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初次交锋
    ,精彩小说免费!

    邵雍不住的点头:“孺子可教也,看来不是那么笨。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夫现在就是他?又或者他是老夫的转世?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奇哉怪哉,这个世界好像都颠倒了。”

    “第四架豹头势,第五架坦腹势,第六架跨右势,第七架撩掠势,第八架御车势。”

    周烈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专注过,瞬息之间他已经劈出千剑万剑,全部都在意识中完成,并且快速总结利弊得失,为下一波攻击扎下良好基础。

    “叮叮叮……”

    秦皇仅凭手中一剑便击碎了所有大剑,并让剑潮崩溃开来,他甚至犹有余力冷斥:“这就是你的剑道?繁而不精,尽是臆想。朕已经给你机会了,接下来置诸死地,生路只存于一线。”

    “嘤嘤嘤……”四尺长宝剑发出独特鸣音,剑刃带着寒光恍惚间飘散开来,如同蜂鸟四处出击。

    “泰斗剑……”周烈没有坐以待毙,电光火石间,他令千剑万剑合并为一剑,化作万钧雷霆与秦皇手中的不世锋锐碰撞。

    两道身影不停交错,竟然打得难解难分。

    邵雍的眼神变了几变,恍然道:“原来如此,老夫与虚拟人格的融合才刚刚开始,只有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会正式复苏。如果这孩子没有分化出虚拟人格,多半也会召唤出老夫,所以秦皇出现是场意外。”

    “意外?这是天意。”秦皇分心说道,吓了邵雍一跳。

    周烈的脸色非常难看,无论他多么努力,嬴政好像一座大山横隔在面前,让他生出一种无力感。

    “锵锵锵……”

    千剑万剑汇聚而成的大剑不断破碎,变得斑驳不堪。

    “这就放弃了?”刺耳话语挑拨着周烈的神经。

    “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管你是什么鬼,我会踩着你的肩膀逐渐走向高峰。”周烈忽然人剑合一向前碰去,他的决然终于让秦皇动容。

    这是两败俱伤打法,你刺我一剑,我刺你一剑,看谁的心神强大,能够坚持到最后。

    对于这种比拼,秦皇根本不怕,不过周烈的韧劲再次颠覆了他的认知。

    每次挨剑承受痛苦时,都有一种魂飞魄散的感觉,可是眼前这名少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依然平稳的出剑,眼神一丝不苟,专注的令人发指。

    二人已经记不清过了多久,只觉得心神涣散,也许下一剑捅进去就会崩溃。

    “杀……”周烈状若疯癫,他已经神智错乱。然而越是这样,其勇力越恐怖。

    不论秦皇是否胀大身形,千剑万剑总是化作透心一剑,顺溜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oss悲哀了,功夫再高也怕板砖,身份再高也怕疯子。

    按照道理来说,收拾这个后世小鬼应该手拿把掐,容易得就像喝一壶茶水。可是事实证明,这壶茶水太烫了,现在根本就喝不到嘴。

    “崩溃吧!”就在秦皇分神的刹那,周烈的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用最为凌厉的攻势刺出层层剑影。

    “轰……”秦皇的身体坍塌一角,这让他感到非常愤怒,只听对方说:“你的王朝已经灭亡,哪怕占据我的身体,也要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可是你曾经站在高处,哪里还有拼搏的耐心?所以你注定失败,而我?哪怕抹脖子也不会把身体交给一个注定失败的人。”

    “大胆!”霸道气焰陡然升起。

    周烈忽然抱住秦皇,运用最强意志钳制他的反抗,然后数万柄重剑出现,齐齐向空间中央的两道身影刺去,硬生生将他们钉在一起。

    邵雍大惊:“如此霸烈,真是一对好cp。等等,cp是什么意思?唉!管他呢,这九死一生格局似乎已经走出生路。不,尚未完结,只是延后了。”

    就在这时,秦皇的身体打散开来,等到重新汇聚之时,竟然化作一尊木雕泥塑般的模糊人像。

    周烈躺倒在地,累得呼哧呼哧直喘,说明他的精神正处于极度疲劳状态。

    “邵老爷子,快帮我看看有没有后患?”

    “有后患,秦皇硬气着呢!什么时候你能与他心神相通,知道他正想些什么,这神思期才算大功告成。另外,这里太小了,按照你自己的身体比例必须扩展到三千三百丈,这样的窝才能同时养两尊身份尊贵的祖灵,差一丝都别想进入八品养灵期。”

    “这万年王八还没完没了了?”周烈躺在地上不愿意动地方,仰着头问:“那你呢?老爷子?什么时候能与我心意相通?”

    “早着呢!我最多在某些事情上给你提供一些灵感,甚至无法清晰表达意图。只要你的心神离开此地,没有外面那棵大树帮忙,你的思感可没有这样灵敏。也是占了外面那棵大树的光,你才能支撑到现在,否则早就鬼上身了。”

    “呵呵,侥幸。原本以为由九品到八品十分简单,现在听起来好像很难的样子。老爷子,你还有什么建议吗?”

    “暂时就这样,不用我多说,你也会想尽办法提升的。希望下次你与秦皇争锋之时,不会像今天这样狼狈。”

    “好,回去了。”周烈微微点头,闪念之间已经离去。

    思域之中只剩下邵雍和木雕泥塑般的巨大秦皇,二者无声对视,不知道相隔多久,忽然响起沉稳话音:“臣服于朕,你就是新帝国的丞相。”

    “新帝国?丞相?”邵雍发笑道:“王啊!虽然你头上生白气,称之为皇!可是你不知阴阳,不懂命理,不涉造化,外面的天地在七百零八年前巨变。哦,现在应该是七百零九年了,再有十一年就是术数的分水岭。一运为十二世,一世为三十年,七百二十年正合二十四世,两个承前启后的运程,要再次变化了。在这个世道下,能自保就不错了,想要建立帝国,恐怕难如登天。”

    “朕都复生了,登天又算得了什么?只有朕才能重塑天地,让华夏祖龙扶摇直上。”

    “你来晚了。”邵雍非常不客气的说:“据我推算,很多王朝的统治者早已降临,他们积累到今天深不可测,而你也许只剩下十一年时间。虽然老夫擅长以点窥面,可是这个世界太神秘了,真想早些脱离此地,看一看这个世界的风貌,还有研读那些在我之后出现的数理奇书。”

    “哈哈哈,你也有占据这具躯壳的野心,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