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章 世界格局
    ,!

    白雾之年降临,粮价一飞冲天,普通百姓想要弄到五十袋粮食和二十口肥猪,绝非易事。

    可是这点粮食对于沈家来说,那就是洒洒水,随便从城里哪间铺面都能调来。

    沈碧玉仰头大笑:“哈哈哈,周烈是吗?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给本公子上了一课。这辈子必须努力向上,千万不要让后代变得卑微。笑死个人了,也许在你眼里那点粮食比命还重要,可是对于本公子来说只是随口一句话的事情。这就是阶层的力量,牛羊永远都是牛羊。”

    光影旋转,沈碧玉消失不见,他临走前留下话音:“粮食明早送来,你就在这个院子给我老实呆着,五天之内哪儿都不准去。”

    荒凉的院落恢复寂寥,周烈伸着懒腰嘀咕道:“有些人飘得越高摔下来越狠,远远不如做一只井底之蛙来得安全。居然小瞧五十袋粮食和二十口肥猪,到了困难年景,能买你的命。”

    话音刚落,有人说话:“不用等到困难年景,有这些粮食和肥猪,明天就能要他的命。”

    陈叔公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两眼炯炯有神,已经看不到一丝醉意。

    “叔公,闲杂人等吵到您了!”周烈边收拾杯盏边说:“不用为了此人费心,不知道市舶司有没有更加详细的地图?”

    “当然有,你等着,叔公找给你看。”

    过了十分钟,老人搬来一只表面刻有浪花图案的精巧木箱,有些缅怀的说:“你日后出去闯荡,见到各种箱子,比如说这种木箱,千万不要随意打开。当然,如果你身边有机关术或术算高人,那又另当别论了。看好,九个指头要依次按上特定浪花,之后慢慢用力听到一声机括声,这样才能将箱子打开。”

    话音刚落,只听“咔”的一声响,箱盖自动向两边敞开。

    老人从箱子中拿出一摞陈旧地图,小心翼翼地铺展开来,指着一处城市标志说:“这里就是阳流,我们生活的地界。传说在七百年前,这里叫淄博,突然有一天温度升高,所有残存建筑化作熔岩,熊熊燃烧了九九八十一天,仿佛太阳陨落化作河流,后人在灰烬中重建城市,阳流因此而得名。”

    “全部化作了熔岩?叔公可知道具体时间?”周烈慎重起来。

    老人有些奇怪的看了周烈一眼,摇头说:“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如今只剩下一些真假难辨的传说,谁还在意七百年前的废墟如何燃烧?很多地方早已从地图上抹去,不过也有古城近乎完好的保存下来,只是叔公从来没有去过。”

    “哦?竟有这种地方?”周烈感到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哈哈哈……咳……咳……”

    老人边笑边咳说道:“叔公听出来了,你小子对传说中的那个辉煌盛世特别痴迷,就像当初的我,喜欢收集古物,觉得它们非常不可思议。日后有机会你可以去玉溪,那是一个极其幸运的地方,据说躲过了大部分灾难,是当今五大都城之一。”

    “五大都城?另外四座都城在哪?”周烈整个一好奇宝宝,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

    老人微微一笑,指向东西南北讲道:“另外四座都城分别是,东方伏波,西方揭天,南方御光,北方定军,再加上玉溪,便是当今天下的五方首府,每座首府下辖三大行省。”

    “七百年前的山东,江苏,安徽合并为东海省。湖北,湖南,重庆合并为东武省。浙江,江西,福建合并为东泽省,这就是伏波城治下三省。不过普通人可去不了,需要获得名帖或印信,否则连前往首府的路都找不到。”

    “我听人说,尽管七百年前的地图非常详尽细致,可是我们的世界已经发生倾斜,所以锁定地理位置时不能照搬。”

    “另外,经历浩劫之后,华夏疆域非但没有减小,反而向外扩张出去不少,那些番邦小国,该灭的灭,该收的收,早就不复存在。”

    “因此,整个世界至少有三分之一区域属于中华!而且那些世家每年都在向外扩张。东海省临海,想要扩张只能入海,所以有了市舶司。奈何这股风潮兴起来快,跌落得也快。”

    “如此一来,东海省渐渐没落,有些家族举族迁走,搞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如果日后有机会,你一定要出去走走,到北方,到南方看一看。”

    “咳……咳……我曾经去过几个地方,那里的风土人情与阳流截然不同……”

    老人谈性正浓,周烈也特别愿意听外面的事情,这一老一少伴着摇曳的灯火聊到后半夜。

    等到天亮,沈碧玉倒也说话算话,命人送来五十袋粮食和二十口肥猪,这就是封口费。

    冷清的院落顿时变得热闹起来,二十口肥猪四处乱跑。陈叔公看得嘎嘎直笑,完全没有约束它们的意思。

    周烈是在一阵嘈杂的呼喝声中醒来的。

    他揉了揉眼睛,透过破烂窗户看向院内,只见两名丑陋大汉和三个形貌各异的老妪正拉着陈叔公大喊大叫。

    “老陈,你看看你有小辈孝敬,又是粮又是猪的,我们可就惨了,平时存的那一点点粮根本不够吃。这老胳膊老腿儿哪里禁得住白雾之年折腾,妄动气脉的后果……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忒吓人了。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出城拼命吧?”

    ”呵呵……”陈叔公被拉得左右椅,边笑边说:“少来忽悠老头,赶上灾年你们随便给自己挖个坑,跳进去冬眠不就完了?干挺着那是浪费粮食。再说了这粮不是我的,想过好日子就拿东西来换。”

    这时候,旁边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老妪掐了陈叔公一把,唾沫星子满天飞:“你个老不死的,半条腿迈进棺材了还来算计老娘这点东西。行,今天老娘大出血,我还就赖在这儿了。三十二朵金葵,拿好,不谢。”

    “萱姥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个子最矮小的老妪冷笑道:“三十二朵呢!不会采自上次那片半生不熟的金葵田吧?”

    “老娘带回来催熟了,老陈的晚辈就是我萱姥姥的晚辈,害谁也不能害自己人。”

    第三名老妪开腔了:“说得好像你和老陈是一家子似的,想要过好日子就用真格的东西来换。伏羲鸟身上的红羽,这个见面礼够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