朴仁静已经进去很久了呢。

    俊秀独自的出了咖啡厅走向了咖啡厅旁边的一家便利店,他从便利店里购买了三罐啤酒之后出来坐在了便利店外面的休息区,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着酒目光就看向了不远处的亮着灯的咖啡厅。

    心乱如麻,俊秀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个形容词了,很贴切。此时他的心就是那样一团糟,屡不顺,理不清,莫名其妙的找不到头绪。总之就是一股烦心感受定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

    曾经在联系不到朴仁静的时候他有过担心,可是那股担心也很快被繁忙压了下去,朴仁静的家他清楚他也知道,如果要安心找她俊秀肯定能过找到,只是俊秀想不通为什么她会突然的换号。最后是民赫给俊秀的一声指点让他放弃了,朴仁静。民赫的原话是‘给仁静留着最后的那点自尊和骄傲吧。’

    是啊,表面上看着自己好像是什么雪中送炭,可是这个‘炭’对于朴仁静来说就是燃烧着她和她家庭的自尊的东西。这个年代的青春爱情是很纯净的,可是一旦牵扯到钱的问题,那么爱情也就变了本质了。

    俊秀坐在便利店外面吹着夜晚的寒风,冰镇啤酒的刺激从喉咙滑下让俊秀深深的皱起了眉,他长呼着想吐出心中的郁结,可心中的郁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他曾经也想过无数次和朴仁静再见面的场景,或许是某个街头,或许是某个舞台,但绝对没有想过会是今天这样。原本以为再见时自己的心不会有所波动,可现实好像不如自己所想,在看到朴仁静的那个瞬间曾经的一幕幕浮上心头。

    曾经的回忆如同在俊秀心上开了一枪,那一刻不仅仅的朴仁静心痛,他也依然。可是这份爱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俊秀坐在这里不知不觉的眼泪流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心痛,还是酒精的刺激。

    夜间降温下来的天气,冰镇啤酒,久违的见面,积压下来的疲劳,还有被现的感情所有所有汇集到了一块儿,复杂的情绪如同一根针一样突然的刺进了俊秀的心。

    俊秀死死的捂着自己刺痛得说不出来话的胸口,缓缓的想从便利店的椅子上站起来,谁知下一秒俊秀突然的晕倒了。他的晕倒打翻了便利店外面的座椅,这让店内的打工的兼职生吓坏了,他快的跑了出来,拍着俊秀。没有任何的反应了,他只好跑回了店里拨打了急救电话。

    1o分钟之后医院的急救车出现把俊秀抬走了。东方神起js俊秀晕倒在街边瞬间成为了1o分钟之后的头版头条即时新闻。俊秀的街边晕倒送医李秀满,俞永镇,纷纷的赶到了医院。好在医院的检查俊秀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因为操劳过度,建议让俊秀休息。

    东方神起的官网粉丝们得知这个消息瞬间就闹腾了起来,俊秀为什么会深夜的晕倒在街边?而且身旁没有任何的经纪人或者sm的工作人员?

    各大媒体也纷纷出动守候医院的守候医院,去俊秀晕倒的便利店询问的去了便利店,总之清潭洞在深夜都变得热闹了起来。

    而朴仁静对于这个事情丝毫不知,她待在卫生间里面已经差不多半小时了,她的泪水也已经流干了。她担心俊秀没有离开,还在外面等着自己,所以她就算收拾好了情绪之后也不知道出来该如何的面对俊秀,此时的她真的没有再见到俊秀的勇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