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4章 对得起一个妖字
    ,!

    唐七七说:“没有把握,不过可以用金镂锁神钉和九灵锁神鞭先镇锁它的力量,再让其其格激发全部潜能,冲击一次看看能不能重创它。”

    “有办法就好。”

    周烈正说着,叶家队伍激发出一道水桶粗细闪电,宛如电龙轰向妖蟹……

    霍家队伍放出更多妖虫,打得极为凶残,看样子可以省掉金镂锁神钉和九灵锁神鞭了。

    这时,有少年从外面退入船舱。

    当他看清船舱中的状况,脸色变得铁青。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短短两分钟,三十多人退了回来,看他们的样子,显然在外面吃了苦头。

    事实证明,退与不退并无区别,都要在死亡线上挣扎。

    胖子一边甩斧子一边说:“打打杀杀有什么好?难道就不能坐下来吃个饭,喝点小酒什么的?”

    唐七七踹了胖子一脚,骂道:“你家斧子多呀?甩出去一柄又一柄,还不赶快给我住手?要是把妖怪引过来,看小娘怎么收拾你?”

    “是,是,是,还是姐姐蕙质兰心。”

    人一多起来,就把周烈几个显没了。

    徐蟹眼尖,在人群中看到了梁孔雀和花少,小声提醒哥哥注意。

    当妖蟹再度爆发黑色气焰之时,偌大的船舱之中荡起黑色浪潮,稍有不慎就会炽热焚身,眼睁睁看着自己搭上年轻的生命。

    “给我爆……”有一名身穿青色衣衫的十三四岁少年遥遥一击,就见妖蟹的脑袋爆开十数个拳头大血洞,痛得它夯夯直叫。

    “是拳劲?怎么可能打得这样远?”周烈忍不住看向这名少年,将他的样子牢牢记在心里。

    唐七七同样震惊,暗自嘀咕道:“御气八极拳吗?想不到这种小地方除了大坏蛋周烈之外,竟有这种惊才绝艳之辈。”

    深红色细丝疯狂闪动,妖蟹怒火冲天,爆发全力绞杀左右。

    断臂残肢抛飞,这血腥一幕给很多少年造成心理阴影。

    太惨了,任何侥幸在此刻都不攻自破。

    徐天豹展开斗篷护住蟹和小宁,胖子站到周烈和唐七七身后。

    其其格猛然踏步向前,用手臂缠住迎面而来的深红色细丝。然后,她的身躯爆发狂野气息,仿佛找回了当初的修为,凶猛捶击之下使妖蟹的脑壳碎裂开来。

    “好机会……”周烈拖拽重剑冲了过去,那名青衫少年也迅速起步。

    “御气八极!”

    “泰斗七鼎!”

    攻击好似雷霆风暴,不停轰炸妖蟹那近乎拨了壳的脑袋。

    “夯……”

    妖蟹的生命力无比顽强,在连续遭受重创之下仍然凶悍,它的后半截身躯震破尸骸蜗壳,显露出强劲有力的深红色尾巴。

    原来所有要命的深红色细丝,都出自这条布满关节状肌肉组织的大尾巴。

    不等周烈和青衫少年反应,他们就被深红色尾巴扫飞出去。若非二人都有保命手段,身体在空中就会碎裂成肉块。

    青衫少年有些狼狈,嘴角和眼角渗出鲜血。

    反观周烈要好得多。

    他的眼底迸发出细碎光芒,双脚犁地稳住身形,立即就站了起来。不过他的手中仅剩剑柄,心中惋惜:“最后一把剑也干废了!想不到连烽火台的边儿都没摸到就消耗到这种地步,失去武器如同变成单身狗,只能默默地躲在旁边啃狗粮,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找到属于我的盖世武器?”

    “快,趁它病,要它命,大家赶快攻击!”唐七七扯开嗓子直喊,当她看到胖子要甩斧头时,又是一脚踢过去,小声骂道:“笨,赶快有多远躲多远,这个时候的妖兽最可怕,知道吗?”

    “姐姐英明神武。”胖子忙不迭拍马屁,作为一名战场初哥,他不敢抱怨半句。

    由于周烈和青衫少年打开了局面,确实让人看到了取胜的希望,所以攻击山呼海啸涌过去,还有四五名少年靠近出手。

    不知道自己的深浅,也不知道敌人的深浅,悲剧往往就是这样发生的。

    此时此刻,妖蟹就像煮红的虾子,它的尾巴似乎无法长久暴露在空气中,脑袋失去外壳保护之后也变得滚烫。

    更加离奇的一幕出现了,妖蟹脖子两侧的细鳃喷出黑气,然后它的身形就像气球放气,开始急速收缩。

    两米长的威武身躯缩水大半。

    要知道这可不是长度上的缩短,而是形体上降低了几个量级,让人难免产生轻视。

    刀斧临身,谁知妖蟹变得坚不可摧,好像验证了一句话,浓缩的是精华。

    “小心……”

    身体收缩到半米长的妖蟹飞了起来,准确的说不是飞,而是用尾巴弹射。

    “咔,咔,咔……”

    近处几个人遭殃了,他们顷刻之间身首异处,脑袋被妖蟹硬生生卷了下来。

    这只妖蛊寄居蟹不愧一个妖字,真是太妖了!让人感到绝望。

    周烈得到双龙玉佩提醒,知道妖兽正变得更加危险,所以先一步退到唐七七身边。可是当他目睹绞脑袋的血腥情景,仍然感到阵阵心寒。

    “这还只是八品,八品啊!就杀得我们没有反抗余地,看来不入品级全是弱鸡。”

    “夯……”

    恰在此时,妖蟹射向梁孔雀。

    她想都未想就将花少推向前方,至于另一名跟着她的壮实少年,早就不知道命丧何处了。

    患难之间见人性,梁孔雀是什么样的人,已经不需要多做说明。

    “混蛋……”生死之间,花少亮出一柄乌黑匕首,刺向激射而来的妖蟹。

    “叮……”这柄匕首显然不是凡品,笔直插入了妖蟹的腹部。

    然而,这一击下去也捅了马蜂窝,伤口向外喷出大量深红色细丝,眨眼之间就将花少包裹进去。

    “啊!救命……”叫声戛然而止,死神又在顷刻之间夺走了一条鲜活生命。

    就在所有人愣神儿的功夫,花少的双腿忽然动了起来。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周烈反应过来,发现妖蟹控制专少的身躯,居然转身跑了。

    “要……要不要追上去?”

    “这鬼东西肯定到了强弩之末,只需付出一点点代价就能将它拿下。”

    有人想追,有人气短,大部分少男少女一屁股坐下来,身上全是冷汗。

    很快,大家便庆幸起来,妖蟹突然撤退也许并非到了强弩之末,而是一股气势攀升,船头的战斗出结果了。

    佛音震颤:“怒目金刚,破戒刀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