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2002年
    学生放假之后公司门口更加的热闹了,粉丝们的热情使得她们顶着寒冷站在了雪花纷飞的公司门口。idol,舞台上的光芒吸引了她们,同时也使人变得疯狂。也只有韩国现在的初高中的小妹妹们能够做到这样了,顶着寒冬为的就是能够在公司门口撞大运般见到自己喜爱的idol一面。

    对idol的‘爱’,对idol的‘疯狂’,能够让她们在零下的温度中做到如此程度,说实话俊秀十分的不解。这么冷的天在温暖的家里,躺在被窝里也比如此站在寒风里好吧?这个时候啊,真的让人不得不佩服粉丝不畏寒冬的疯狂精神。亦或许是俊秀根本无法理解她们的心理状态吧。

    在自己《大长今》中,出现了卡文状态的俊秀心里乱糟糟的。爱情,一个千古话题,俊秀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自己理解的爱情。因为他理解的‘爱情’是通过电视了解的,电视剧里有时候会把‘爱情’描述得十分的自私。

    比如:你付出十块钱的爱,那么你是否要求对方至少付出八块钱的爱?如果对方付出的爱只有五块钱你是不是就会非常生气?但你会试着告诉他,自己付出的是十块钱的,因此他不能只回馈五块钱。但通常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发生争吵,这都表示着我们一直在计算爱情,试图维持感情方面的‘收支平衡’。

    这种‘爱’以自我为中心,很少真正考虑别人的感受,它以对方的付出来决定自己的付出。俊秀完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爱’还是‘交易’?

    在爱情上俊秀陷入了一种混乱状态,其实这也是一种自我寻求‘爱’的标准的时期。这将决定着将来俊秀他对于‘爱’的态度。

    带着一种混乱状态,他第一次尝试了自己平时想却又不敢的事情,染发!!在无数青年时尚男女习惯了棕色啊,或者金色什么的头发颜色之时,他叫美容院给他过度的漂染出了一种在发型界里还没有出现过的全新颜色,白金色!!

    这头白金的发色让他成为了路上的焦点,忍受不了大家目光的他来到了。在看到大门口顶着寒风依旧矗立在那的粉丝,他果断的叫司机开到了后门。下车之后俊秀快速的窜入了的建筑内,可是白天的后门也是有着安保的。然而这个安保看着带着奇怪发色的俊秀询问着:“你哪里的?”

    俊秀并没有见过这个安保,他只好礼貌的回应着:“你好,我是b班的练习生。”

    “练习生证呢。”

    “额,我还没有办理,应该管理室里有我的资料,你可以去那边问问,我是b班的张俊秀。”俊秀第一天来的时候没有带自己的登记照,管理员叫他记得第二天带来办理。

    然而第一天他晚上和kangta喝醉了,第二天急急忙忙的又被叫到了公司,从那天后他就一直没来公司了。所以证件他是一直没有办理的,而且他平时也习惯了从大门进入,大门的安保认识他,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谁知道今天大门全是粉丝在‘站岗’,他这才选择了从后门进来。

    因为俊秀的打扮很妖异,甚至大男人还画了眼线。他的身上确实有着一股明星的感觉,这个安保歪着脑袋看着他两秒后,正准备给管理室那边打电话呢,这时又有一个练习生走了进来。在安保看到那个带着甜蜜笑容和他打招呼的练习生后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哦,是妍熙啊,来练习了?对了,你认识他吗,他说是你们b班的练习生。”

    李妍熙这才朝着那个一头白金发的人看去,在她看到这个男孩是俊秀时,她短暂的愣了一下,特别是今天俊秀的装扮比神话前辈开演唱会的造型都还要夸张100倍呢,甚至他还画女人才画的眼线。

    虽然不过李妍熙觉得很奇怪,俊秀此时的打扮她并没有感觉到怪异,反而觉得很帅,很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勾魂夺魄。

    照常理来说不应该啊?这样男女混合在一起后的奇怪妆容是她第一次见到呢,可是为什么在俊秀的身上并不会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呢?反而他此时的妆容和发色把他的那种孤高和冷峻体现得淋漓尽致呢?

    用李妍熙自己的话来说,因为她的同学很喜欢xxx学校有着脸赞称呼的张俊秀。所以她就在同学每天的‘张俊秀轰炸’下,不解了也变成了了解。在学校他是一个学习好运动棒的男孩,没有任何传闻他和女生们有太多的接触,反而他更多的是和男同学们常常一起运动啊什么的打一片。

    第一次见到张俊秀后,崔秀英说他是一个非常没有礼貌的人。进入练习室之后他极度的不合群的挑选角落一个人坐着,他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独行的人。后来俊秀展示了他的绝对实力,这才让大家知道为什么他是一个‘独行侠’。因为他的水平和练习生们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他看着练习生的练习就像是老师看学生一样,他说话很幽默,可幽默中依旧让人感受得到他的冷傲。

    从那天之后,李妍熙只是听在肯特上学的jessica说了一句,张俊秀转到她们校去了。而且好像和比他高一年级的校花级别的女生在交往,然后,jessica就称再也没有看到俊秀了。毕竟两人所处的年纪不一样,见不到也很正常。

    但,也从那天之后,张俊秀就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样的消失了。大家再也没有看到他出现在练习室了,不过练习生之间到是有很多他的传闻。什么他又去了别的公司偷师学艺去了、他被挖走了、他这样那样的、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学生们都放假了,李妍熙今天才又一次的见到了他。然而每一次见面都是一种惊艳,上一次是实力带给她的惊艳,这一次是他的打扮。

    安保见到李妍熙发愣他轻声的询问着:“妍熙,你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的,我认识他。他确实是我们b班的练习生,只是他染了头发,化了妆后有些认不出来了。”

    在李妍熙说出这个话的时候,俊秀对着安保点了一下脑袋,其中包含着的意思是‘我进去了’。然后他又对着李妍熙点头露出了一个微笑之后自己就朝着练习室走去。

    俊秀进入b班练习室,他的那一头白金色的头发在练习室的灯光下格外的闪亮和吸引人,就连正在练习的人都停了下来打量这个带着金得泛白的头发的人是谁?

    这个时候学校放假了,平时被学校管辖着仪容仪表的学生们的染发的时期就到了。还是有很多练习生和俊秀是一样的心思,平时看到这个那个的染发,他/她都是很想染发的。青春期对于‘美’是十分在意和追求的。但,染发对于学生来说是大事,在这个时代你一头金色头发在街头走很有可能就会被误以为是小混混。

    所以啊染发还是必须要取得家长的同意,不然回家少不了一顿胖揍,如果被揍了就允许染发了或许一顿揍也值得,但,揍了不说家人还要马上带你去染回来。所以啊,学生染发没有得到家人的允许是嘚瑟不了半天的。

    俊秀今天没有带帽子,冷起来了他的穿着也和大家差不多。运动品牌的羽绒服,加厚的运动裤,防滑的运动鞋。

    俊秀的余光扫描到了练习生都在看自己呢,他就转过了脑袋看向了那群甚至连练习都忘记了的学生。

    他只是转头淡淡的看着他们,但他勾勒的眼线让他显得格外的冰冷,加上俊秀在练习生里有着很高的辈分,所以当练习生们看到那个白金发的人是俊秀时,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俊秀只是冷漠的说了一句:“不练习吗?”

    就这么冰冷的一句话吓得练习生都不敢在看他了,俊秀在那群正在练习的孩子里看到了jessica,他跟着就说道:“jessica,去a班,把李赫宰叫过来。”

    “欸?我?知道了”jessica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重’前辈。俊秀又是她学校里的学长,又是练习生里的大前辈。

    俊秀进来之后,直接叫了‘jessica’,平时和jessica一起练习的朋友们开始了小声的嘀咕‘西卡什么时候和张俊秀前辈这么熟悉了啊?她不是说只知道张俊秀去了她们学校,并没有遇见他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声点,一会张俊秀听见了,上次的事情’

    ‘你不说还差点忘记了呢,都过了这么久了,他不会那么记仇吧?他好歹也是男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