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3章 无法逾越的鸿沟
    ,!

    “无量寿佛!!!”

    船头响起佛号,紧接着刀气纵横,胖大和尚现身,与三名鬼修战在一处。

    船上船下乱成一片,尸龙残躯坠落在泥泽中,燃起一片明亮刺眼的火海。

    此刻,甲板上趴伏着一只身长两米的狰狞寄居蟹,它抖动身躯放出庞大吸力,将附近的尸身吸附到背后,形成杂乱无章的尸骸窝壳。

    这头妖物急速冲杀,十几名少年莫名其妙栽倒在地,之后再也没能起来。

    “跑吧!这船怕是守不住了。”

    也不知道谁先喊道,接着就像雪崩一样,大部分少年抽身而退,竭尽全力向着河道逃去。

    船身两侧打开闸门,滑出木板,形形色色坐骑跃了出来,在鬼民之中胡乱冲撞。

    第一批坐骑全是炮灰,第二批坐骑才是各镇少年。

    大家集结全力冲锋,碾出了一条条血路。

    不过不要高兴得太早,先前那些将鬼民抛上战船的粗尾巴怪鱼游了过来,与各家队伍展开厮杀。

    周烈的优势在于双龙玉佩,只要多投入一些妖兽眼珠,就可以将战场概况尽收眼底。

    “怎么样?能动吗?”唐七七骑在马背上,有些焦急的问。

    画面上呈现出恐怖一幕,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冒出密密麻麻尸体。不是人的尸体,是高度腐烂的大型水獭,看上一眼就让人觉得眼晕。

    周烈摇头说:“走不掉了!敌人有备而来,算准了青贝战船会打这里经过,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埋伏,眼下放开套索层层绞杀,想要逃离没有那么容易。”

    “该死,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唐七七捏紧缰绳,心中有些后悔图方便搭了这趟船。

    “没有办法,到了这种时候只能拼命。”

    周烈通知徐天豹分发武器,把用得上的东西全部用上。

    岩北镇的叶家子弟同样没有逃亡,还有戈辉镇的霍家子弟,三队人马互成犄角守在船舱中,静静等待敌人到来。

    “咝,咝咝……”

    最先到来的敌人是妖蟹,别看它拖着臃肿的骸骨蜗壳,冲杀速度却一点儿也不慢。

    “轰……”

    叶家子弟挡住了排山倒海气劲,不过两名少年莫名其妙栽倒在地。

    “老五,三哥……”

    颖儿小声提醒:“主人小心,这家伙成精了,品级应该在八品中上,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对抗的存在。”

    “八品中上?”

    周烈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操控尸龙的罪魁祸首如此霸道,比那条大长虫难对付多了。

    “攻击……”

    这一刻,枪林箭雨向妖蟹招呼过去。

    “历……风……”周烈张口暴喝,吐出一段扭曲光影,刺向妖蟹的眉心位置。

    大家一起攻击之下,妖蟹身上砰砰砰乱响,不过这点伤害很难阻挡它的脚步。

    “奶奶的,这鬼东西的脑壳好硬。”祖万豪说着飞出野营斧。

    周烈抽出重剑迎了上去,口中大吼:“阿德,给我按住它。”

    众人眼前一花,发现黑白大熊迅猛扑击,从后面按住了妖蟹的窝壳。

    与此同时,剑光暴闪,刹那之间出现七座高高耸立的大鼎,携带无匹威势狂猛砸落。

    “咔嚓……”

    重剑当朝作碎片,打得妖蟹半截身子叮叮当当直响。

    周烈已经移形换位,在最短时间内来到妖蟹身侧,他擎起第二柄重剑雷霆刺出。

    “夯,夯夯……”妖蟹发出奇异怒吼,身上喷出大量炽热黑气,使船舱的温度一下子提升上去。

    “不好!”瞬间涌来的热量仿佛拥有生命,在身前背后乱拱。

    苏家三兄妹在自己人脚下布置了疆域血纹,此刻发挥了重要作用,死死挡住炽热浪潮席卷。叶家和霍家子弟也有防护手段,唯一让人担心的人是周烈。

    “吼……”

    阿德发出吼叫,疯狂拍击妖蟹的骸骨蜗壳。

    周烈在黑气中艰难地移动,衣袖已经化作飞灰,不过他的眼底闪着细碎光芒,开始排斥身体周围的黑气,植入雨师珠的玄武防御系统正式开启。

    经历漫长的二十几秒钟,他总算挨到了阿德的身边。

    “这鬼东西太强了,难道要把虚拟人格放出来?”

    就在周烈迟疑的时候,叶家子弟含怒出手,两排火铳砰砰砰冒出红烟,打得妖蟹不停颤抖。

    此刻,太过危险,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火铳的威力快速显现出来,深紫色弹丸嵌入妖蟹的身躯,使它一时之间无法动弹,不过这种伤害远远不够。

    霍家子弟扔出几只布袋,蓝色光芒带着嗡嗡声喷射而出。

    细看才发现,蓝光之中包裹着千百只黑色甲虫,它们在笛声的引导下冲向妖蟹,响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

    周烈感受到双龙玉佩剧烈震动,似乎有非常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他来不及多想,快速窜上阿德的背部,握住雨师珠传音:“阿德退后,颖儿防御……”

    说时迟,霎时快,妖蟹爆发了。

    空中布满深红色细丝,仅仅轻轻一扫便破除了三家队伍的防御。

    “噗……”

    苏家兄妹齐齐吐血,苏钧瓷的头颅飞了起来,他在临死之际瞪大眼睛,完全没有想过死亡会来得如此突兀。

    徐天豹反应迅速,将蟹和小宁抛到坐骑身后。

    深红色细丝闪动,龙泽和疾电来不及发出嘶鸣便碎裂成一堆肉块,看起来十分凄惨。

    胖子胆小,不过胆小的人往往非常聪明,他从始至终都站在唐七七身侧,打定主意挂靠住这位唐家小妖女。

    危急关头,其其格的长发疯狂舞动。

    蓦地,满头长发飘落地面,使深红色细丝偏转到其他方向,胖子堪堪躲过一劫。

    “钧瓷……”苏丹青悲伤吼叫。

    叶家和霍家也有人伤亡,妖蟹用死亡告诉大家,品级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巨大,这是一条常人无法逾越的鸿沟。

    片刻之间,深红色细丝再次闪动,犹如悬在头顶上的利剑,随时都会从高处斩落。

    苏琉璃拍向苏钧瓷的尸身,抽离出浓郁血纹蔓延开来,说道:“大哥,不要让二哥白死,我们先离开这里,有机会再报仇。”

    “走……”苏丹青十分果断,抬手掐出手印念道:“亲亲相护,炼妖之血,疾!”

    “咦?”唐七七惊咦一声,发现血纹向着周遭铺展之时,兄妹俩竟然脱开她的掌控消失不见。

    苏家兄妹跑了,不知道能否跳出青贝战船这个泥坑。

    周烈骑着阿德跑了回来,抄起最后一柄重剑问:“唐七七,你有办法拼死这头妖怪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