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章 买路钱?
    周烈带出来的食物并不多,仅够队伍所有人吃五天,如果在路上找不到猎物,那么他们的旅程将越来越艰辛。

    野外行军不求舒服,想舒服也舒服不起来,能喝口热汤就是美味了。

    有道是工欲善其行,必先利其器,好的工具确实可以给人们提供很多帮助。

    得益于跨时空联系,曹宏斌之前送来好多驴友装备,可以说吃穿住行一应工具俱全,连攀岩绳索都带出来好几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休息了两个小时,队伍再度上路。

    天空雾蒙蒙一片,高度好像降低了一半,让人情不自禁觉得心中压抑。

    空远看到徐天豹拿出单筒望远镜,长度比昨天夜里用的夜视望远镜长多了。看那架势,只要周围没有障碍物,不论多远都能尽收眼底。

    “服,江山代有人才出,现在的小家伙了不起呀!”

    唐七七眨着大眼睛,心想:“这个家伙果然留了一手,身边的好东西层出不穷。不过……我总有种感觉,他身上似乎隐藏着更大秘密,绝对不是发现一座旧时代仓库那样简单。”

    众人打马前行,大约中午的时候,徐天豹忽然提醒:“看右边的高山,有十个人身穿相同服饰,正骑着直立行走的蜥蜴从山上下来。”

    距离右边的高山还有段路程,只见一排小黑点正在急速而下。

    “直立行走的蜥蜴?”空远拍着光秃秃的脑袋说:“想起来了,莫不是岩北镇的叶家子弟?他们家驯养的雷蜥非常厉害。”

    周烈回想市舶司的地图,在阳流城与墓碑城之间确实有个岩北镇,要比源泉镇大上许多。

    “看来很多镇子都有少年拿到铜雀令,阳流城周边大大小小二十个镇子,再加上墓碑城和寿光寺附近的镇子,这数量?”

    “我的天!如果每个镇子决出七十二名少年,乘以五十的话就有三千五百多人了,不会眼巴巴都跑到寿光寺登船吧?”

    想到这种可能,周烈真的有些傻眼了。要知道这还仅仅是阳流一地的少年甄选,如果把视野放大到整个东海省,天知道会有多少少年正在朝着海岸线进发。

    大概半个小时后,两边的队伍同时冲到通往寿光寺的大路上。

    空远与叶家领队曾有一面之缘,双手合十道:“叶三修大哥,许久不见,别来无恙乎?”

    “哈哈哈,原来是杨家小六,看你这颗光头,难道传闻是真?为了躲避唐家,你特意跑到寿光寺出家去了?”

    “阿弥陀佛,休要再提杨家小六,往事已经随风化去,现在贫僧名叫空远。”

    唐七七听得一阵捣牙,突然叫道:“姐夫,你真棒!为了在成婚之前避免自己沾花惹草,特意跑到寿光寺出家,我四九姐就是有福气,找到了真爱她的人!”

    听到这话,空远好悬没从剑齿虎的背上摔下去,心说小丫头你就损去吧!唐家代代出奇葩,我忍!

    对方的领队看向唐七七,往后错了错身子,打着哈哈说:“哈哈,老弟真是风趣!这都带上亲家晚辈了,真乃男人大丈夫。我等急着去寿光寺,先走一步,先走一步。”

    那些叶家少男少女古怪地看向空远,目光中有惊讶,有鄙夷,看得出唐家的名声不太好,或者说臭不可闻,所以选择避而远之。

    叶家队伍的行军速度确实很快,然而周烈这一行人也不差。双方走个前后脚,总能看到对方。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附近到寿光寺只有这一条路。

    将近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又有两支队伍汇聚过来,而且人数更多,坐骑千奇百怪,骑什么的都有。

    周烈骑着国宝,在其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了,惹来很多人围观。

    将近傍晚,前方出现一片规模宏大的建筑群,隐隐约约听到悠扬钟声,预示着大家的目的地到了。

    打马靠近,远远见到一片黑压压人群。

    五六百名少年停在巨大的红漆木门外面,朝着门上指指点点,有人破口大骂:“这帮秃驴真是混蛋王八蛋,不,连王八蛋都不如。出趟船而已,敢向每个人收取一角玉币,没有玉币就用等价物来交换。都说寿光寺就是贼窝,果然不差,全都钻到钱眼里去了。”

    “一角玉币?”后面赶到的少男少女发出惊呼,在他们这种层次可用不起玉币,金币倒是有一些。

    身为祖庭修士预备役,大多数少年习练功法或挑选武器的时候都会进入家族藏宝阁,平常的吃穿用度也有家族支撑,要钱何用?

    再说玉币这种东西实在太稀缺了,市面上难得一见,就算出得起金子也没处去换。

    难怪大家的意见这样大,要知道高门大户也分作三六九等。大户人家最次,不愁吃穿而已,依靠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才能维持现状。

    高门稍好,有着奴婢和家丁可以使唤,算是锦衣玉食。

    再好些就是那些有两代祖庭修士坐镇的家族,在地方上稍有名望或很有名望,可以称作小名门和名门。

    名门之上还有氏族和世家,高门大户在他们眼中就是平民百姓,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说起来,周烈等人只能算作寒门,有那么一点机缘,可是底蕴太差,想要进步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几百年前或许还有寒门修士扶摇直上,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向上攀爬的阶梯竖起道道壁垒。

    不是你不够努力,而是人家得到的资源太多,进步太快,随随便便就超过你二十年乃至三十年的努力,你能怎样?

    所以,这条路注定不好走,就连出家的和尚都横插一刀,用玉币画出一道隔阂。富者进,穷者退。

    老实说,周烈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努力,兜里并不缺这个买路钱,可是物以稀为贵,他宁可用一些别的东西替代,也不能动这笔财富。

    忽然,空远压低声音说:“既然跟着哥哥来了,哪能让你们掏钱?走,随我去找师父,青贝战船就是咱家开的……”

    众人眼前一亮,心说还有这种好事?

    不多一会,空远证明他这个头没有白剃,带着大家走了后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