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安乐堂,到底是虐谁的心?
    俊秀在得知朴仁静的奶奶去世之后他的心情也突然的变得沉重了起来,因为他清楚那对朴仁静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在送jessica妹妹回家的路上他都没有再说什么话了,在送了西卡妹妹之后他又快的折返了车头把jessica送回来公司,然后他就开车返回了家里。

    为什么要回家?因为俊秀要回家换衣服啊,在韩国来说丧礼是十分严肃的事情,他们都必须穿着正装出席那样的场合,这也是一种对家属表示尊重。俊秀这边年末出席典礼都是正装,所以家里他也有着几套西服呢。他回家之后快的穿上了黑色西服,白衬衣就出了。

    当然俊秀回家之后银圭也询问了一番他怎么回来了,而俊秀就说了一句‘朴仁静的奶奶去世了。’然后银圭也就没有什么话语了,只是让俊秀去银行取点钱准备好礼金。

    俊秀点了点头穿着正装就开车出门了,按照着经纪人给自己的地址俊秀就朝着那边出了。

    夜幕伴随着寂静,韩国的安乐堂停车场灯光十分的明亮,或许是想给前来祭拜的人驱散心里的恐惧吧。毕竟这样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因为举办丧礼的亲友们的朋友很多白天都是要上班的,所以那些人只能等着下班之后才来祭奠,而下班之后韩国的天都黑尽了,所以这样的地方停车场如白昼是很正常的事情。

    俊秀驾驶着白色的宝马进入了停车场寻找着车位,想在这样场所的停车场门口寻找车位,那几乎要运气十分爆棚才行。而俊秀当然不属于运气好的那种人,他只能慢慢的顺着车道行驶着东张西望的寻找车位。

    而就在这时进入俊秀眼里的不是车位是朴仁静,俊秀瞬间就停在了那里,他坐在车里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他只见到朴仁静的对面站着一个男生,而那个男生伸出了自己的手抚摸着朴仁静的脑袋像是在安慰什么。俊秀现在已经比起以前来说好了很多了,以前要是看到这样亲密的动作他马上就调过了车头就走了。

    现在他对于爱情不再那么的钻牛角尖了,所以那个男人这样对朴仁静的安慰,他是能够接受和理解的,毕竟这个时期是一个特殊的时刻。

    可是下一秒俊秀傻眼了,因为他亲眼的看到朴仁静扑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在哭如果前面那个动作俊秀能够接受能够体谅,那么此时这个动作他不知道该如何接受了,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接受。

    朴仁静伤心,难过,俊秀都能够理解哪怕是他在退一步,朴仁静放声大哭时那个男孩拿出手绢给朴仁静擦拭眼泪,俊秀都能够理解。毕竟在她最难过的时刻自己没有陪在她的身旁嘛。所以作为女人的她是需要安慰的,但,安慰也是有一个度的。你这样扑进男人的怀里哪怕你们是再好的关系都不行!(当然亲哥哥除外。)

    据了解,朴仁静并没哥哥,弟弟的,她只有一个妹妹!而那个妹妹至少俊秀是没有见过的。因为她妹妹在读书而且是跟着父母一块儿住。

    当俊秀看到朴仁静扑进了这个男人的怀里痛哭着的画面之后他闭上了眼睛,等他再一次睁开眼时他就开着车顺着道路离开了。心中那股酸楚从他的鼻腔里冲了上来汇聚在眼里,他要紧了牙齿依旧不能阻止那股泪水顺着滑落。

    没开两步呢,眼泪太多使得俊秀眼睛都看不清楚前方时他停下了车,心中那如刀绞一般的疼痛让他趴在了方向盘上。自己如此的珍惜,如此的思念,甚至在回国之后第一个想见到的人就是她呢,她此时却扑近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胸怀里。俊秀再一次的感受到了爱情的背叛

    心,疼得连腰都撑不直,俊秀咬着牙流着泪捂着自己的胸口,痛得像要快死掉了似的。

    就那样俊秀趴在自己的方向盘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眼泪干了,可是心还是那么的痛,俊秀抬头看着上面灯火通明的安乐堂,看着有人进进出出的大门。他就那样安静的坐着,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到底是离开还是去上柱香?最后俊秀选择熄掉了车子的动机,他下车了。

    朴仁静的奶奶是一个十分亲切的老人,自己虽然只见过她一次,可是既然都来到了这里了,那么去上柱香也好,俊秀抱着‘死者为大’的想法下车了。

    下车之后的俊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朝着上面安乐堂走去。安乐堂里也分了很多个厅,他只是简单的询问着门口的安保:“朴”当他所说了这个字之后,安保就指着旁边的厅说道:“朴家的老人吧?那边”

    俊秀按照着安保的指示来到了朴仁静家的厅,大厅直接就是一个饭堂,这里零零散散的还坐着一些人吃着东西呢,而有一些人在看到进来的俊秀时他们都愣了,紧接着整个饭堂就出现了一些嘈杂声音,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人就‘小声’的说道:“那个不是演员吗?我看过他出演的电视剧呢。”

    总之俊秀的出现是让所有人都十分意外的。而俊秀转过了大堂之后,看着亲属穿着一身黑色丧礼服饰,跪在灵堂前,而朴仁静奶奶照片放在正中间。

    朴仁静的家人在看到俊秀之后全都瞪大了眼睛,特别是朴仁静的小妹。因为去年有网络消息传出俊秀和朴仁静恋爱呢,对于这个消息她们一家人都是知道的,在加上已故的奶奶还说俊秀去过她们的家等等

    而朴仁静此时并没有在这里,倒是朴仁静的父母和小妹,还有一个枯瘦的男人在。

    俊秀按照着礼节脱掉了自己的鞋子进入了灵堂先朝着朴仁静奶奶的灵台进行了上香跪拜之后,朴仁静的家人也朝着他还礼了。俊秀朝着朴仁静的父母说道:“刚刚回国就听到这样不幸的消息,还请你们节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