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章 挑战
    殿前坐着三十几名少年,当大家看到新人到来,心照不宣一笑。

    “空远师弟,你也带人来了?”

    “呵呵,给空定师兄请安了,师父说什么时候发船了吗?”

    “明天中午,五百个名额,靠上咱们师兄弟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用挡在门前挨个放血。

    “其他师兄师弟也来了?”空远看向面前的胖大和尚,压低声音问:“师兄的消息在这上禅院最为灵通,赶紧向师弟透个底,是不是有烽火台快要垮掉了?最近几天实在太惨了,铜雀令有史以来第一次提前开启,这不正常。”

    胖大和尚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家伙,回头说道:“是有些问题,最近大家都在猜测,几大名门已经派人过去,目前尚未得到具体消息。不过龙龟出现,烽火台或许无事,海禁结界就不敢保证仍然安好了。”

    空远挑了挑眉说:“真若如此,最好的结果是赶紧找到漏洞,将相应的海禁结界修补完整。如果让海里那些海妖和鬼修登陆,后果不堪设想!”

    在场少年支楞着耳朵静听,心中稍安。

    海禁结界与大家无关,只要确保烽火台安全,在正常秩序下开启血脉,天塌下来自有高人去接着。

    忽然,远方传来巨响,空定哈哈一笑,点头说:“开始了,总有些条件好的少年会忍不住,交钱开门。这个口子一打开,门外那些小群体不攻自破。如果他们知道只有五百个名额,恐怕会争先恐后挤进来。”

    “我与你一起去见师父。”空远拉着空定离去,在场少年松了口气,小声议论起来。

    周烈等人拴好坐骑,找了处僻静所在安坐,准备歇息一宿,第二天登船。

    几分钟后,五十几名少年走了过来。

    他们看到殿前的情景微微一愣,大多数人撇了撇嘴角,眼中尽是高傲和不屑。

    就在这时,周烈与一名红发少女目光相撞。

    “梁孔雀,她也来寿光寺了。”

    “是周烈,很好,非常好,真怕他们几个不来,只要来了就好说。”红发少女微微一笑,与身边的壮实少年耳语几句,那少年立刻看了过来。

    “你,可敢与我一战?”壮实少年非常直白,昂首挺胸指向周烈。

    在场少年顿时来了精神,将二人之间空了出来,有些少年起哄叫着:“来,不打是孬种,叫大家看看你们的厉害。”

    “打啊!不见血不收手,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哈哈哈,终于有人给咱们解闷儿了。”

    周烈活动了一下手腕,对徐天豹说:“把村里最近打造的那口大剑给我拿出来。”

    时间不大,徐天豹和祖万豪再加上临时抓壮丁的苏丹青,三个人合力取来一把厚重大剑。这把剑连着剑鞘好像一柄重锤,看着就叫人生畏。

    对面的壮实少年横眼看了看,冷哼一声,嗤之以鼻。

    周烈抓住剑柄,将重剑轻松提了起来,咧嘴笑道:“来吧!想打架赶快来,小爷的大剑已经饥渴难耐了,等会脑袋掉了不要怨我出手狠,实在是因为最近刚拿到这把剑,用起来还不顺手。”

    “哼,杂兵。”壮实少年一跃而起,宛如一只大鹰俯冲而下,双手化作密密麻麻鹰爪,封锁了所有方向,欲一击而尽全功。

    有少年叫了起来:“嚯,这家伙的功夫了不得,好厉害的鹰爪功。”

    大家看向周烈,不知道他如何运使重剑防御。

    说时迟,霎时快,周烈张开嘴巴,喷出一团扭曲光影。

    “轰……”壮士少年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脑袋已经遭受重击,所有攻势毁于一旦,等他紧急调整过来,大剑连着剑鞘迎面拍了过来。

    “啪”的一声闷响,围观之人都觉得疼。

    壮实少年被巨力拍飞出去,可以说他刚才怎样跳起来的,现在又怎样摔回去,连一个照面都没能坚持住。

    众少年发出哄笑,有些人的嘴特别损,远远说道:“这是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的傻柱子?你说你提出挑战也便罢了,总应该有点实力吧?让我们多瞧些乐呵,上去一下子就萎了,难道就是为了博大家一笑?可敬,可敬。”

    有些少年看向周烈,小声议论道:“小心这小子,他举行过血祭,口中可以发出音波剑,猝不及防之下容易中招。”

    “嘿嘿,要我说音波剑只是其一,这小子的力量澎湃雄厚,肯定激发出气血来了,要比普通货色有韧性得多。”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在场这些少年的眼力都不差,交头接耳议论一番便摸索出周烈的底细。

    梁孔雀的面色很不好看,姓周的在这一个月当中,显然有了不同凡响的进步,为今之计只有自己出手才能压制对方。

    “孔雀姐姐,让我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红发少女身边多了一名六七岁男童。

    “花少你?”

    “对付这种笨重武夫,我出手更方便一些。要不是急着开启血脉,本少完全可以等到三年后。”男孩挽起袖子,面无表情的来到近前。

    周烈凝视片刻,正要说话,眼前这个孩子忽然动了。

    寒光乍现,光影急掠而过。

    速度太快了,在场很多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等到回过神来,发现男孩已经跑到了重剑少年身后。

    这是一次堪称教科书般的完美袭杀,将出手角度拿捏得恰到好处,而且速度超乎想象,不用看都知道,这个重剑少年完了。

    男孩的身体一颤,只听背后响起话音:“还是叫那只孔雀过来吧!你再敢出手一次,不管是不是孩子,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你…是如何躲过鱼肠剑的?”

    “鱼肠剑?很犀利,很毒辣……”周烈轻轻震动臂膀,就见大剑的剑鞘上布满弯弯曲曲裂纹。

    男孩转身看向大剑,若有所思道:“举重若轻?你刚才与我过了一招,是泰斗剑的举鼎势,看来能拿到铜雀令并非完全依靠运气。”

    说着,他电射到周烈面前。

    “叮叮叮……”大剑轮转起来,摩擦出一簇簇火花。

    花少起初吃惊,觉得对手无比强悍,可是这家伙翻来覆去只用一招举鼎势,这是什么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