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9章 耀离鸣
    ..,

    周烈稀里糊涂得到四件见面礼。

    三十二朵用于治疗烧伤的金色葵花,两根可以指引吉凶的伏羲鸟羽毛,八块印着奇异符号的黑色鳞片。

    还有一把刻着“阡陌”二字的短剑,是那两个丑汉咬着牙送出手的。

    五十袋粮食和二十口肥猪本就是送给陈叔公的,没想到好心有好报换回来这么多宝贝。

    这些人个个怪异,周烈却见怪不怪,昨天在城里闲逛时,他甚至与其中二人照过面。

    大家没有多一会儿就说笑起来,三个老妪见这孩子丝毫也不排斥她们,喜得满脸皱纹绽开,天南海北的胡吹上一通,感觉好多年都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两个丑汉嘴笨,却也笑容满面,直道周小子对他们的胃口。

    周烈亲自操刀宰杀了一口大肥猪,然后在当院儿四处挖野菜,小半天工夫整治了一桌相当丰盛的酒菜。

    嚯!这下子老头老太太再加上两个丑汉有口福了,院子里比过年还热闹。

    明明是一群老弱病残,胃口却好得出奇冒泡,那么大一口肥猪全祭了五脏庙,连饭桶都被丑汉舔得干干净净,也是没谁了。

    等到几杯酒下肚,关系更近了,个头最矮的小老太太磕打着旱烟斗问:“周小子,你身上是不是有宝贝能找到我们这些人?”

    周烈哂然一笑,取出双龙玉佩说:“不瞒胡姥姥,晚辈就是通过这件宝贝在城里闲逛时打问,意外得知陈叔公住在市舶司。”

    “哎呦,了不得,这是钦天监妖冥科的印信,对妖气最为敏感,难怪你走了一圈把我们这些人看了个遍。”萱姥姥向后退了退,刻意与玉佩保持距离。

    “晚辈昨日鲁莽了,因为刚刚得知炼妖者的事情,所以在好奇心驱使下走走看看,有时停下来打问几句,意外得知陈叔公住在这,立刻就觉得到家了,幸甚!”

    萱姥姥直笑:“哈哈哈,好一张小嘴,你看把老陈乐得,眼睛都眯起来看不到了!”

    周烈急忙摆手:“我就是这么想的,出门在外能遇到长辈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不过晚辈有件事不明白,炼妖者炼妖好像与血祭差不多,它们有何区别?”

    胡姥姥边抽旱烟边说:“差别可大了,大部分人一生只能举行一次血祭,整个过程需要祖庭之力净化提纯妖血,从而将妖变的危险降到最低。炼妖没有那么多讲究,怎么厉害怎么来,也许会同时融合数种妖血,可是后遗症非常可怕。另外,驱使血祭能力需要气血,驱使炼妖能力需要妖气,二者的本质已经不同,所以炼妖者都是苦哈哈,迟早会有一次妖变无法恢复人形,这就是我们当初为了获得力量不得不面对的宿命。”

    “原来如此……”周烈若有所思,他想到雨师帮自己加强血祭功效,好像除了当时差点被冻成冰棍,并无后遗症。不知道颖儿有没有类似能力,也许日后仍有机会提升。

    陈叔公忽然说:“我的时日不多了,这几天就会妖化成为一条真正的水生妖蟒。所以,拜托你们照看这个院子。市舶司代表一代人的进取心,哪怕最后只剩下一块荒地,也应该屹立在这儿,等待后继者开辟海域。大海无边无际,面积远超陆地,谁能在海上驰骋?谁就是未来的王者。”

    众人动容,萱姥姥大声质问:“老家伙,以你的身体状况完全可以多坚持几年。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是现在?”

    “落叶归根,老头现在妖化还能保留一点灵智,正好随着小烈回村。记得祖祠溶洞附近有一处龙颈潭,且在那里安身守护村子度过此次白雾之年,总好过默默等死,至少觉得自己还有点用处。”

    “唉!”几个人同时长叹,他们挣扎了一辈子,最后还是摆脱不了宿命。

    “喝酒,我要喝酒。”萱姥姥的脸上带着寒意,她和陈叔公的关系最好,心中舍不得老友,可是舍不得又能怎样?大家迟早都会走出这一步。

    周烈心中清楚,昨天夜里二人聊了很多,自然无法避免聊到白雾之年,同时也聊到了雨师的提醒。叔公肯定是那个时候产生了回村的想法,哪怕叫村民看到自己恐怖的样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件事给院落蒙上一层离愁。

    老人的全部家当只有一箱地图和几坛好酒,地图连同箱子送给周烈,几坛好酒拿出来款待老友。

    谁知这顿酒刚刚喝到一半,城中猛然出现一种凄厉响声,震得人耳膜直颤。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这种声音听起来有些像笛声,可是又与笛声有很大不同,穿透力特别强,无论在城中哪里都能听到。

    陈叔公和三个老妪吃惊的站了起来,连手中的酒坛落地都恍然不知。

    “怎么了,叔公?”周烈觉得这种声音只是难听,并未发现对身体有什么害处。

    萱姥姥倒吸一口冷气,神色凝重的说:“这怎么可能!白雾刚刚笼罩四野,还有一段时间才会正式爆发威力,为什么现在就会听到耀离鸣?”

    陈叔公对周烈说:“耀离鸣是阳流城的最高防御警报,此鸣音一出,意味着有大事要发生。”

    话音刚落,地面开始颤动,空中传来叫声。

    大家抬头看去,只见亿万昏鸦聚集在一起,仿佛乌云遮顶,从东向西快速移动,显然是在逃避什么。

    紧接着,天空全是鸟兽,风卷残云一般逃之夭夭。

    “轰,轰,轰,轰……”地面震颤得越来越厉害,周烈赶紧拿出双龙玉佩观看。

    这一看之下可把他吓坏了,城外密密麻麻全是红点,还有数不清的蓝色光点。如此情景代表海量兽群正打此地经过,不过它们与鸟兽一样,显然是在逃避什么。

    周烈集中精神,利用双龙玉佩切换画面,他看到非常恐怖的一幕。

    好多高达三四百米,拥有六条细腿的黑紫色巨虫正在大规模迁徙,群山在它们面前只是毫不起眼的小土坡。

    在这些巨虫的行进途中,根本不需要考虑道路,只需从一处山顶跃向另一处山顶,很多山石从山顶上砸落下来,转瞬间一片狼藉,不知道砸死多少猛兽。

    在这种震动中,裂纹爬满市舶司院墙,耀离鸣好像阳流城的哀鸣,给城中所有人造成了巨大冲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