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 仗剑青屏山
    ,!

    周烈突然睁开双眼,瞳孔之中泛起花纹。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瞳孔底部勾勒出一头白虎。

    这个时候,唐七七正带着蟹飞退,宿营地之中冒起耀眼火光。

    “锵……”

    长剑出鞘,锋锐无双。

    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火光乍然之间偃旗息鼓,只有风声发出轻轻的呼啸。

    “咦?剑势压灭。”

    远远传来轻咦,似乎提起了几分兴趣,说道:“想不到在这荒山野岭还能遇到一位用剑好手,尚未开启血脉便触及了剑势,在这种穷乡僻壤可是非常少见的。”

    周烈深吸一口气,张口吐出波纹,在山间汇聚成隆音:“我不管你是何来历,敢向我妹妹出手就得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山坳间,林谷间,溪流旁嗡嗡作响,尽是“历风”之音。

    “历风,历风……”

    这一刻,仿佛千百只天鸦在叫,山顶上的火光一下子沸腾起来,响起“夙夙……夙夙”的叫声。

    远远传来话:“哦?竟然有人血祭了天鸦?不对,只是天鸦遗脉或支脉,借助了发声技巧营造出这种百鸦齐鸣的现象。”

    周烈忽然举起大剑,冲着剑身吐出一段尖锐刺耳的叫声。

    “历风……”

    随着鸣音,剑身陡然震颤起来,嗡嗡作响,而且嗡鸣声越来越大。

    “举鼎势……”

    泰斗傲世,煌煌无俦!!!

    七座大鼎借音波之功现身,彼此环转着飞向山巅。

    “咔嚓,咔嚓……”

    雷震十里,那说话之人大为动容,响起一声气急败坏的暴喝:“火凤朝垣……”

    三团火焰铺展开来,大有照亮天地的气势。

    山巅响起一片鸣叫,唐七七觉得很不可思议。坏家伙仅仅睡了一觉,实力就增长了一大截。如果睡觉可以提升实力的话,相信很多人都愿意躺上一年半载的。

    “小子,给你脸了,敬酒不吃吃罚酒。”火光迅速聚集,似乎正在酝酿超乎想象的力量。

    周烈皱起眉头,看向手中布满裂纹的大剑,心中好生郁闷。

    老实说,胖子找回来的大剑要比开元村打造的重剑强上不少,却仍然承受不住天鸦音波和举鼎势的双重输出,看来找一把趁手的武器比预想中还要重要。

    蟹急忙劝说:“哥,身后有敌人尾随,眼下应该暂避锋芒,不宜树敌。”

    “不宜树敌?哈哈哈……”

    周烈大笑起来,狂声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的妹妹差点烈焰焚身,我这个做哥哥的凭什么息事宁人?如果想做一个老实巴交村民,我就不离开村子了。”

    他用力震动手中大剑,与此同时瞳孔深处勾勒出一条威武雄峻的青龙。

    颖儿传音道:“青龙攻击系统开启,可施展雨师技水滴石穿与极冰寒魄。”

    “极冰寒魄,给我去……”

    只见一道寒光直奔山巅。

    巨响之中大剑崩碎,那个叫纪荣的人发出怒吼,然而吼声刚到一半儿就变成惨叫。

    “不好,快帮我解冻。”

    此人让蟹差点烈焰焚身,周烈此番就让他极速冰封。

    火焰化作龙卷盘旋,快速削减可怕寒意。

    纪荣遭难的时候,山巅响起几声断喝,隐隐有尖锐红光亮起,似要对山下之人出手。

    周烈骑到阿德的背上,他刚想冲锋,就听身后有人说话。

    “是公冶姐姐驾临此地吗?想不到琅嬛山一别,竟然在这里相遇。”

    “哦?游家的小公子游绍龙,我记得你。”

    好听声音如微风送暖,这才是山巅九头昂夙火凤的主人。

    周烈回头看去,就见那个懂得御气八极拳的青衫少年带着人马缓缓走来。

    胖子小声嘀咕道:“嘿,这就勾搭上了,小白脸咋就那么受欢迎?等等,游绍龙?这个名字听着有些耳熟。”

    徐天豹冷哼一声说:“老村长说过,徐绍游本名游绍宣,游家与咱们村有些联系,只是这门亲戚不好做,看样子很有可能变成仇家。”

    “我靠,这小子尾随而来,原来是找咱们报仇的?”

    此刻,游绍龙说道:“很荣幸公冶姐姐还记得我,月前兄长绍宣留在家里的魂灯忽然灭掉,父亲命我追查此事,顺便在寿光寺这边开启血脉。经查明,兄长曾经落在怯薛军的其其格手中,此仇暂且放在一旁。真正害绍宣殒命之人,正是这个开元村的周烈。”

    周烈扫视一眼,觉得这个仇结得有点冤。

    可不就是冤吗?徐绍游在村子里生活了好些年,却不拿自己当村里人。

    他瞎了一只眼,帮着盗匪杀自己人,把瞎眼之仇算在开元村头上。当时其其格一方损失不小,他明明有机会逃跑却不跑,非要弄死几个才解恨,不是白眼狼是什么?所以杀了就杀了,因为他该死。

    问题在于冤冤相报,游家就算知道子弟不才,为了维持家族的名声,也不会与开元村讲理的。

    所以拳头就是道理,谁硬气谁说了算。

    “来吧!热热闹闹打一场。”

    周烈震动双臂,手边已经没有武器,他正打算放出虚拟人格,冷不防地面传来巨响,有庞然大物破土而出。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动静实在太大了,震得青屏山瑟瑟发抖。

    土石飞溅,尘埃飞卷。

    此刻,天色擦亮,只见前方大地钻出来一座黑沉沉的巨塔。

    塔高百米,敦敦实实,塔顶出现四道身影,为首一人站在塔尖上。

    洪音回荡:“你们这些小家伙来得有些早啊?不过这样也好,尽快开启血脉增加实力,三天之后本烽火台就要入海。”

    “入海?”叶家和霍家少年哗然。

    “不错,就是入海。海禁结界那边出大事儿了,凡是排在整百序列的烽火台都要前往。不要以为自己倒霉,抽到了死签。还有比你们更加倒霉的小家伙,那些排在整千和整万序列的烽火台才叫命苦。”

    洪音高高在上说道:“本来在开启血脉之前还要进行一场试炼,现在直接跳过这个过程,先上车后买票。当然,你们有选择的权利,现在转头回去不会与本烽火台结下因果,等到沉入因果律令的那一刻,就像我们四个,在服役期内是没有办法脱离此塔的。”

    “怎么会这样?游少,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叶家队伍中有人质问。

    青衫少年翻脸比翻书还快:“什么说法?是你们得知我拿着一块枢机令,便主动与源泉镇的那些人替换了铜雀令。哼,既然想要享受高于常人的待遇,就得冒着高于常人的风险。如果不服,大可以立刻退出,没有人逼你们。”

    “枢机令?”塔顶那人探手一抓,就见一块令牌从游绍龙的袖子中飞了出去,顿时黑塔轻颤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