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 乱世当道
    这一刻,周烈想到了雨师的提醒。

    雨师说,如果看到身躯高达三百米的巨虫,那么此次白雾之年犹如跌入万丈深渊,会发展成最为可怕的境地。

    按照经验,白雾出现后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正式爆发威力,怎么刚刚几天就看到如此惊人的情景?

    耀离鸣停了下来,城外城内一片寂静。

    陈叔公闭上双眼,叹道:“诸位老友,今天这顿酒就喝到这儿吧!明天天亮我和小烈离去,如果晚了恐怕就走不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有机会可以去开元村看我。只需远远喊上一声老陈,哪怕我记不得诸位,也会探出头来远望。”

    萱姥姥第一个起身,背过脸去呛道:“老东西你保重,如果有一天我也走了那步,就去陪你。”

    两个丑汉大笑:“哈哈哈,姥姥莫伤感,也许做了妖比做人自在。周小子,日后途经此地记得找我们。”

    另外两位老妪没有说话,对着陈叔公万福告别,身形飘然而去……

    经过十几分钟死一般的寂静,城里忽然乱了起来,几家粮店被人群攻破,有府邸燃起冲天大火,喊杀声响成一片。

    陈叔公负手而立看向火光,佝偻的身形变得格外挺拔,有些失神的说:“有未了之事赶紧去做,明天天不亮我们就走。”

    “是!”周烈心想:“这才一夜加一个白天,不知道苏家兄妹那边可有进展,想不到局面突变,本想给沈家挖个坑,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从傍晚到午夜,乱局一度失控,城中豪族开始镇压。

    等到午夜时分,阳流城表面上恢复了平静,可是周烈远远听到轻微破空声,说明有人正在飞檐走壁。

    阳流城非常大,其中不知隐藏着多少奇人异士,有点小本事的人更多。像陈叔公这样的炼妖者也不在少数,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

    有心在这个时候出来的人,不敢招惹那些地方豪强,向普通富户伸手却没有这种顾虑。

    周烈估摸了一下时间,轻轻抬腿飘上房檐,身形晃了几晃便消失在黑暗中,让陈叔公看得直傻眼。

    老人良久自语道:“难怪这小子能获得铜雀令,竟然是一个武学奇才,十五岁达到这种程度,恐怕不下于那些世家大族重点培养的同年龄子弟了!哈哈哈,难怪他知道我的底细后,还敢一个人找上门来。好,太好了,村里终于出了一个像样的人才!”

    再说周烈,他的脚步快成一阵风,在房顶上移动时看到好几个偷粮贼。

    很多人嗅到了绝境的气味!!!

    尽管耀离鸣响起只是一场虚惊,那些野兽和巨虫并没有攻城,仅仅打城外经过。可是用脑子想一想就能想到,凭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致使野兽和巨虫大规模迁徙的根源在哪里?

    答案显而易见,东边必定蕴藏着巨大恐怖,要不然这些野兽和巨虫跑什么?也许就在明天早上,阳流城便会遭到攻击。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出于保命的想法,那些有点小手段的人想尽办法找粮。

    哪怕去偷去抢,只要屯够可供自己和家人吃上数年的粮食,管他城外乱成什么样,与他们何干?天塌下来自有本地世家豪族接着,坐看别人生死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想要在白雾之年活下去,就得自私自利,容不下一丝慈悲和怜悯。

    夜凉如水,星光暗淡,乱世气息越来越浓重,在所有人心中蒙上一层又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没有多一会儿,周烈直接穿入客栈厢房。

    “谁?”床上传来喝问的同时,三根银针转眼就到,直取印堂,咽喉,檀中,反应稍慢就会中招。

    “叮叮叮”三声响,银针被短剑巧妙挡住。然而眨眼之间,左右两侧恶风贯耳,苏丹青和苏钧瓷两兄弟闪电出手,二人的眸子里泛着冷光。

    周烈心中冷哼,知道三兄妹对自己动了杀心,那还客气什么?

    只见他的脚步轻轻移动,巧之又巧避开来自左右两侧的攻击。间不容发之际,他抬掌倾吐劲力,就听苏钧瓷呜嗷一声怪叫,不过叫声非常短痛,戛然而止。

    苏丹青吓得急忙向后,就见弟弟栽倒在地不知生死。

    “停,周哥哥赶紧停手,我们不知道是你。”

    苏琉璃从床上走了下来,面色苍白地看向二哥。他们三人明明动用了底牌,想要联手镇锁对方,可是这个叫周烈的家伙根本不受影响,实力超乎了想象。

    周烈非但没有停手,反而加快了进攻速度。他的第一掌拍在苏丹青的面门上,第二掌印在苏琉璃的脑后,于是三兄妹全部倒在地面上。

    “吼,我和你拼了。”苏丹青只是晕眩片刻,他的面颊生出硬毛,旋即清醒过来,然而锋利的短剑已经对准他的左眼,妄动分毫就会戳进去。

    周烈轻笑:“呵呵,原来你们的实力这样差,难怪要拉着我做垫背的。看来苏家的面子挺大,让外人不敢动你们。三个人三条命,让我满意立刻就走。你只有两分钟,自己看着办。”

    苏丹青捏紧拳头,咬牙切齿。

    他想趁着对方说话找到一丝可趁之机,可是短剑纹丝未动,这混蛋的手非常稳。如果妄动,短剑真的会戳瞎他的眼睛,并且让剑尖透入大脑。

    如此沉稳老练,根本不像刚刚走出小山村的穷小子,同时也意味着这种家伙不好打发,必须大出血。

    妹妹看人一向很准,想不到在这个姓周的身上看走眼了,说明对方很会伪装。

    “好,我们认栽。”苏丹青叫道:“把我们今天弄到的东西搬进来,给周爷过过眼,不要废话,赶紧照办。”

    “是……”门外有人回应。

    周烈非常清楚,刚才他的动作只要稍慢分毫,屋外就会冲进一大波人来。这些人多多少少侵染了妖血,使身体发生异变,真要是不计代价阻拦,想要一举拿下这三兄妹就难了。

    时间不大,十名壮汉来回搬运木箱,将还算宽敞的厢房塞得满满当当。

    周烈有些惊奇地问:“你们究竟将这批货卖了几次?”

    苏丹青挺起腰杆说:“仅仅一天工夫,我们就将这批玄武寒罡石抵押出去二十三次。”

    周烈震惊:“什么,你们疯了还是那些家族疯了,白白送钱给你们?”

    “嘁,他们才不傻呢!明知道我们一货多卖也要掺和一脚,傻的是沈碧玉以及沈家,相信明天这个时候沈家就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