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冬日的温暖
    俊秀语重心长的金泰妍说着经纪公司,练习生,还有出道后的生活。{}{} suimeng][}总之就一句话:竞争,竞争,每天都是在一个残酷的竞争之下生活。她选择的路比读书、毕业、找工作、要坎坷多了。读书路至少压力没有她们的大,也并不是说读书路出了社会,社会上就不存在着竞争了。有,当然有,但社会上的竞争绝对不可能比练习生和艺人之间的竞争残酷。

    俊秀看到今天表现得格外活泼的泰妍,他担心这个学妹把公司当做学校一样来看待了。学校还允许着开下小差,或者自由散漫。但在经纪公司散漫了,那么用不了几天后面的人就会追上来了。俊秀觉得与其她这样散漫着练习,还不如自己选择退出的好。

    寒冷的季节里俊秀的这番话在这一刻让泰妍感到了久违的温暖。离开全州来到了首尔快要半年了,从她第一天踏入公司的那一天起,她自己也清楚的感受到大家看待她的目光不一样,别人的目光中对她有着不知名的敌意,仿佛大家都在排斥着她。

    渐渐的在公司里面待得久了,自然的知道了练习生的规律,练习生们都有着属于她们的‘小团体’,和学校一样三五个谈得来的抱成一团成为她们的小团体。这个小团体一块儿组队什么的迎接着每一次月末的会考,可问题是泰妍是新来的,她一来就进入了a班,而a班的呢,都是一步一步慢慢的从b班升上来的人,她们有着固定的‘小团体’了。

    公司的小团体:有着最老的练习生们组成的。也有着居住在同一个地区的。也有着同个学校的。而她呢,她从地方上来的人,初来乍到的她在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呢,她就自然的被a班的人排挤在外了。不,不能叫排挤,而是不能融入到那个小团体里去。唯一值得她庆幸的是和她同宿舍的黄美英是a班最大团体的成员。

    因为她和练习生里资格最老的jessica都是美国来的,而且她们都就读于肯特学校,所以jessica还算是比较照顾这个和她一样从美国过来的同学。

    而且黄美英是一个十分开朗的性格,虽然两人沟通上有点障碍,但她真的是很热心的人。有着她的带领泰妍才稍微的成为了那个小团体里的边缘成员。

    可是一切的改变都在今天,今天俊秀的到来之后对她表现出来的关心,还有他表现出来两人之间十分亲的关系,仿佛在做给她们看呢。

    在这一刻泰妍听到俊秀语重心长的话时她真的明白了,他是在帮自己呢。像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一样,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他出现了。在自己的练习生生活过得十分艰难的时候他再一次的出现了,他帮着自己融入到那个练习生实力最强大的小团体里去。

    他对自己的那份浓浓的关心,还有照顾,在她离家之后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了。就在这寒冷的夜里俊秀带给她的那份暖意突然的让泰妍觉得鼻头一酸,眼眶中渐渐的充满了泪雾,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她想用疼痛压抑住自己内心的那份感动和被他看穿的那份心酸。

    来到公司接近半年的时间里,她几乎自己都是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混在练习生的a班里。也不能说是被排挤,只能说她不能融入,当然那些固有团体也没有接纳她的意思。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她难道就不委屈,就不难过吗?当然不是了。她一个地方上来的,在这里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大多数的时候就只有她一个人,心里当然会难受了。然而今天在俊秀出现之后,她知道她已经被那个团体接纳了,她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欢笑,一起看着首尔的繁华,她被小团体接纳都是因为俊秀!

    以前自己在学校被欺负的时候是他突然的出现,让自己在学校的日子变得舒坦了起来。然而时隔一年多过去了,在自己孤独无依时他再一次出现了,他带着自己认识了很多很多公司里的朋友,也把他知道的一些经验告诉了自己。泰妍第一次在首尔感到了关怀,是同一个人带给自己的温暖。

    每次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总是会出现,每次!他仿佛就是自己的守护者一样,他就像是一直都站在自己的身后一样他暖暖的,在这里寒冷的夜里和他站在一起也觉得很舒心。

    这一刻泰妍的情感爆发了她强忍着自己的泪珠不让它掉下来,声音带着丝丝的哽咽:“谢谢谢oppa,我知道了。”

    俊秀听着泰妍微微颤抖的哽咽,他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了手绢轻轻的塞在了她的手心里:“泰妍啊,不要哭,路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所以再难再辛苦我们也要朝着那个出道的目标前进。泰妍啊,坚强起来,坚持并坚定着出道吧。在我们选择了放弃学业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已经是孤注一掷了!我们必须出道!有再大的竞争也不要怕,你要相信自己是最好的,最棒的,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金泰妍!!”

    俊秀的一句鼓励,给泰妍带去的是无限的勇气。这一刻,她的眼泪如豆子大小的往下滑落,她拿起了俊秀给的手绢擦拭着自己的眼泪,暗暗的在心里说着:‘我一定要出道!!’

    帕尼听不懂俊秀对着泰妍的长篇大论,可是她能感受到俊秀对泰妍浓浓的关心,有时候‘温暖’是一个眼神,是一个拥抱,或许是一句非常简单的问候。那种暖意就是是安静在旁边带着的人也能够感受到。当泰妍流泪的时候,帕尼有些诧异的看着两人,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交谈,到底是触动了泰妍的哪点才让她忍不住落泪的。

    泰妍在流下眼泪的时候,俊秀并没有安慰,因为他感受到了泰妍此时的眼泪代表着的是她的一种决心!

    俊秀只是拍了拍泰妍的肩头算是一种无声的安慰吧,紧接着他就看向了帕尼然后用着泰妍丝毫听不懂的英文和帕尼说了起来:“帕尼,泰妍是从地方上来的,她在首尔没有什么朋友的。而我呢,以前和她就读一个艺术学校,我们是校友,当初我认识她的时候呢?是因为她正在被高年级的学姐欺负,所以我就出面了。她真的是很善良的女孩,和你一样,你们都很善良。当初你才到韩国的时候也经历过文化差异上的那种无助、孤独的感觉。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好朋友彼此的照顾着。而我呢,我真的很忙,所以我无法在你们的练习生活中给予你们足够的照顾。那么我就希望着你们相互依靠着朝着未来出道的方向彼此鼓励着前进。将来在你们出道时我这边会尽最大的努力向公司推荐你们的。前提是你们得做出成绩让公司瞧见!不然我的建议也只是徒然,明白了吧?”

    帕尼显然就比泰妍的思维成熟得多了,俊秀的这番话是一种承诺。俊秀在sm里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这一点帕尼丝毫不会怀疑,一个人就能撑起整个经纪公司的开销和盈利,他的话语当然有着一定的作用。

    在美国长大的她早早的就明白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不仅仅看实力,有时候也要看关系。这就好比公司面试时遇见了有两个应届毕业生两人的学校一样,专业一样。而其中一个在公司里有着高层里的友人,他的友人帮着推荐我的朋友怎么怎么样的不错,然而另外一个人呢,却没有这样的推荐人。我相信任何公司都会选择那个有推荐的人,这就是所谓的人情、关系。

    帕尼再一次露出了笑眼,然后紧紧的搂着泰妍的肩头,目光却朝着俊秀的说道:“放心吧,oppa,我会好好照顾泰妍的。”然而这句话她并没有用英文,而是用的韩语。这句话不但是说给俊秀听的,同样也是说给泰妍听的。

    突如其来的韩语,让俊秀笑了起来,原来帕尼真的是不能当做小孩儿一样看待啊,她这一手一语双关玩得是相当的漂亮。

    这就话她说给泰妍听的意思是:俊秀很关心你哦,甚至还拜托我照顾你呢,那我们以后就做亲故吧。

    然而话在俊秀的耳朵里的意思是:怎么样?我做得不错吧?我把你对泰妍的关心全都表达了出来。

    俊秀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带着她们朝着宿舍的方向去了。几分钟之后俊秀来到了她们宿舍楼下之后她们和俊秀说了再见,俊秀也索要了泰妍的私人号码之后看着她们两人慢慢的进入了宿舍的楼房。

    送回去之后俊秀慢慢悠悠的朝着自己宿舍方向走去,公司租房都在一个大致的范围内或许是方便公司这边进行管理吧。不管是练习生,还是出道的艺人都在方背洞。

    在路过距离宿舍不是很远便利店时,俊秀从店里买了好几罐啤酒呢,等他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了自己的队友朴有天从车上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