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 伤重
    不到中午,周烈就回到了开元村,他最担心妹妹和两个好兄弟的安危。

    问过守卫才知道,祖万豪身负重伤,小环断了一根手指,小宁全身严重烧伤,徐天豹昏迷不醒,要不是唐七七出去找人,他们四个也许就回不来了。

    “叔公,这里交给你了,我急着回去看兄弟和妹妹。”

    “放心去吧!叔公认识路。”老人挥了挥手,带着马队进村。

    周烈在阿德的背上用力拍了一下,只见黑白光色瞬间扭曲,下一刻大熊猫已经狂奔出去两百米,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思询问阿德是什么时候进步的,心中只希望快些赶到,恰巧在路上遇到唐七七。

    几日不见,唐七七显得十分憔悴,她离着很远喊道:“周烈,快去溶洞,我身上的药用完了,正准备出村采药。”

    “不用出村,先去刚刚进村的马队那里搜索,看看那些俘虏的身上有没有药物。”

    “好,我这就去。”唐七七没有迟疑,她与阿德擦肩而过,心中十分好奇,想要看一看周烈这次出去又有哪些收获?

    不多一会,周烈冲入溶洞,回到自己的住处。就见徐小宁,祖万豪,徐天豹三人躺在各自的木床上,妹妹小环坐在一旁正在捣药。

    “哥,你回来了。”

    “小环,快让哥看看伤势。”

    徐小环悲伤的说:“我还好,只是断了一根手指,胖哥和小宁的伤势很重。我怕,我怕他们熬不过今晚。”

    “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他们出事的。”周烈急忙扑到近前,用心查看祖万豪和徐小宁的伤势。

    查看片刻之后,他伸手入怀取出萱姥姥送给自己的金葵,嘱咐说:“将十二朵金葵捣碎外敷,再将六朵金葵混合蜂蜜水给小宁灌进去,这是治疗烧伤火毒的良药,不用担心小宁。胖子的伤势才叫麻烦,先等唐七七回来再想办法。”

    他说着又去查看徐天豹的伤势,不看还好些,这一看之下,眉头登时皱了起来,神情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表面上看徐天豹要比胖子强,实则伤势已经深入脏腑,而且出现毒发迹象,真不知道他们四人遭遇了怎样的袭击?

    小环一边捣碎金葵一边说:“前天下午,我们已经找好宿营地,谁知忽然窜出来好多浑身燃烧烈焰的大老鼠。小宁一把将我推开,自己却落入火海。紧急关头,胖哥和天豹哥出手灭鼠,好不容易将小宁救了出来,谁知后面跑来两头特别厉害的大蝎子,我们加在一起都不是对手。还好当时林子边缘陷入混乱,兽群将两只大蝎子冲走了,我们这才侥幸活命。之后遇到的野兽和妖兽越来越多,好几次都差点死掉,最后我们四人实在没有力气逃命,只能躺在地上等死。”

    说到这里,小环已经捣好金葵,她急忙为小宁敷药,小声说:“哥,唐七七在那种时候跑出村找我们,我发誓要救她四次,四次之后再不相欠。”

    周烈并未多说什么,他了解妹妹的心性,认准的事一定要做到。

    等到为小宁敷好药,又给她灌了些金葵汁,小环吃惊的发现妹妹醒了。

    “大哥,二姐……”小宁睁眼叫了两声,之后再次昏迷过去,不过看她舒展开眉头,状态要比先前强上不少。

    徐小环眼前一亮,赞道:“这些干枯的小葵花

    对小宁非常有帮助。”

    正在这时,唐七七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有收获,找到一瓶九品灵药,对于治疗内伤有奇效。陈叔公一会就到,也许他有办法拔除徐天豹体内的毒素。”

    小环接过药瓶,赶紧喂给祖万豪和徐天豹,哪怕这药不能像金葵那样对烧伤起到立竿见影式效果,只要吊住性命不让伤势恶化就好。

    祖万豪的情况开始好转,可是徐天豹的面色反而变绿,毒素被完全激发出来,皮肤出现褶皱,身子不停抽搐。

    还好,陈叔公及时赶到。

    “你们住在这里,祖祠溶洞,有年头没来了。”

    “叔公快来看看。”周烈这次真的急了,三个人从小玩到大,比亲兄弟还要亲,他不希望徐天豹出事。

    陈叔公伸手摸了摸,摇头叹息:“这个毒不好解,应该来自比目蝎,那是一种非常毒辣的妖虫,平常难得一见,寻常解毒药对它不起作用。”

    “难道就没有办法限制这种毒素?我之前得到过灵药苍蓉,现在手头还剩下一点苍蓉的毒素,不知道可不可以以毒攻毒。”

    “早年市舶司拥有权威时,我亲眼见到过灵药苍蓉。不过很可惜,天下间能够以毒攻毒的毒药非常稀少,苍蓉显然不行。”

    陈叔公思考片刻说:“你身上不是有两根伏羲鸟的羽毛吗?烧掉一根羽毛,将灰烬撒在这孩子的身上。然后你拿着另一根羽毛,感应吉凶祸福,或许能找到一条生路。”

    “伏羲鸟的羽毛可以这样用?”

    周烈赶紧烧掉一根伏羲羽,弹指将羽毛的灰烬撒在天豹身上,同时拿起另一根羽毛闭目感应,希望得到提示。

    这根伏羲羽原本红艳似火,可是随着强烈的救人意念出现,羽毛忽然变得黯淡无光。

    福至心灵,羽毛跳了一下,似乎指向东方,并且生出一种机会稍纵既逝的直觉。

    “生路在村外,我现在就去。”

    周烈不敢耽搁,他以最快速度离开溶洞,跃上大熊猫的脊背叫道:“阿德,离开村子全速向东,这次全靠你了。”

    “赫赫赫……”阿德发出奇异叫声,脚下陡然震动,接着它就像踩着好多滚筒,以不可思议速度向着村外滑行。

    风声呼啸,周烈大吃一惊,阿德的移动方式太奇特了。景物迎面而来,仿佛正在一页页翻书,将前面的道路翻到身后。

    不管怎么说,速度快就是好事。

    片刻工夫,一人一骑已经离开村子,向着东方群山疾驰而去。

    周烈取出双龙玉佩,从腰间兜囊掏出一把樱桃核大小的眼珠子,接着他想都未想就将眼珠子砸在玉佩上,生出“噗噗噗”轻响。

    “生路在哪?生路在何方?双龙玉佩给我切出具体影像,快。”

    随着话音,浮现出一幅画面。

    周烈看到了沈碧玉,还有之前那个威胁开元村交出所有武器和粮食的蒋天南。

    “是他,要不是忌惮郭叔,这个家伙甚至会下令屠村。”

    “蒋天南竟然要杀沈碧玉这个小跟班?等等,还藏着另外一个人。我见过,那一夜他跟在蒋天南身边。不会错的,他是沈碧玉的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