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章 雪上加霜
    龙龟趴伏在原地,看起来就像一座黑色石山。

    夜里,村中组织了救援,派出十几名壮汉小心躲避龙龟,慢慢游到那些坍塌的房屋附近搜寻幸存者,

    从巨鸟坠落开始,周围的住户就惨遭摧残,他们被碎石木梁压在废墟之中,同时承受龙龟带来的威压,又泡在大水中长达数个小时,幸存者不超过五人。

    百十来号人就这样死了,在见惯生死的村民心中,这或许没有什么。真正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保护村子的围墙已经不复存在,而自家的存粮全泡在水里。大家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对未来几近心死。

    周烈身怀雨师珠,雨水再大也浇不进自家院子。不过以颖儿现在的能力,只能控制二十米内的水流,再远就力有不逮了,所以帮不到左邻右舍。

    瞿氏急三火四的将粮食从地窖中背了出来,赶忙让儿子把水放进来,大家一起倒霉泡在水里才不惹人恨。

    她检查过后,双手合十欣喜的说:“谢天谢地,有一半粮垒在高处没有泡到,如果烈儿回来的再晚些就难说了。你们兄妹在家这段时间也要吃饭,把能蒸的,能磨的尽快吃掉,损失不算大。”

    周烈点了点头,起身对瞿氏说:“娘,我去天豹和胖子家里看看,你赶紧收拾衣物去溶洞躲避,那头大黑龟不走,村子里不安全。另外,小环和小宁受伤了,都在溶洞养伤,正需要人照顾。多带点吃的,也许几天之内回不来。”

    “什么,老二和老三受伤了?”瞿氏担心起来。

    “已经没有大碍,她们经历这场大难会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人都是逼出来的……”

    周烈出门,发现这场恐怖的大雨正在慢慢减小,不过只是减小,老天爷仍然漫天漫地抛洒着雨帘,不顾老百姓死活。

    等到他站在徐天豹家门外的时候,忽然打了个激灵,觉得雨水冰寒刺骨。

    颖儿惊异提醒:“小心,大规模寒潮正在逼近,这种极端天气过去几百年只出现过两次。不,比前面两次还要危险,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预计半个小时后遭遇冰雹袭击,两个小时后滴水成冰,六个小时后冰封大地,气温回升时间……无法预计。”

    “这么恐怖?”

    周烈深吸一口气,抬脚闯入徐天豹家的大院,扯开嗓子叫道:“叔叔,婶子,寒潮要来了,冰雹会袭击村子,赶紧把消息散布出去,做好御寒准备。”

    村民们得到消息本不愿相信,可是越来越冰冷的雨水让他们再次绝望。

    各家各户榨干自己最后一点精力,收集可以燃烧的干柴,翻找厚实的衣物,忙忙碌碌等待寒潮的到来。

    事实上,冰雹比颖儿预计的时间来得还要快。

    最开始时,听到“啪嗒啪嗒”声,枣核大小的冰雹砸入雨水。

    不到三分钟,鸭蛋那么大的冰雹从天而降,砸得屋顶“当当当”直响,村民们宁可面对暴风骤雨,也不愿意面对这场冰雹。

    接下来最要命,人头大小的冰块极速砸落,屋顶碎瓦横飞,被砸得千疮百孔,谁家的大梁要是不结实,顷刻之间就得房倒屋塌,屋子里的人只有被埋的份儿。

    哪怕周烈知道冰雹要来,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恐怖的情景。

    冰雹肆虐了三十多分钟,毁灭了村中近半房屋,这才偃旗息鼓。空气中带着一股血腥味,令人心底发寒。

    寒冷如期而至,水面上飘起冰碴,不多一会儿结了一层薄冰……

    开元村死伤惨重,村民们怨声载道,却不知道与镇子上那些人相比,自己要幸运得多。

    龙龟进村造成毁坏,不过也有一桩难得的好处。

    之前大雨笼罩四野之时,顺着水流游过来许多诡异的影子,它们刚刚靠近开元村就感受到威压,急忙避了开去,游向源泉镇方向。

    此刻,影子开始发难,镇子上全是惨叫声,很多人死得非常难看,有些尸体还能跳起来咬人,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天色微亮时,周烈顶着锅碗瓢盆,背着鼓鼓囊囊的包裹在泥泞与寒冷中前行。

    当他接近溶洞入口,瞿氏迎了出来,嘴里念叨着:“老大,天气越来越寒,赶紧进洞烤火,可千万不要冻坏了身子。”

    周烈呵出一口雾气说:“娘,家里全塌了。这么冷的天,粮食暂时没事,过冬的衣服和锅碗瓢盆我挑挑拣拣带过来一些,估摸着要苦熬一段日子了。”

    “全塌了?”

    瞿氏一时之间有些茫然,不过她的神情很快变得坚毅起来,在儿子面前鼓起精气神:“房子塌了可以再建,只要人活着就好,与村子里那些遭了大难的住户比起来,咱们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娘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周烈不住的点头,走了二十几步遇到阿德。

    这家伙雷打不动,堵住大半洞口呼呼大睡。说起来祖祠溶洞真是块宝地,洞外的大水早已流入附近的龙颈潭,洞里干爽的很,而且比外面暖和。

    回到栖身石洞,陈叔公正坐在篝火旁打瞌睡。

    老人听到声音睁开双眼,神色安祥的说:“他们已经度过危险期,正在药物的帮助下快速恢复。今天真是太险了,要是没有那副手套,谁都救不了徐天豹。”

    “叔公辛苦了。”周烈来到床边,仔细观察片刻,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

    胖子依然面色苍白,不过呼吸平稳,不像之前那般急促了,显然内伤已经得到很好的平复。

    再看徐天豹,眉宇间的绿色消失不见,褶皱的皮肤也恢复正常,只要把毒素拔除干净,其他伤势并不算重。

    至于小宁,全身上下结满血痂,头发和眉毛全没了,可见之前的烧伤有多么严重。

    周烈安坐下来,心想:“过了今天,溶洞肯定人满为患,那些房子塌了的村民都会过来避难,我是不是提前几天给曹哥去个电话?”

    他正想着,怀中忽然一颤。

    ”嗡嗡嗡……”徐小环,徐小宁,徐天豹,祖万豪身边同时发出嗡鸣,折射出漂亮的光彩。

    与此同时,唐七七取出铜雀令。

    她看着铜雀令折射出来的光影,惊愕道:“该死的,这个时候强行召集,烽火台得有多危险?而且只给三天时间做准备,七十二个小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