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3章 剥夺!他化自在
    ,!

    周烈在重重血纹的束缚下迈出第二步,等到他迈出第三步的时候,脚趾忽然停在空中无法着地。

    苏丹青松了口气,森森笑道:“原来这就是你的极限,也不过如此。如果我们三人一起施展疆域血纹,你连半步都迈不出。”

    陈叔公刚想上前,五名大汉手持利器将他困在稍远处。

    与此同时,数十名大汉骑着战马杀到。

    马队冲击,雪亮的斩马刀带起寒光,苏家三兄妹为了对付周烈早有准备。

    “你们休想……”陈叔公双眼之中瞳孔立起。

    老人的面颊和双手生出绿色细鳞,佝偻的身形快速展开,马上就要化身成妖。

    这时,周烈暴喝:“叔公,不要为我担心。”

    吼声之后,就听“轰“的一声巨响。

    土石飞溅,炸得迎面而来的战马希律律直叫,马匹稍稍躲避,带偏了主人的斩马刀。

    这是周烈迈出的第三步,超乎想象的霸道。

    苏丹青暗骂一声怪物,接下来他看到姓周的拿出一面巴掌大圆镜。

    没错,就是那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侍女梳妆圆镜,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臭小子竟然在这种时候对着镜子打量自己。

    “他在做什么?照镜子?”

    “杀……”数把斩马刀再次扬起,挂着呼啸力劈而下。

    按照道理来说,下一刻周烈就会血溅当场,可是有一股异样气息向外涌动。

    “锵……”刀剑碰撞声震得耳膜鼓荡,短剑巧妙地弹开所有攻击,并且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斩下三颗马头。

    “扑通,扑通,扑通。”

    战马抛尸当场,它们的主人浑身抽搐,脑袋上不知什么时候嵌入圆镜的碎片。

    周烈手持短剑低头站着,整个人气质大变,喃喃自语道:“混蛋,又在利用我,在这种时刻将我放出来,是要加快领悟泰斗剑吗?”

    ”哼,想得美,我偏偏不让你如意。”周烈翘起嘴角,冷笑道:“八卦掌的最高境界可化天地自然之力,董老只当作传说写在笔记中,用佛家术语称作他化自在。可是人们在身体素质上已经大大超越七百年前,所以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下面我就来一次彻彻底底的突破,剥夺本命人格在八卦掌上取得的成绩。”

    话音冰冷刺骨,转瞬间寒光乍现,周烈掷出了手中短剑。

    苏丹青吓得狂叫:“歃血为盟!”

    “嘤嘤嘤……”

    短剑发出清越鸣音,距离苏钧瓷仅有半寸远,被一环环血影死死缠住,无法寸进。

    周烈满脸讥诮,他趁着脚下的血纹变淡三分,身形仿佛失去重量般飘了起来。

    苏丹青回神之际,就见淡淡掌影围绕着他的手下来回闪动。

    等到血纹加强,重新束缚住周烈,十名大汉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已经从马背上摔落下去。

    他们筋脉尽碎,死状难看。

    “姓周的,你死定了。”

    苏丹青眯起双眼,只见周烈一次又一次震动双肩,同时缓慢抬起双臂说:“我对炼妖者或者说炼妖士很感兴趣,居然控制了周围的地磁。可惜!你从始至终弄错了一件事。”

    “少虚张声势,聆听我的召唤,疆域血纹,镇压!”

    轰隆一声响,周烈的双脚陷入地面半寸深。

    血纹开始熊熊燃烧,束缚力量疯狂增长,在这种压力下还能站着就是好样的。

    “肌肉化劲转化率百分之百,脏腑化劲转化率百分之九十三点六。下面震动血液形成气血潮汐,全力带动脏腑功能。只要达到他化自在境界一息,仅仅一息就够了,我肯定能记住那种感觉。”

    此刻,周烈更加剧烈地震动双肩和双臂。

    他通过这种方式将束缚力量转化到体内,冒着巨大风险加诸在心脏上,使心脏的搏动速度跃升到常人无法企及程度。

    “砰,砰砰,砰砰砰……”心跳声越来越响!!!

    “快,杀了他。”苏丹青感觉到一丝不妙,赶紧下令格杀。可是战马站在原地,那些大汉面色苍白,手中的斩马刀重若万钧,根本抬不起来。

    周烈忽然发出轻吟:“太难了!这种境界太过晦涩艰难,必定位列九品之上,而且修至高深处绝非八品那样简单。想做撬起巨大力量的支点,这支点必须足够坚硬,这副身躯显然还不够资格。”

    “钧瓷,琉璃,快醒来!”苏丹青伸手摄来一团血雾,然后用力抓住血雾拍向地面,血纹犹如波光闪动,向着苏钧瓷和苏琉璃传递。

    “噗……”苏钧瓷和苏琉璃同时喷出一口黑血,睁开双眼。

    二人看清眼前情形,立刻起身与周烈拉开距离。同时他们的身上腾起青气,与苏丹青遥相呼应。

    地面上的血纹开始变化,形成一圈圈古香古色纹路,宛如铺上一层鱼鳞状瓦当,牢牢束缚住周烈,使他连小手指都动弹不得。

    苏丹青松了口气,他不认为对方还有能力逃出生天。下面的战斗应该极为简单,只需逐渐加力,将这个难缠的家伙压成肉饼。

    周烈连看都不看三兄妹一眼,而是自己跟自己较劲,用谁都听不到的声音说:“知道我要做什么,所以现在就想出来吗?呵呵!同样的招数,怎么可能在我面前用两次?”

    忽然之间,周烈的脸色变了,惊疑不定的问:“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为什么试探一下就结束了?我可是要剥夺八卦掌,让你之前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如此轻易就放弃?”

    苏丹青三人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榨干了体内全部妖力,可是那个混蛋一点反应都没有,仍然好整以暇站着。

    血纹重重,周烈受到搅扰,他扫视左右发出怒吼:“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吗?将八卦掌甩给我,你觉得自己更加适合泰斗剑。不,八卦掌是你的机缘,为什么要随意舍弃?”

    苏琉璃发现不对,大声提醒:“大哥,二哥,这个周烈好像拥有双魂。”

    “哼,聒噪。”

    周烈的眉宇间全是戾气,他用力一跺脚,所有血纹荡起涟漪,快速改变轨迹在地面上汇聚成模糊的八卦图案。

    “剥夺,他化自在……”

    苏丹青三兄妹耳朵里嗡嗡直响,紧接着他们就失去了知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