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章 七七鉴宝
    天亮了,也许是因为昨夜大雨的缘故,笼罩天空的白雾变淡许多。

    尽管太阳有了一点光度,可是千里冰封,万里素裹,温度一直升不上去,始终维持在零下四十度左右。

    村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极端天气,生存压力进一步加大,他们只能把家里的衣柜和床板劈开,当做柴火来烧。

    这么低的温度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没有篝火,又缺衣少食,普通人半个小时就会冻僵。

    很多村民撤入祖祠溶洞,没有多余的柴火就只能向祖宗借棺材板一用。

    每家人聚在一起生火做饭,烘烤衣物,慢慢恢复元气……

    唐七七带着空远来找周烈,苏家三兄妹也被她牵了过来,见面的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的说:“他们三个我要了,人是笨点,可是潜力还行。三天之后铜雀令就会给出烽火台的具体位置,我和六哥谈妥了,他带我们去寿光寺上院,借六品青贝战船一用。”

    周烈看向空远,忽然问:“六哥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聪明,我知道村中有人干掉了蒋天南,他有一把熠火斩铁刀,当你们见到青贝战船,将这把刀交给我就行。”

    “蒋天南的刀?”周烈看了唐七七一眼,知道这丫头不喜欢吃亏,事先肯定与空远谈好了,所以痛快的答应下来:“好,见船交刀。”

    空远达成心愿,冲着二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溶洞。

    唐七七看着光头青年的背影说:“别看六哥平时在外面晃荡,其实心里非常关心家人的安危,昨天这场灾难太出人意料了,不要说镇子上的高门大户,恐怕附近几座大城都承受不住。”

    这时,周烈问起龙龟来:“七七,你知道村子里这头大黑龟什么时候离开吗?它给大家带来的压迫感太强烈了。”

    ”离开?”唐七七摇头苦笑:“你还是祈祷这头龙龟不要离开的好,有它在可以防止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靠近。讲真,龙龟每次进食之后,总会停留一段时间,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谁都说不清楚。不过,龙龟确实危险,它安静起来可以非常安静,它狂暴起来百里之内生机全无,这个只能凭运气。”

    “百里之内生机全无?”周烈不觉得唐七七在吓唬人,单从龙龟一声吼就毁去村墙来看,这种层次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想象极限,绝对不是现在的他所能理解的。

    唐七七对着苏家兄妹发号施令道:“去门口守着,不要让外人进来,我和周兄有重要事情谈。”

    “是……”苏家兄妹赶紧领命

    都说恶人还需恶人磨,这三个小骗子遇到唐七七这个妖女专业户,那真是撞到枪口上了,仅仅几个小时就打磨得服服帖帖,不敢生出异心。

    等到三人出去,唐七七马上换了副面容,十分狗腿的凑到近前说:“烈哥,小妹从今天开始,与胖子和天豹一起称呼你为烈哥。哥哥在上,请受小妹一拜。”

    周烈直拍额头:“少来,不就是想看看我的收获吗?老规矩,不准闪烁其词,不准藏私,把每件东西的来历给我说清楚。”

    “是,是,是,小妹做人向来凭良心说话,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对烈哥的忠诚永远不变。”唐七七看到周烈取出一只鼓鼓囊囊的包裹,赶紧扑了上去。

    “嗷嗷,这张包袱皮儿是潜影斗篷,七品啊!领口有天宝殿的制作标记,你到底灭了几个蒋天南?六哥说他只有一把宝刀。”

    “别废话,这件斗篷给天豹,没你的份。”

    “嘁,交给他也用不了,天宝殿制作的宝具对使用者的要求非常高。”

    唐七七急忙打开包裹,首先一条黑骏骏的长鞭映入眼帘,她忍不住叫起来:“九灵锁神鞭?这是我的,我的,我的。啊,还有这么多金镂锁神钉,也是我的,不要和小娘争,二者匹配可以封锁强敌。”

    周烈摇头:“不行,钉子和鞭子是小环的。”

    “你妹的?这么多东西,你给你妹选什么不好?偏偏选这两样?”

    “没办法,谁让我妹子喜欢甩飞刀呢?那些钉子正适合,再甩甩鞭子也不错。如果小环忍痛割爱,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意见。”

    “小鳖壳子,就知道和小娘做对。”唐七七嘟囔了一句,低下头仔细打量物品,觉得索然无味。

    周烈拿起封锁书籍的白玉宝匣问:“你有办法开锁吗?这只宝匣有些奇特,找不到钥匙孔,上面遍布天干地支,是不是按住天干地支的特殊方位就能将它打开?”

    “不知道!我劝你少打它的主意,有些宝匣故意刻画天干地支,打开之后不是爆炸就是冒毒气。”

    唐七七转过头来十分认真的说:“所以想看秘籍,只能拿着印信花钱购买,没有其他办法。知识是上升途径,也是阶层相互封锁的壁垒,这里面藏着太多诡诈,以我们现在的程度,连想都不要去想。”

    “受教了!”周烈将宝匣放好,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不会再动此想法。

    时间不大,唐七七拿起一块布满孔洞的灰色鹅卵石,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其他东西都不要了,就要这块鹅卵石。我大概有些明白了,你抄了沈家的老底。”

    周烈追问道:“怎么回事?说个清楚。”

    “本来我也不知道沈家的事,可是六哥叨咕了一晚上,这才知道沈家已经在源泉镇除名。为了东山再起,他们肯定有所布置。不要小瞧这块不起眼的鹅卵石,它能帮我们感知先祖的位置,好将先祖请入思海。这次绝对不会失败,我唐七七不会再辜负母亲的厚望。”

    “先祖?”

    周烈压根儿不知道自己的先祖是谁,开元村的祖徐两家源自祖冲之和徐霞客,老周家是百年前迁来的,一直游离在村子的核心之外,这个好像靠不上。所以等到开启血脉的时候,只能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跟历史上的哪位强者挂上关系。

    忽然,旁边传来一把沙哑嗓音:“老大,分宝贝得想着弟弟我呀,这次搞得这么惨就是因为一个字,穷。”

    胖子祖万豪醒了,他拍着肚皮直叫:“可把小爷饿坏了,赶快牵几头牛来,我感觉自己能吞下一座肉山。”

    周烈大喜,徐天豹那边缓缓睁开双眼,充满感慨的说:“活着的感觉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