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6章 相杀
    “蒋哥,放小弟一马吧!我现在就是家里的罪人,那些兄弟姐妹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说起来也是帮蒋哥办事,小弟屁颠屁颠跑到阳流城处理那批武器,结果被姓苏的坑得好惨。那些城里的恶狼用这件事做由头,顷刻之间毁了我们沈家,看在往日的交情上,蒋哥你就放过我这条丧家之犬吧!”

    “哈哈哈!”蒋天南仰天大笑,旋即收住笑容,冷冰冰的说:“沈碧玉啊沈碧玉,没想到你还有演戏的天赋,叫你哥哥出来,尽管他隐藏得很好,可是我仍能捕捉到一丝熟人的气息。交出梦溪笔谈,我家老祖遍寻不得,杀了那么多沈家子弟都找不到,或许就在你们兄弟身上。”

    “怎么可能,我大哥来了?”沈碧玉四处打量,忽然朝着蒋天南震动衣袖。

    顷刻之间,数万根牛毛细针呈扇子面形笼罩前方。

    “小贼,死来……”蒋天南勃然大怒,双手瞬间套上一副狰狞的铠甲手套,绿光顿时以他为中心向外横扫,使牛毛细针无法近身。

    看到绿光,沈碧玉惊恐万分,大声叫道:“大哥,救我!”

    然而令他更加惊恐的是,他的大哥非但没有出手相救,反而放出一股力道,只听啪啪两声响,他被抽到空中,笔直飞向蒋天南。

    事发突然,沈碧玉的身躯触及绿光,登时化作血雨,还有一些骨头渣子随着腥风掉落地面,蒋天南微微一愣。

    就在这个间隙,只听“砰砰砰”爆响。

    蒋天南不可思议的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双肩,心脏,肚脐,双臂,双腿插入十数颗刻满篆文的螺旋状钢钉,来自血脉和祖先的力量登时削弱大半。

    “沈碧泉,好样的!我就知道你不会坐以待毙,不过又有些出乎预料,你小子居然狠辣到用自己的亲生弟弟争取一丝胜算,沈家的金镂锁神钉果然厉害。”

    蒋天南边说边咳,等他咳出一大口黑血,面色稍稍好转,朝着周围大吼:“既然把老子打成这个样子,还怕什么?出来,让我们好好战上一场,我知道你快要突破了。”

    周遭寂静无声,沈碧玉这个哥哥非常沉得住气,似乎压根就没想过与对方正面决战。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蒋天南恨得锉动钢牙,他忽然出手拍向自己的天灵盖,身上的气息勃然蒸腾。

    金镂锁神钉放出光芒,在周围形成七十二个悬空大篆,犹如绳索一般牢牢捆绑。不过捆的不是蒋天南,而是他背后的朦胧身影。

    “死!”

    猛然传来一道颤音,震得蒋天南脑海一乱。

    “不好!!”

    说时迟,霎时快,九道鞭影袭来,如同灵蛇缠绕。

    “该死,九灵锁神鞭,沈家的宝具怎么都在你身上?”蒋天南非常震惊,他只来得及鼓起余力,在背后冲起一道红光。

    地面隆隆巨响,沈碧泉出现了,他的双臂和双手套着厚重的青铜护甲,仿佛两只大号撞锤碰了上去。

    瞬息之间,两道身影不断闪转腾挪,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绿光和红光,并且发出“噗呲噗呲”响声。

    恰在二人死斗之际,周烈从远处摸了过来。

    说是摸了过来,其实距离战场还有两三里地。他时不时掏出一把缩小的妖兽眼珠,用力砸在双龙玉佩上,快速切换出画面,眼神一错不错监视着战场和附近的情况。

    可以肯定的是,附近没有人。

    周烈心想:“天豹的生路也许就在这二人身上,之前他们看着村里与魔盗死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想不到这才二十几天,风水轮流转,换成我看着他们死斗了。唉!世上的事真不好说,沈家在源泉镇作威作福百年,谁能料到几天的工夫就墙倒众人推。之前好到穿一条裤子的蒋家更是急先锋,追杀得最勤快。白雾之年刚刚降临就出现这种情况,日后那些大家族为了保证自己活下去,还不得灭掉更多高门大户?而那些高门大户多半会冲着各村各寨而来,就像大鱼吞小鱼,小鱼吞虾米,遵循血淋淋的黑暗生存法则。”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双龙玉佩折射的画面猛然一震,两道身影瞬间放大,用尽全力撕扯对方,形成扭曲的龙卷风暴。紧接着战场中心爆了开来,连同画面一起破碎。

    “我的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就是祖庭修士的威力?再厉害一些就山崩地裂了!”

    周烈想了想,在腰间的兜囊中仔细摸索,掏出几颗八品妖兽的眼珠子,砸给双龙玉佩。

    画面陡然形成,比之前更加清晰稳固。

    就见蒋天南仰面躺倒,身躯血肉模糊,沈碧玉的哥哥跪倒在不远处,正挣扎着起身想要走过去。

    这时候就体现出双龙玉佩的可贵之处来了。

    代表蒋天南的红色光芒并未消失,只是变淡了许多,说明他并未死掉。

    周烈仿佛站在旁边,看着沈碧玉的哥哥一步步走近。不过这个家伙特别小心,突然抬手射出螺旋钢钉,与此同时蒋天南也动了。

    深红色短刀喷出一股热流,隔着十米远命中沈碧泉。

    二人之间再次掀起奇异光色,每一击都爆发轰鸣,不敢有丝毫保留,要给对手造成重创。

    如此拼杀,以命搏命,速度是非常快的。

    也就三十几秒,蒋天南狂喷鲜血,向后退了几步倒地不起。沈碧泉微微翘起嘴角,谁知脸上的笑容骤然凝固,他的胸口向内塌陷,身体正在化作碳灰飘散。

    “不,我明明胜了,为什么……”话音到此为止,周烈通过双龙玉佩看到,代表沈碧玉哥哥的红色光芒瞬息飘散。

    “咳……笨蛋,我是附体期,你是养灵期,阶层之间犹如天堑,哪有那么容易跨越?”

    蒋天南忽然瞪大眼睛,他看到一头黑白大熊疾驰而来。

    阿德以最快速度向前冲锋,带着一溜劲爆尘烟撞了上去,耳轮中听到闷响和惨叫,两条手臂飞到空中。

    “是你,杂碎……”烟尘之中,蒋天南气极大吼,回应他的是一道凶残剑影。

    周烈劈碎了粗糙大剑,正使用阡陌短剑近身袭杀。

    此刻,他的双眼全是坚毅与酷烈,将泰斗剑的第一势反复施展出来,仿佛踏上了一级级台阶,以霸道气势举起大鼎,向下猛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