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恋爱,真甜!
    就在汽车快要到达江东时,李妍熙询问俊秀要私人号码。手机,在2002年中/国还没有大量普及的时候,韩国就变得十分普及了,三星,lg,两个在国内的竞争也是如火如荼,为了获得手机市场占有率,两个公司都和sk电讯开办着合约机,广告是‘电话免费送’,但,每个月必须消费多少。所以手机这个东西,一般的家庭都能消费得起。

    当然此时手机的普及率还是没有高达连初中学生身上都人手一部,但,练习生60是有的,除了家庭条件很差的还是买不起。

    为什么练习生大多数都有手机呢?首尔的练习生每天结束之后回家的时间都很晚,所以他们会给家人打电话来接啊什么的。特别是女孩子,晚上始终让家人都不放心。地方上来的有个电话也方便家人和他们取得联系。

    俊秀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李妍熙快速的摸出了自己的小巧的翻盖手机记录着俊秀的号码,然后给他拨打了一个过去:“俊秀oppa,这是我的号码。”

    “嗯,记下了。”俊秀拿着手机,在电话簿里编辑了‘妍熙’两个字,在输入好名字之后,他朝着李妍熙看了过去,这是俊秀第一次见到李妍熙出现了羞涩。

    车外路灯依稀洒落车内的灯光,朦胧的照印在李妍熙的脸庞上,这一次她主动的索要号码之后,她的脸颊上终于透露出了那一抹嫣红。她放下了女子惯有的矜持,同时她也用索要号码表达了自己对俊秀的心意。这是她第一次对男孩子示好,所以她平常的行为再怎么大大咧咧的,她始终都是女人。

    在两人储存了号码之后,彼此之间流露出了粉红的气息。李妍熙因为羞涩没有说话,而俊秀也安静的坐在了李妍熙的身旁,她身上传来的阵阵香气让俊秀十分的迷恋。

    看着李妍熙那微微透红的脸颊,俊秀的心脏跳动得更加的快速,他的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停的敲击着,因为李妍熙在询问他的号码之后,俊秀也清晰的知道她其中表达意思。可是啊,俊秀现阶段是属于‘纸上谈兵’类型的男孩,当着自己认识的人时,他可以夸夸其谈的说着女人什么什么的。或者是他的同学说自己喜欢谁谁谁,他出点馊主意啊,怂恿别人去表白啊什么的,他可谓是能说会道的,可现在让他自己亲自上‘战场’时,他怂了。

    他们两人现在坐着的位置周围并没有人,只有车厢前部分还有几个回家的大人,所以在四下无人时他真的很想拉住李妍熙的手可是想归想,他并不敢实施啊,所以,他的手不停的在自己膝盖上扭捏着。

    扭捏的俊秀不停的在自己的心里给自己打气:“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还怕牵手?以前你不是那么牛哔轰轰的,还给自己的同学说什么‘怕锤子怕,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就算这个表白失败了,还有另外一个。’现在你不但不敢表白,连女的先示好,你都无动于衷?你还是男人?怕毛线啊怕,不就是牵个手吗,又不是亲嘴!”

    内心的鼓舞,让俊秀好不容易的壮起了胆量,他低着头看着李妍熙小手也放在她的大腿之上,距离自己的手的距离顶多只有20公分,他慢慢的从自己的膝盖上抬起了自己的手臂,甚至比‘做贼’都还要小心,可是他的胆量还是没有汽车行驶的速度快。

    因为李妍熙此时已经转过了头看着他了,她小声的说着:“oppa,前面就该下车了。”

    “啊下车?到了?这么快?”俊秀说出这番话时,李妍熙蒙着嘴眼睛再一次的变成了月牙儿。

    俊秀知道自己语言上失误了,他快速的从座位上起来之后伸手接过了李妍熙手里的雨伞,两人朝着后门走去俊秀按下了下车显示灯。

    两分钟后江东车站到达,俊秀和李妍熙两人都下车了,站在车站里俊秀询问着她:“你家距离车站远吗?”

    “不远,朝着那个坡上去之后就到了,走上去10分钟吧。”

    俊秀朝着李妍熙指着的平房区,看着那边昏暗的路灯之后,他决定着说道:“我送你,走吧。”

    “不用了,oppa也该回家了,这里我很熟悉的。”李妍熙一家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周围的街坊四邻的都十分的熟悉。她还是怕被熟人看到有男孩子送她。现在这个年代还算比较保守的,作为初中生的她,而且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娱乐圈,本来大家对于娱乐圈的态度都不怎么好呢,如果刚上初中的李妍熙此时就和男孩不清不楚的,背后绝对少不了指指点点。

    这样不仅仅是她遭受到一些风言风语,甚至连她们家庭都会被影响到。特别是俊秀此时又如同街边的小混混一样染着黄毛,这样人五人六的模样在不了解俊秀的情况下,单从外貌去看待只会令人产生厌恶!!

    第一次被拒绝的俊秀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的,他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想说点什么,可是那话语却像是卡在了喉咙处怎么都说不出来。

    李妍熙此时好像也发现了俊秀的不适,她展开了笑眼说着:“oppa,老街区的人思想很陈旧的,特别是那些妇人她们一天没事就喜欢说东说西的。呵呵oppa,明天去公司练习吗?”

    “不不知道呢,你要去公司吗?什么时间去?”

    “我早上去啊,早上差不多在8点钟的样子就会出门了。”李妍熙的这番话好像是告诉俊秀,我早上八点出门,你要不要过来?因为在公司两人不可能表现得太过于亲密了,所以唯一能利用的就是在乘坐交通车的时间。

    “这样啊,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注意安全。”

    “嗯,oppa明天见了。”李妍熙鞠躬之后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了去,俊秀就站在车站看着她一步一步的离开,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些不舍。

    然而李妍熙离开了车站差不多10米的样子,她转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俊秀,她笑了,甜美的笑了,紧接着她朝着俊秀跑了回来,俊秀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得灿烂起来,他不自觉的也幸福的咧着嘴笑了。看着跑回来的李妍熙,空哒空哒~~俊秀的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了。

    他心里有着一股冲动想冲过去抱着她,就那样紧紧的抱着她,一辈子就那样抱着

    李妍熙带着十分甜美的笑容跑回了俊秀的身旁,把自己手里的伞给了他,她说了一句:“oppa,再见!!”说完她转身双手顶在头上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俊秀捏着李妍熙的伞,看着在街灯下她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见。他低着头看着自己手心里还残留着她余温的伞,开心的笑了。就这样,俊秀站在车站傻傻呆呆的浅笑了许久,他的脸上写满了喜悦,幸福。

    “这这就是‘爱情’吗?好甜!明明刚刚才离开呢,为什么我又开始想念了?好期待明天”

    俊秀坐上了出租车回到了清潭洞,这一次他并没有选择让出租车停在自己家门口,而是在清潭洞车站下了。下车之后他撑着李妍熙给的伞慢慢的走在这条路上,嘴角上的笑容难以掩去,这是属于他和她之间的初恋的味道,很甜,总是让他忍不住想开心的笑,他内心总想着大声的叫出来,他想向所有人诉说自己的此时的幸福

    就这样,他步行进入了清潭洞昂贵的别墅区,门口的安保看着一边走,一边傻笑的‘李家小子’他都摇了摇头:“李家小子这是叛逆期到了啊?哎好好的学生,怎么就去染了一头金发了呢?”因为俊秀住在‘李家’安保自然就把他当做了李家的人。

    李家,差不多吧,俊秀除了姓氏,几乎都是被李母照顾着长大,李母也视俊秀为己出,从回国之后就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的起居生活和学业等等。她对俊秀的心,远远的超过了对自己亲身闺女顺圭。

    回家,俊秀打开了大门收起了雨伞,坐在客厅的银圭,顺圭,还有李母,三人同时把目光集中在了一头金发的俊秀身上。只见李母看到俊秀的头发时,她的脸色一下就垮了下来。

    没心没肺的顺圭看着俊秀的一头金发叫了起来:“哇oppa,你这发型”她对着俊秀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拇指不是指他的头发多么的好看,而是对俊秀胆大妄为的染发行为佩服不已。

    俊秀把雨伞放进了门口的伞篓里,然后来到了客厅,礼貌的打着招呼:“o-ma,怒那,顺圭。”

    平时俊秀可不会这么礼貌,回家之后顶多叫一声‘我回来啦’就上楼了。然而今天他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他做出了这番挣表现的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