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 后患
    ,!

    “咔……”

    蒋天南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天灵盖会被一个蚂蚁般的小人物劈碎。

    是的,他的天灵盖碎了。

    沈碧泉费尽心机无法逾越的大山,竟然在一柄可笑的短剑下分崩离析,这让蒋天南心中的愤怒飙升到顶点。

    于是,他爆发了!!!

    十年的辛苦与努力,加上期间耗费的资源,全在这一刻化作排山倒海般力量,向着周围堆叠辐射。

    周烈知道对方异常强大,哪怕老虎奄奄一息,那也是老虎,拥有一击必杀的力量,而且临死反扑最要命,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搭进去。

    从阿德正面相撞,到他斩下对方的双臂,再到一剑快似一剑砍杀,最终砍碎了对方的天灵盖,可以说整个过程非常完美,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如果这是一场赌博,周烈已经胜了。不过他没有大意,在得手的瞬间已然后撤。

    蒋天南今天倒了八辈子血霉,之前他与沈碧泉厮杀,几次遭受意料之外的袭击,实力跌落得点滴不剩,犹如倒退到悬崖边缘。

    在这个时候,只需踹上一脚就能将他踢落万丈深渊。

    周烈就是那个一脚把他踹下万丈深渊的人,而且防着对方将自己拉入万丈深渊,十分谨慎。

    “想要临死拉个垫背的,做梦去吧!”

    背后传来爆鸣,很可怕,很恐怖,仿佛一条搁浅的鲸鱼正在疯狂挣扎。

    跑!快跑!

    两百米,三百米,直到跑出去四五百米,周烈才觉得背后那种可怕气息偃旗息鼓,阿德也跑得远远的,等到回身看时,眼中全是惊愕。

    方圆三百米内,抽离出五颜六色亮光,好像蓬松的彩带飘在空中。

    颖儿说话了:“小心哦!这是非常强烈的污染源,普通人靠近会引发病变,不比七品妖毒差多少!”

    “这样危险啊?”周烈后知后觉的摸了摸后脑勺,急忙问:“颖儿,有没有办法靠近蒋天南的尸体?对了,还有沈碧玉的哥哥,他们身上一定有上好的解毒药。”

    “瞧把你急的,本宝宝可是雨师,最擅长净化污染。放心好了,我去去就回。”雨师珠飞射而出,瞬间破入前方的光彩。

    时间不大,周烈就看到一件件物品从光彩中飞了出来。

    他急忙小心接住,生怕有个闪失。

    东西还真不少,左一件右一件。之前蒋天南套在双手上的铠甲手套,正是其其格的宝具狼烟凝视,还有他在关键时刻抽出来的炽热短刀,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可是与他比起来,沈碧玉的哥哥才是大宝藏。

    螺旋钢钉,机关袖箭,九勾长鞭,精致药瓶,藏书宝匣,玉币,斗篷等等,也不知道他将这些东西藏在身上如何战斗。

    雨师珠飞了回来,颖儿伸着懒腰抱怨:“啊?本宝宝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大部分物品包在斗篷中,哪怕藏得再隐秘也被我找到了,可是人家太小搬不动,只能一件件抛过来。对了,那些物品中有一条碧海清心项链,是本宝宝的报酬,你得给我留着。”

    “项链?好像是有一条,既然你定下了,那就收在阿德的兜里。”周烈收起项链,又数了数玉币,发现竟有五枚既寿永昌和好多币角,随手收了起来。

    其他收获用斗篷打成包裹,准备带回去交给唐七七和陈叔公一一辨识,看看里面有没有物品可以救治天豹,这才是最重要的。

    周烈来得快,去得也快。

    好在他来去如风。仅仅过去五六分钟,三道身影贴着地面飞射而至。当他们看到依然鲜艳明亮的光带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为首男子沉声道:“如果没有看错,是蒋天南那个家伙,蒋家的后起之秀居然死在了荒郊野外,不知道出自沈家何人之手。”

    “二哥,我们是不是通知蒋家,让他们过来收尸?另外,周围有一丝气息不久前远去,可惜小六不在这里,要不然以他的追踪术肯定能追上对方。”

    “蠢货,能干掉蒋天南的人,就算小六追过去又有什么用?我们四个捆起来都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老老实实呆着,也不要给蒋家发消息,让他们自己抓瞎去!不过我们可以把消息卖给韩家,三足鼎立格局已经被打破,这两条腿的凳子可不好站。呵呵,尤其蒋家失去了蒋天南,至少在年轻一代之中,韩家已经与蒋家持平甚至还要超出一线,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忽然,传来一把声音:“二哥想多了,韩家和蒋家肯定打不起来。因为城里那些人不希望三家在镇子上抱团,也不希望一家独大。所以两家刚刚好,可以相互制约拖后腿。尤其白雾之年来临,更不可能放任源泉镇这处粮仓众志成城,两家比三家好控制得多,故此搞了这么一出戏码。”

    “小六,你去哪了?”三人看向从树荫中走出来的光头青年。

    “三位哥哥先回吧!我到附近去转转。”

    “你小子野惯了,谁的话都不听。这次别怪二哥唠叨,外面越来越危险,东边已经传消息过来,说看到了龙龟的身影,所以办完事尽快回家,家里可损失不起像你这样的人才。”

    “二哥过奖了,这话我记在心里。”光头青年说着双手插兜,竟向开元村的方向走去……

    再说周烈,他骑上阿德风驰电掣赶回村子,等到把东西交给唐七七和陈叔公,二人同时傻眼,难以想象才一个多小时,这家伙从哪里找回来这么多宝贝?

    “别愣着呀!看看什么东西管用。”

    陈叔一把抓住狼烟凝视,感受片刻说:“是这东西,不会错的,它可以抽取妖虫的毒素。”

    唐七七怼了怼周烈,小声问:“说老实话,东西哪来的?弄不好会惹麻烦上身,我发现你这个家伙最喜欢惹是生非,就不能规矩点?”

    “蒋家追杀沈家,沈碧玉死了,沈碧玉的哥哥死了,蒋天南伤重挨了我几剑,也死了。”

    听到这样轻描淡写的描述,唐七七气得差点吐血,她翻着白眼说:“你个混蛋,胆子究竟有多大?想害死整整一村人吗?小娘恨不得把你砍成十块八块去喂鱼。走,跟我一起去料理后患,希望还来得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