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7章 五鼎之威
    “举鼎势……”

    “举鼎!”

    “我举,举……”

    周烈面不改色,不停举起大剑,敌人冲到近前便立刻砸落。

    对,是砸落,而不是劈落。

    周围议论纷纷。

    “这小子有力气没处使啊?”

    “是够傻的,拿大剑当锤子使,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

    “看那小鬼,鱼肠剑花家擅长刺杀,身手向来敏捷。这小鬼年纪不大,眼神中全是杀意,说明手底下至少有几十条人命了。”

    “兄台好眼力,这小鬼正是花家传人……”

    忽然,周烈大吼。

    “举鼎势!!!”

    “轰隆隆……”

    吼声带着波纹向外扩散,使花少的身形为之一滞。

    呼啸声升腾而起,在空中汇聚成庞大气势。

    周烈如同单手擎鼎,很多少年眼前一花,确信自己看到一只大鼎,而不是一把大剑。

    “咔嚓……”

    巨鼎砸落,任由鱼肠剑切割出一团团耀眼火花,就是无法踏近半步。

    这泰斗剑的第一势兼具防御和攻击,周烈习练之后总觉得意犹未尽,今天终于领悟出一些眉目。

    他冲着花少大笑:“哈哈哈哈,多谢你助我练剑,最近妖兽跑的跑,死的死,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对手。”

    花少嗤之以鼻:“吹牛,就算这一剑的声势不弱,也不可能与妖兽对抗,难道你把那些半妖兽当成了正牌货?”

    围观群众不嫌事儿大,叫道:“干啊!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总喜欢装嫩偷袭,干他。”

    花少怒目而视,他将手中的短剑一分为二化作双剑,身上的气息汹涌澎湃,从先前的幽静一下子变为噬人恶鬼。

    周烈的神色稍显凝重,此刻他缓缓举起大剑,脚下的石砖悄然出现裂纹。

    “杀……”

    花少倒持双剑,于某个瞬间令剑刃弹起寒光,形成一个又一个交叉十字,激射而过。

    这一刻,周烈没有动,任由衣角和袖口裂开喷出淡淡血雾。

    剑影森森,绝杀之剑就在十字剑之中。

    很多少年还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耳边就响起非常难听的噪音,紧接着大家仿佛看到两只大鼎从高处陨落。

    “咔嚓,咔嚓……”

    碎片横飞,周烈手持大剑,只见剑身上布满伤痕。

    再看花少,手中双剑已经碎裂。就在他一愣神儿的功夫,嗡鸣声再起,至上而下爆裂杀到。

    “住手……”梁孔雀惊怒,抬手射出一根绿色翎羽。

    “轰隆……”

    花少被剑身撞飞,口喷鲜血,绿色翎羽刺穿大剑,距离周烈的眉心只有半寸。

    “举鼎势!”

    盛怒之下,周烈朝着梁孔雀出手。

    开元村是他的软肋,如今已经远离村子,感觉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只要一门心思提升实力就好。

    然而总有些人自以为是,纠缠不清,觉得自己可以掌控一切。

    轻柔羽扇挡住了大剑,梁孔雀微微翘起嘴角。

    她承认自己有些小看这个少年了,能将泰斗剑的第一势习练到这种程度,底子极为扎实。可是也仅仅局限于底子扎实,与真正的名门子弟相比,仍然有着一段不小的差距。

    “举鼎势!”

    周烈依然故我,迅猛举起大剑,化作剑势下攻。

    “四两拨千斤……”

    梁孔雀原地旋转翩翩起舞,她手中的羽扇变得越来越柔,大剑每每落下仿佛切入皮革,层层叠叠没有尽头。

    “举鼎势!”

    旁人觉得很不可思议,这小子的气势仍在攀升,难道简简单单的一招剑势还能让他玩出花活来?

    不错,周烈确实玩出花样来了。

    剑身狂颤,甩出三团剑花,虽然仅仅呈现半秒,却带着雄厚气劲向下炸裂。

    有人惊呼:“三鼎,我看到了三座大鼎。”

    “不可能,那只是一把剑。”

    此时此刻,梁孔雀面现惊疑。

    她甩手放出百根孔雀翎羽,这些羽毛随着婀娜身形急转,最后一刹那宛如旋风向上托住大剑。

    “嗡嗡嗡……”

    剑身震颤得更加厉害。

    周烈口中大喝一声,再次举起大剑凝聚威势。

    这时,花少站了起来,他垂着脑袋,眼袋变黑,双手紧握断剑,低吟道:“我花开罢百花杀……”

    蓦地,幼小身影动了,手中划出寒光。

    眼看着周烈背后中招,花少微微皱眉,强行挪动身形,甩动断刃劈开飞刀。

    “叮叮叮……”

    细碎火花横飞……

    徐小环不依不饶,飞刀在手指间不停冒出来,然后飞射出去。

    真正让花少感到麻烦的是,少女身边站着一个瘦小子,这家伙举起手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自己再下杀手,最后弩箭总会钉入眉心。

    周烈扫视一眼,哈哈大笑道:“梁孔雀,这就是你找来替补我们的人吗?老实说,真不怎么样!来呀!让我看看你的真正实力,难道以为弄几根羽毛就能拿下我?真是异想天开。”

    “少得意……”梁孔雀的骨子里非常骄傲,此时此刻她居然受到一个山村小子的挑衅,哪里还能维持原有心态?怒火在心中升腾。

    忽然之间,数千根孔雀翎羽飞起,只听一声清越长吟:“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唐七七惊叫:“这是乐府?小心……”

    周烈感受到庞大压力加身,他重重喘息着,右眼冒出一点猩红,脑海中回荡着话音:“你扛不住这招的,为什么如此执着,不放我出来?”

    漫天孔雀翎羽正在回环绞杀,带起丝丝缕缕鲜血,梁孔雀的双手快速变幻,摆出一个个非常奇异的手势。

    在这血雨之中,有人在笑。

    “哈哈哈哈哈。”大殿前方回荡着笑声,周烈一点点举起残破大剑,狂傲说道:“不是我瞧不起女人,而是……”

    “嗡嗡嗡……”剑鸣声恣意扩张,让很多少年忍不住捂住耳朵。

    “而是……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弱女子。”

    周烈向前迈出一步,在头顶上聚起霸烈剑势说道:“区区弱女子没有资格得到我的敬重,同样也没有资格做我的敌人,破碎吧!”

    随着话音流转,空中传来巨响,显现出五座巍峨大鼎。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鼎碎,剑出。

    “不好!”梁孔雀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仅仅一个多月不见,这个山村黑小子何以提升到如此程度?

    五鼎既出,剑中称尊!

    起风了,这是狂暴风压,带着无穷气劲笼罩周遭。

    泰斗剑势如龙在天,任你孔雀翎羽再多,任你绞杀速度再快,也不由得发出丝丝哀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