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鬼民
    第二天,天蒙蒙亮,大殿前的广场颤了一下。

    尽管动静不算大,可是在场少年都不简单,还是有许多人惊醒。

    周烈从睡袋中探出头来,就见徐天豹靠到近前,小声说:“这是青贝战船滑入河道的声音,夜里很多和尚搬运物资,寿光寺正在备战。”

    “你刚回来?”

    “嗯,梁孔雀十分小心,夜里没有找到机会出手。”

    徐天豹收紧斗篷说:“她身边不止白天那个壮实少年和花家小鬼,还有一名黑衣少女。正是这名黑衣少女,每次当我想要靠近的时候,都逃不出她的感应,尝试几次之后,对方已生出戒心。”

    “暂时不用去管她,原定中午登船,看来要大大提前了。”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就听到大殿传出话音:“二十分钟后发船,你们可以带上坐骑,不过谁要是慢了片刻,不要指望行船师兄等待这种懒散之人。”

    “干什么这么急?只给二十分钟?”有些少年抱怨,有些少年则立刻行动起来。

    徐小环和徐小宁赶紧收拾睡袋,胖子取出肉干和荞麦饼,撕成条状加入昨晚准备好的小钢锅连着汤水一起加热。

    其其格和苏家兄妹去照料坐骑,各有各的分工。

    周烈简单吃了点儿东西,十五分钟后坐到阿德的背上,随着人流向前行去。

    仅仅一个晚上,说是五百个名额,可是起码有七百个人交钱进来。

    至于青贝战船能不能放下这么多人?只有看过了才知道。

    时间不大,前面的人奔跑起来,周烈这队人马也跟着加快脚步。

    天色朦胧,远远看到一座码头,河面已经冻得梆硬,只见一艘庞大的青铜造物停在长桥之外。

    从外形上看,这艘青贝战船像车子多过像船,船身布满大大小小令人眼晕的回字纹路,船底包裹在层层叠叠的青色蚌壳中。

    大家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巨大的蚌壳,如果这些巨蚌还活着,随便一只掏出蚌肉,就够开元村全体村民吃上一整天了。

    空远走了过来,双方约定好见船交刀。

    周烈十分痛快,抬手将熠火斩铁刀抛了过去。

    “无量寿佛,祝你们一帆风顺。记住,当你们面对选择的时候,不要被利益蒙蔽双眼。”空远似乎意有所指,不过身处人群之中,没有多做提示。

    “后会有期!”

    双方就此别过……

    阿德踏上青贝战船,七百人加上坐骑,挤挤压压,应该达到承载上限了。

    随着刺耳的笛声扩散,脚下开始颤动。

    “库,库,库……”

    青贝战船喷出大量温热水汽,开始快速调转船头,

    接下来,少男少女们瞪着眼看向越来越远的码头,有些人情不自禁裹紧衣物,好像这样做就可以驱走随之而来的寒冷和阴霾。

    进入白雾之年,意味着你再也看不到平日里在头顶上宣泄旺盛火力的太阳了。

    大地就像经历了酷夏,突然之间迎来寒冬,不过这种寒冬很不正常,随时都会冒出一些奇异天象。

    就好比现在,青贝战船刚刚行驶出去半个小时,天空出现青色和紫色光带,柔和得好像仙女手中的纱巾。

    船头传来吼叫:“小心,地磁钢煞要来了。”

    周烈身边,苏家兄妹反应速度最快,他们三个用力按向甲板,脚下忽然呈现出波光状血纹。

    与此同时,飘浮在空中的青色和紫色光带横扫而下。

    “铛,铛铛,铛铛铛铛……”

    船身摩擦出细碎火花,紧接着几名靠近船帮的少年发出惨叫,身上喷出血箭和血雾。

    不消片刻,二十几名少男少女倒了下去,惊得其他人赶紧后退,远离船帮和诡秘的青紫色光带。

    “快看,我们被包围了。”

    有人大叫,只见船外遍布青色和紫色光芒。

    青贝战船明明在河面上疾驰,此时此刻却好像坠入云里雾里,已经看不到稍远处的景象。

    这时,船头再次传来吼叫:“不要慌!这是地磁形成的煞气,与自然界的暴风雨没有区别,尽量减少你们身上携带的金属物品,这样就不会成为地磁钢煞的攻击目标了。”

    大家如梦方醒,赶紧将行囊中用不上的金属物品抛出战船。

    这些金属物品尚在空中,便发出叮叮当当响声,不等落地已经被煞气腐蚀得面目全非。

    “烈哥,我们……也跟着扔东西吗?”祖万豪心疼那些锅碗瓢盆,不由得看向周烈。

    刹那之间,青色和紫色光影汇聚,齐齐向着周烈一行人攻来。

    锅碗瓢盆只是其次,行囊中带着几口重剑,这才是吸引地磁钢煞的罪魁祸首。

    苏家兄妹同时变色,三人犹如拨动琴弦,使脚下的血纹荡漾开来,忽然之间拔起抵抗煞气。

    血色化作光膜,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可怕杀机,让大家松了口气。

    唐七七负手而立,点头赞道:“做得好!”

    苏琉璃直翻白眼儿,心说:“等着,你这个小妖女蹦哒不了几天了。要不是大家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们兄妹同样受到煞气冲击,否则鬼才会拼死卖命!”

    周烈感到脚下一晃,青贝战船开始加速。

    “库,库,库……”

    这艘庞大战船在冻结的河面上飞速滑行,终于在五分钟之后摆脱地磁钢煞的影响。

    “过去了……”

    “我的天,终于过去了。”

    很多少年松了口气,可是当他们看清前方的情景,感到手脚发麻。

    天色亮了不少,视野为之打开。

    河面上布满大大小小冰柱,不,那不是冰柱!而是体型庞大的鱼类和虾类,探出水面的瞬间遭遇超低温,半截身子冻在那里。

    尤其许多身长数米的水蛇,它们的身形最为“挺拔”,样子也最为狰狞。

    青贝战船撞了过去,些许阻碍不值一提。

    风声呼啸,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五六个小时。

    很多少年窝在背风处或者躲入气味不是太好的船舱,准备再熬上五六个小时,按照这种极速滑行提升上去的船速,说不定晚上就能赶到海岸线。

    某个瞬间,周烈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等他提醒大家,耳边尽是轰鸣巨响。

    青贝战船一下子扎入水中。

    如果仅仅是水,根本不需要担心,问题是除了水还有泥浆,以及一道道疯狂弹射的身影。

    “鬼民,是东瀛鬼民……”

    “娘的,抄家伙,干死这些鬼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