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7章 提前下船
    ,!

    “叮……”

    周烈一口气砸了十三块铜雀令,发现根本不用砸,铜雀令并未损坏,只要在双龙玉佩边缘仔细摩擦一圈就好。

    “有了,有了,每块铜雀令可以扩展部分视野,拼凑在一起就是广阔的海岸线地图,对照饕餮令给出的地图,很快就能锁定目的地。”

    这是细活,周烈把两个妹子叫来,蟹和小宁很愿意做这种事,觉得十分新奇。

    他这个做哥哥的被解放出来,赶忙抓起一块蟹肉往嘴里塞。

    胖子属于吃货,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哪曾想唐七七也是个吃货。

    尽管她吃得还算文雅,总是用银刀片下来一小片,送入小嘴细细咀嚼,可是从始至终没有一丝停顿是几个意思?难道想吃垮周烈?

    在这种情况下,就得对自己狠一些。

    吃!大吃特吃,不就是练一练燃脂瑜伽吗?让味蕾和男性荷尔蒙一起爆发吧!

    还是胖子的根底浅,最先败下阵来。

    他那臃肿的身形好像变得更加臃肿了,额头上爬满热汗,揉着肚子叫唤道:“天豹啊天豹,赶紧拉兄弟一把,把我送入茅房,明明没有吃多少,为啥感觉要出恭呢?”

    “死胖子,给我挺住,不准拉裤子。”徐天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青贝战船脱离泥泽,继续未完成的旅程。

    周烈一口气吃到天黑,每当他吃不消的时候,就做出各种动作活化气血。

    唐七七终于停了下来,擦拭额头上的热汗说:“小娘不扶墙就服你,居然死撑到这种境地,九品以下你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哈哈哈哈哈……”周烈仰头大笑,身子栽倒下去,沙哑着嗓音说:“你承认了,你就是九品,至少曾经是九品。”

    “哼,大混蛋,居然敢猜女孩的心思。”

    “咳咳,没猜你的心,在猜你的身体。”

    “流氓,坏家伙,小鳖壳子。”唐七七偏过头去,忽然抖动肩膀笑了起来。

    周烈这才发现自己在串鼻血,这场因为吃引起的比拼告一段落,收获还是相当不错的,身体完美度已经逼近60%。

    在白虎系统的认定中,六十似乎只是一条及格线,所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通吃。

    还有一半蟹肉没有吃掉,这个就是未来三天的粮食,其实吃上十天半个月都行,只是周烈等不得那么久。

    经过蟹和小宁的努力,终于锁定了一个叫青屏山的地方。

    这是市舶司地图上标注出来的地名,到了青屏山还要寻找具体路径。

    虽然众多烽火台分布在漫长的海岸线上,可是所在地点并非一成不变。烽火台似乎可以移动,而且有特殊手段遮掩行踪。如果位置大白于天下,就没铜雀令什么事儿了。

    蟹这时提议:“哥,双龙玉佩真方便,砸几颗眼珠就知道我们在哪。如果想去青屏山,再过半个小时便要动身,随着青贝战船走到底会越来越远的。”

    “哦?我们的目的地比别人近了许多。”

    周烈大喜,这意味着踏上归途时可以少花许多时间,这时他才发现少了一个人,赶忙问:“胖子呢?”

    徐天豹一脸生无可恋的说:“茅房里蹲着呢!顶风臭着八百里,让我送了三次厕纸,小爷发誓要饿他三个月。”

    “呵呵,二十分钟后他要是再不出来,隔江犹唱后庭花,用钩子给我勾出来。”

    “好,朝着后庭下钩子,对付野猪的惯用套路。”徐天豹将拳头捏得咔咔直响。

    胖子滴溜着裤子,从旁边跑了过去。

    “胖爷就知道,再不出来要隔江犹唱后庭花,话说这顿蟹肉吃得真爽,老大你和七七姐决战到底谁胜了?没有把宝贝蟹肉都吃掉吧?”

    “少扯淡,赶快打点行装,我们要跳船扯呼了。”

    “到地方了?”胖子来了精神,赶紧收拾东西,能带上的家伙事那是一件都不能少。

    马匹仅仅剩下唐七七的老马和徐天豹的沧溟,其他马匹全都交代在这座广阔的船舱中。还有苏家兄妹的苏钧瓷,也永远留在了此地。

    时间到了,船身左侧轰隆隆打开一座闸门,木板缓缓探了下去,距离冰面还有三米多高。

    虽然战船仍在急速行驶之中,可是老马和沧溟都能应付,周烈和唐七七更是不把这点高度和速度放在眼里。

    “胖爷走了,去寻找属于我们的机缘。”

    “呵呵呵,给我下去……”唐七七抬脚就踢,她自己也跳了下去。

    周烈一行人离开后,梁孔雀带着一名黑衣少女来到闸门旁。

    二女动作一致,没有任何言语,顺着木板滑了下去。

    接下来,那个施展御气八极拳的青衫少年也站了起来,叶家和霍家子弟竟然以他为首,牵来坐骑鱼贯而出。

    夜里十分寒冷,北风刮过身边时呼呼作响。

    如果按照直线距离计算,距离青屏山也就十里地。可是在群山之间穿行,这个距离就有些远了。

    马匹和阿德托负着重物,慢慢从冻结的河道中走了上来。

    “哥,有几队人马尾随我们从青贝战船上跳了下来。”

    蟹仍然拿着双龙玉佩,她和小宁玩上瘾了。来到新地方,自然要好好观察一番,没想到第一眼就看到尾巴。

    祖万豪无比笃定的说:“咱们可是提前下船,这个时候跟下来,肯定没安好心。”

    四周黑咕隆咚,周烈憨厚一笑:“每人含一片蟹肉,这东西可是大补之物,走上一夜都不会感到疲劳。大家辛苦一些,我躺在阿德背上睡觉,明天早上精神抖擞,会一会身后的朋友。”

    “成,老大你好好休息!明早杀他个片甲不留。”祖万豪知道周烈号称睡神,那可是开元村一怪。

    “哈……真要好好睡上一觉,这样才能打好基础。”周烈爬上阿德的脊背,倒头便睡。

    唐七七无比羡慕这种粗线条的家伙,明知道身后有敌人,还能睡得如此踏实,换做是她肯定做不到。

    徐天豹裹紧斗篷,守在阿德身侧。

    周烈之所以如此逍遥,是因为有人在他身边付出。

    这支小小队伍已经初具规模。

    祖万豪时不时抛下一把奇形怪状的钉子,再就是随手布置一些简单陷阱,走出去三四里地便清空两只鼓鼓囊囊包裹。

    身后那些人倒霉了,坐骑刚刚遇到绊马索,主人又冷不防挨了毒箭。

    更绝的是,有人踩到粪盆,是某个胖子在路上提供的现货,而且盆子还小小的炸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