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送你回家是男朋友的职责
    仁川玩了一天之后俊秀驾驶着车辆送朴仁静回到了家里,虽然说俊秀不是很想让朴仁静回家呢。不过,这是春节啊,真的没办法,如果是平时多玩两天还能够稍微的好说一些。春节这个走家串户的时间段里,加上朴仁静在除夕夜都跑出来了,如果今天再不回去就说不过去了。

    这才2oo6年啊,春节的气氛还是相当的浓厚呢,或许在五年后节日气氛才会稍显退却。那时候的年轻人对于两大传统节日,中秋,春节,也不再热络的往着家跑了。因为在这个2ooo年初、中、段的春节我们的心里总觉得过年过节的食物非常的丰盛,而且还有着压岁钱,有着新衣服,有着三五邻居热闹的玩耍。

    可是随着我们的成长,生活水平提高了,社会也跟着进步了、繁荣了。现在出现了全年午休的商,新衣服也不再是一定要等到新年才穿了,过去领红包现在成为了红包。而每年年末都是一样的饭桌就算是吃也吃不出个所以然了。亲朋好友从以前关心学习,到现在关心起婚姻了!

    妈妈也不再说:朋友的儿子不是成绩比我好了,而是说朋友的儿子的儿子都可以上街打酱油了。

    从以前期盼着过年,慢慢的转变到害怕过年。就算家人的爱依旧在那里,在回家之后她们依旧热情的询问着我们想吃什么?然而我们回答的却成为了‘随便’。或许所有重大的节日都从这一句‘随便’变淡的吧?

    是啊,过年变得越来越精简了,精简得最后的连过年的期许都精简掉了。

    也因为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团年饭甚至都懒得在家做了,某某酒店酒楼订一桌,白天打牌,晚上吃完散伙!而且饭桌上喝酒的也少了,一问,出现很好一句挡驾的话,我开了车的。平日你说可以请代价,春节期间你在哪请?

    (咳咳好像跑题了。好吧,我只是对我们现在的春节‘牢sao’一下子。下面言归正传)

    朴仁静家的山坡下,两人在车里亲吻了一阵之后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俊秀拉着朴仁静的手依旧不愿意放她离开似的说道:“仁静,最近我们东方神起要开演唱会,所以在春节之后我们的排练可能没有那么多机会见面了。”因为朴仁静的‘nainai’身体不好,她每天都要回家照看着。

    所以就算在俊秀排练结束之后能够抽出时间,但是想要和朴仁静见面还是挺困难的。

    “我能理解的,oppa,这是你的工作我当然要无条件的支持你了。嗯~~~一周我可以最多2天不回家,总之我会尽量抽空陪你的。”

    “还是我们家仁静好,我明天去配一把钥匙给你,在你不回去的时候就直接去我宿舍等我吧。”

    “嗯。oppa,那我先上去了,你回去注意开车。”

    就在朴仁静要下车的时候,俊秀快的拔下了自己的安全带说道:“等等,我送你上去吧。”

    “没事的,这条路都是街坊邻居的,我可是走了2o年了呢。”

    “不准拒绝,送女朋友回家是所有男朋友的职责!在说这会天又黑又冷的,不会有什么邻居出来的。就算是真的遇见了谁,大方的介绍也没问题啊。你也2o岁了,难道谈恋爱还不被允许吗?”

    “呵呵知道了。”

    俊秀牵着朴仁静的手揣在自己的衣兜里,慢慢的朝着她们家走去。这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说话,安静的听着风从耳边划过,而有她/他在身旁风仿佛没有了刺骨的感觉。彼此的手儿在衣兜里十指紧扣着传递着彼此的心,彼此的爱,还有那彼此的温暖。有人陪伴的春节是幸福的!

    距离着朴仁静家的铁门还有着十来米的距离,俊秀停下了脚步,他抽出了手轻轻的缕着朴仁静散开的头帮着她别在耳朵后面:“去吧。我看着你回去。”

    “不要,oppa送我上来了,现在我要看着oppa下去了我再进去!”

    是啊,所有爱情的伊始都是这样的难分难舍,或许在刚刚分开,又会开始想念呢。

    俊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快的捧着朴仁静的脸颊在她的嘴上一吻接着他就小跑着离开了,跑了两步之后俊秀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朴仁静,她满脸幸福的笑着朝着俊秀挥着手做着再见,而俊秀也被她笑容感动的挥着手:“走了,你快点回去吧,外面冷,别感冒了。”

    “嗯,oppa,开车小心。”

    “知道了,进去吧,进去,我走了。”两人在这一刻依依不舍的分别着。

    浓情在这一刻爆着,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也许青春年纪的爱情就是这么的甜蜜,难分。

    朴仁静回家了,在她到家的那一刻她给俊秀去了消息,让俊秀到家之后给她个消息汇报一下安全。待俊秀回家之后迫不及待的就给朴仁静去了短信:“我到家了,你没有被骂吧?”

    然而俊秀的短信过去之后很久朴仁静都没有给他回复呢,俊秀就那样傻傻的坐在客厅的沙上捏着手机等待着她的回复,在等待的途中几乎是在每过几秒俊秀就会拿着手机看一下:“怎么还没有回复啊?”因为一直没有收到朴仁静的回复短信,俊秀有好几次的想给朴仁静打电话过去呢,最后还是理智的克制着自己的心。

    一直没有收到回复的担忧,不停的在俊秀脑海里面盘旋着,接着又过去了五分钟之后他才收到了朴仁静的回复:“oppa到家了?前面洗澡去了,不好意思啊。”

    “哦,原来是洗澡去了啊,那你干嘛不提前给我个消息呢,我担心死了。”

    俊秀就这样傻傻的躺在沙上澡都没有洗的拿着手机和朴仁静开始了短信文字聊天,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着说不完的话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