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开启血脉
    ,!

    “还真是枢机令,借助此令可以让你们在龙蟠树下多呆一倍的时间,并且可以向烽火台兑换一件宝物。”

    听到这话,叶家和霍家子弟议论纷纷,有些人仍然拿不定主意,有些人则下定决心要留下来。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你们眼前这个无比帅气的大哥哥就是三零零烽火台的驿主阮浮生,旁边这个黑猪一样的壮劳力名叫敖广宇,在烽火台的地位仅次于我哦!再旁边那对男女是驿者韩一鸣和赵红玲,两个不愿意归家的叛逆期小青年,比你们大不了几岁。”

    周烈的神情一震,吃惊于饕餮令的权限,之前看到的四个人名竟然真的在烽火台服役。

    “骚年们,想好了吗?是退出还是进入?哈哈哈哈,感谢你们到来,让单调的生活终于有了一点调味剂。哦,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调味剂是什么?那可是光辉时代的美味。”

    “可以进塔了吗?”周烈仰头问。

    “呃,居然有人比我还着急?”阮浮生笑道:“直男啊直男,这个小家伙长大以后肯定是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

    旁边三位觉得丢脸,恨不得把这个磨磨唧唧的家伙踹下去。

    “开启通道……”黑面大汉高喊一声,黑塔发出沉闷响声,竟然像紧闭的大门一样,从中间向两边逐渐推开,裂开一道缝隙。

    “这不是塔?而是一座大门?”周烈感到非常震惊,觉得烽火台更加神秘了。

    开元村小队快速收好东西,向着高塔中央的裂缝走去。

    梁孔雀跟在游绍龙身后,她抬头看向高塔时,微微翘起嘴角,难掩心中的快慰,仿佛她已经扬眉吐气将周烈等人踩在脚下。

    “走……”

    山巅那九只昂夙火凤俯冲而下,带起点点火光飞入黑塔,骑在火凤背上的少男少女竟然也是前来开启血脉的。

    阮浮生故意惊叫:“哎呀!现在的孝子真了不得,竟然都这样果决,没有将他们吓退。大黑猪你说他们的人数是不是有些多了?我是该下绊子清理掉五个,还是清理掉十个好呢?”

    黑面大汉冷斥道:“少废话,这次的凶险大了去了,不知道这些孩子能否活下来。那些豪族名门都在保存实力,只有公冶家看在你的面子上派过来九个小家伙。话说,你闭关了一段时间,现在咱们三零零有没有整千序列的实力?”

    “呵呵,你猜?”阮浮生撩了撩自认帅气的发梢,打着哈欠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作为你们的主人啊!自然不会事必躬亲。好了,刚刚出关我得敷个面膜,大事小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尤其旁边那两个小喽啰,不要一有事就找我哦!”

    旁边三人相当无语,摊上这样的驿主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此刻,周烈等人走入一座地面光滑可鉴的大厅,只见墙边摆放着许多陈旧的训练器材,还有各种古里古怪的铠甲套在木人身上。

    时间不大,韩一鸣和赵红玲来到近前。

    叶家和霍家子弟跟了进来,还好地方比较宽敞,大家带着坐骑也不显得拥挤。

    韩一鸣生得非常俊朗,个子比周烈还要高半头,他将头发剪得很短,脑袋上只有一层毛茬。

    赵红玲则要瘦小的多,不过身材比例非常好,显得玲珑有致,模样倒是非常普通。不知道是不是此地的规矩,她也将头发剪得非常短,看上去毛茸茸的。

    此女与驿主阮浮生截然不同,说话做事嘁哩喀喳,开门见山就说:“左手边大门进去,根据令牌的等级找龙蟠树静坐。树须将你们包裹进去,千万不要抗拒,祝你们开脉大吉。”

    周烈有些蒙圈,这就说完啦?也没有解释龙蟠树是什么?不过唐七七应该知道底细,等一会可以问一问。

    事实证明,唐七七也不是什么事情都知道,她与周烈一样正在蒙圈。

    韩一鸣说道:“时间紧迫,留下随身物品和坐骑进入流程,不准打架斗殴,违令者立刻清理出去。”

    “啊?”大家如梦方醒,就像羊群一样被韩赵二人赶入角门,穿过一条挂满字画的长廊,走入一座鸟叫虫鸣不断的森林。

    这里确实有一座森林,尽管一眼就能望到边缘,可是仍然让人感到惊奇。

    九道身影鱼贯而出,其中一名十七八岁金眼青年瞪向周烈,阴森森说道:“小子,希望你能一直硬气下去,记住我叫纪荣。”

    此刻,游绍龙反而没有表示,他神情冷淡地向前走去,叶家和霍家子弟赶忙跟上,看样子舍不得这条大腿。

    如此一来,仅仅剩下周烈一行人,大家大眼儿瞪小眼儿,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个,还愣着干啥?走啊!找树,龙蟠树。为什么是树呢?这与我家开启血脉不一样。”唐七七忍不住直嘀咕。

    周烈取出饕餮令,想看看这上面有没有提示?谁知令牌甫一亮相,脚下忽然拔起千百条根须,将他笼罩进去,嗖然拖入地下。

    “老大……”反应最快的人居然是胖子,他想都未想就拉住根须。

    徐天豹,徐蟹,徐小宁慢了半拍,等三人出手拉扯之时,根须已经缩回地面消失不见。

    “烈哥,大哥……”

    唐七七眨了眨眼,说:“不要喊了,坏家伙拿出来的令牌不大一样,你们是不是知道底细?”

    “底细?”徐小宁捂住胸口。

    “该死,小鳖壳子又有事情瞒着我。”唐七七抓狂,周烈显然没有拿她当自己人。

    徐天豹取出令牌说:“不用急,有你的份,就连其其格和苏家兄妹都有份。烈哥似乎有办法利用其他铜雀令造出一种叫龙凤令的令牌,而且他更改了权限,都可以在这座烽火台使用,不过其中仍有区别,烈哥手中那块好像叫饕餮令。”

    “龙凤令,饕餮令?”

    唐七七抓瞎了,她从未听过这两种令牌。

    之前周烈就像小学生一样,遇到不懂的事情就问她。可是从什么时候起,情形开始反转过来?博闻强记的唐家娇娇女居然成了什么都不懂的井底之蛙。

    “这就是龙凤令?”她拿过令牌仔细端详,发现除了重一些没有太多不同。

    “是。”徐天豹和徐小宁点头。

    “他是怎么想的?还给其其格和苏家兄妹准备了龙凤令。”

    “不知道!”徐姓三人齐齐摇头。

    “混蛋,他在挑衅吗?觉得我无法驾驭这三个家伙。”唐七七捏紧拳头……

    此刻,周烈落入柔和光彩之中,身后飘着一棵翠绿大树,树枝虬结,苍劲有力。

    胖子也跟着落了下来,他不停舞动肢体,想要游得近一些,可是距离反而越来越远。

    饕餮令烁烁放光,周烈仿佛失去了知觉,身上涌起旺盛气血,他开始踏上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