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章 点剑势
    “嗡……”

    青贝战船响起嗡鸣,船身上一圈圈回纹逐渐亮起。

    那些高高弹起,想要冲上战船的鬼民就像遭遇重锤,身形笔直坠落。

    “杀给给……”

    四面八方传来叫喊声。

    紧接着泥浆上出现一溜溜线条,钻出来千百条身量庞大的丑陋怪鱼。

    很多鬼民骑在怪鱼的鱼尾上,那尾巴就像投石机,将一道道身影抛向青贝战船。

    “轰……”

    船身上回纹齐闪,令大部分鬼民坠落,不过仍有数十道身影从空中滚落。

    “阔螺丝……”

    鬼民呐喊,挥起手中长刀见人就砍。

    周烈歪着头看向这些衣衫褴褛的丑陋怪人,他们的气味很不好闻,浑身上下仿佛早已溃烂,牙齿很黑,不过看起来十分尖锐。

    这就是常年生活在海中的鬼民。

    有时候他们会顺着河道逆流而上,血洗沿途遇到的村子,几百年来酿成了不少惨案,所以东海省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见到鬼民,杀之,戮之,剐之……

    周烈取出重剑,用手摩挲着剑柄,慢慢寻找感觉。

    眼下敌人还少,徐天豹的手弩,徐小环的飞刀,交叉封锁敢于靠近的鬼民。

    此刻,青贝战船有点儿泥足深陷的味道。

    船底“咕嘟咕嘟”冒起大量气泡,然后船身明显下沉,如果不能尽快脱离泥泽,后果不堪设想。

    另外,越来越多怪鱼出现。

    它们甩动粗壮尾巴,抛来一团团泥巴,糊住了船身上的回纹。

    看来这些鬼民对于如何对付寿光寺的战船很有经验。

    “杀……”

    船上成了战场。

    成百上千道身影攀上船身,来自各个家族的少年第一次团结起来。

    徐小宁提着短剑,木然地站在一颗人头旁边。

    就是这颗人头,已经身首异处,仍然张着大嘴咬向她的脚脖子。

    还好,她把人头砍得稀巴烂,有一滴血溅到了她的脸上。

    “我……我杀人了?”

    就在徐小宁不知所措之时,听到了一声震彻心魂的鸣音。

    周烈的大剑不停震颤,带着锐利风声刺了出去。

    “噗……”

    冲到近前的鬼民脑浆迸飞,在徐小宁眼前上演血腥一幕。

    “不对,用力过猛,完全不得要领。”

    周烈杀人没有半点不适,他一心悟剑,琢磨道:“泰斗剑第二架为点剑势,手法为向前点击,令大剑快而沉,疾而重。步法伴随前进,既可上挑剑,也能偏揭剑。大凡点剑者,即为短距突刺。”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却要完成刺这个动作。”

    “叫我想一想!”

    “难道要举重若轻?完美调动全身的力量,造成点对点的威猛破坏?”

    想到这里,他猛然向前踏步,带动重剑攻向一名鬼民的眉心。

    这名鬼民的反应速度好快,居然在间不容发之际抬起手中长刀,不管刺向眉心的重剑,疯狂劈向对方的面颊。

    狭路相逢勇者胜!!!

    周烈同样没有躲闪,他的重剑明显一顿,紧接着鬼民的后脑炸了开来,连同身形一起向后。

    “明白了!点剑势的重点在于控制,我目前还差得远呢!必须将所有力量收束到剑尖,这样才能形成最强有力的洞穿。”

    徐小宁深深呼吸,她不知道大哥是不是有意为之,两具鬼民的尸体刚好倒在脚边。

    半红半黑的血水形成血泊,侵染靴子的同时也在侵染她的身心。

    周烈没有那么多心思,他只是单纯的悟剑,找到方法之后连续出手,专门朝着鬼民的眉心捅。

    “噗,噗,噗……”

    从始至终都是一剑一个,又快又准,二十几名鬼民抛尸当场,成了微不足道的踏脚石。

    徐小宁经历了最初的惶恐,慢慢镇定下来。她拿起阡陌短剑,左捅一下,右捅一下,用那些倒毙的鬼民练手。

    经历了一番杀戮,鬼民的数量非但没有变少,反而成倍增加。

    很快,周烈发现自己被盯上了。

    二十几个身手不弱的鬼民将他围了起来,称得上里三层外三层,每时每刻都有四把刀从身前背后劈来,不得不说人海战术确实管用。

    “锵锵,锵锵……”

    大剑来回格挡,此刻想要点出一剑变得无比困难。

    这些鬼民擅长配合,打定主意困死强敌,他们坚信吃强者的血肉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

    周烈除了护着自身之外,还要时不时护着小宁。

    不管怎么说,这丫头可是同一个娘胎爬出来的,舍不得让她挨刀。

    忽然,血光闪动,两名鬼民跪倒在地,他们的腿上嵌着长刀。

    “哈哈哈,小宁开窍了!”

    笑声之中,重剑连续刺出,转瞬间点死了六个鬼民。

    徐小宁蹲坐在甲板上,她从旁边划拉来一把生锈长刀,身子猛然向前滚去,用力劈向鬼民的膝盖。

    兄妹二人配合杀敌,周围的鬼民红眼了,疯狂舞动长刀。然而在重锤一般的大剑面前,不成章法的攻击统统上不得台面。

    随着时间推移,徐小宁尝到了甜头。

    大哥那把重剑总会在头顶上为她遮风挡雨,这些看起来丑陋不堪的怪人就像纸糊的老虎。

    杀心起,血路开!!!

    周烈发现小宁开始自发杀敌,这丫头出手干净利落,随手拿来的刀剑,总会在各种刁钻角度刺入鬼民的心脏。

    似乎受到他这个大哥所修剑势的熏染,小宁特别喜欢刺杀。

    不知不觉间,兄妹二人身边的鬼民越来越少。

    唐七七带着其其格来到近前,提醒道:“情况有些不对,我怀疑这些鬼民身后站着鬼修,所以得留着点力气应对突发状况。”

    “天豹,小环……”周烈叫道:“我们走,去船舱寄存坐骑的地方,发现不对立刻突围。”

    “走……”徐天豹殿后,苏家兄妹也撤了回来。

    船上之人杀了这么多鬼民,如果没有“主心骨”撑着,他们早就崩溃了,哪里还会悍不畏死冲击?

    船舱之中一片狼藉,此前鬼民的攻击重点就在这里。

    不单单周烈一家发现不妥,路上遇到的岩北镇叶家子弟也转战过来,等待事情进一步发展。

    “不,不好了……”

    “啊!诈尸。”

    “小心,这些鬼民的体内有妖蛊寄居蟹,他们的尸体具有较强攻击性。”

    反转来得非常之快,那些倒伏在地的尸体爬了起来,如同野兽一般就近扑向少男少女,让船上的抵抗节奏一下子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